月亮人和月亮
2020-02-03 09:50:52    《儿童文学》
 文/李晋西
 
1.jpg
 
  从前有个月亮人,他长得有点像月亮,浑身银白,只有心脏那一点是红的。
 
  月亮人还像月亮那样走来走去。有一天,他走出来了。
 
  他当然就像剪纸人是从纸里走出来的一样,他是从一个故事里出来的。
 
  呼——
 
  他出了一口长长的气。他在故事里憋得太久了,一直没有呼吸,一出来,就呼吸了。
 
  他还像钟一样发出嘀嗒声。他不太习惯这样的声音,就用两只手捂着。嗯,好点了,嘀嗒声小点声了,但是,两只手不甩动,走路就像一个病人。
 
  他看到一片枫叶,犹豫片刻,拾起来贴在了胸口上。他走起路来时,那片枫叶便随着他的脚步起起伏伏。
 
  嘀嗒声不怎么响了,可以好好看看这世界了,他还没有见过个世界哩。
 
  他看到了月亮。他发现月亮好像喜欢他,一直默默跟着。那好吧,对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应该有礼貌,或者有被喜欢的风度,他停了下来。
 
  “你好!”他说。
 
  “你好。”月亮说。
 
  “出来看看?”
 
  “出来看看。”
 
  月亮人不说了,上到一个缓坡。他四下望了望,猛地往下冲。他发现月亮也跟着,就在他的头顶,他甚至能感到月亮呼出的气。那气让他感到有些冷,想抱住自己。
 
  月亮人在平坦的草地上快走了一阵子,停了下来。他以为快走能走到没有月亮的地方,可他错了。月亮在他身后的天上,月亮的光,在他的前边、左边、右边。
 
  月亮人突然倒退着走,可是,有月光,仍然有月光,他已经倒退回那个缓坡了,还是有月光。无疑,月亮也在倒着走。
 
  月亮人突然躲了起来。
 
  月亮人没藏到地下,他回到故事里了。
 
  他从故事里拖出了一架钢琴。
 
  月亮人用肘部擦着钢琴,直到钢琴像一面镜子,映照出月亮。
 
  “请。”他说。
 
  月亮没有下来,他打开琴盖,用右手食指敲了一下。
 
  La——
 
  这一声很轻,但却像落到平静湖面的石子。
 
  月亮下来了,在钢琴前站了一阵子,弹了起来。
 
  月亮人在月亮弹琴的时候,甩开两条胳膊小跑起来,接着是大跑,快得像飞一样。他跑得很远很远,远得没有一丝月亮的光,四周很黑,非常非常黑,他只能借助自己的光看见胸前的枫叶。
 
  突然,月亮人听见了月亮的琴声。刚才奔跑的时候听不见,现在却清清楚楚,琴声穿过静静的黑夜,像一束细细的光,温柔而又明亮。琴声又像一把柔软发亮的刷子,刷这里,刷那里,月亮人的头上亮了,脚下亮了,前后左右都亮了。
 
  月亮人往回走,他要去看月亮弹琴。
 
  月亮人回到钢琴跟前时,可月亮不见了。
 
  月亮人渐渐看出来了,月亮没有藏在钢琴里边,也没有回天上的家,月亮还在弹,变成了光在弹。
 
  月亮人突然跳起来,冲过去,猛地盖住了琴盖。
 
  他拖着钢琴跑起来。他是那么用力,跑得那么快。“我的故事,我的故事。”他叫喊道,拉着那架闪闪发亮的钢琴,要冲进他的故事里。
 
  砰——
 
  故事关上了门。
 
  “我原来是在里边的,这是我的钢琴。”月亮人要往故事里冲。
 
  砰——
 
  他又被挡住了。
 
  “好吧,我重新开始一个故事。我要把我的钢琴放到新故事里。”月亮人打开琴盖,弹了起来。
 
  月亮弹了,月亮人弹;月亮人弹了,棕色马弹;棕色马弹了,黑熊弹;黑熊弹了,孔雀弹;孔雀弹了,象弹。
 
  他们弹了三个晚上,月亮就想回家了。
 
  月亮回家了,他们又做什么呢?还有月亮人的故事吗?
 
  有,当然有,只要有晚上,只要有月亮,就有月亮人的故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