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觉得,我还没隔壁那条狗幸福……
2020-01-19 09:25:37    《儿童文学》

1.jpg

冬 晨

天已渐渐亮起

星星它们都跑去了哪里

只剩下割开天空的月亮

月牙形状

风吹动树枝摆动

树上的叶子看呀看不清

身边鼾声起  是谁的梦境

谁家的炊烟开始升起

谁家的小娃上学去

谁家的狗叫个不停

我家的炊烟开始升起

灶台旁忙碌的母亲

熟睡的我开始苏醒

睁开眼睛  

  在无数个寒冷冬日的清晨,被妈妈几次三番地喊醒,被迫离开被子时,我都有种不合时宜的想法:我好像还没有在床脚处团成一团,睡得不知今夕何夕的狗幸福。
  
  至少它不用遵循人类的生活习惯,想几点起床就几点起床,不会被魔音叫醒,也不会在抵死反抗拒绝起床后,被掀了被子。
  
  总之,嫉妒。
 
2.jpg
  
  等我的大脑从一片混沌中清醒过来、意识从早起的漩涡泥沼里彻底剥离后,我也会觉得这样的想法十分荒诞。
  
  那条狗大概也在嫉妒我可以早起去上学。
  
  果然,生物都是不知足的,我们很大可能是在彼此嫉妒。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坚持认为,在寒冷的冬日早起,实在是一件太有悖人性的事。
 
3.jpg
  
  想想暖融融的被子,再听听窗外呼啸着的寒风。冬天的清晨分明是一个人狠话不多的高冷妹子,随时随地释出她不好惹的威压。
  
  在这种情况下,早起真的太考验人的意志力了。
  
  而我却有一个不得不早起的理由。
  
  我需要在早上留出充分的时间,拿去背书。背英文单词也好,背古文也好,背数学公式也好。
  
  总归不能闲着。
 
4.jpg
  
  这是流传在每一个孩子的家长和老师口中的神秘传说,不知是否有科学依据,也不知有没有好事者认真考证过,但它就是这么一代代流传着——
  
  早晨的时间很宝贵,在这个时间里,人的大脑好像更善于运转,背书可以事半功倍。
  
  不记得是在哪一天,在什么契机下,我的妈妈突然被这个神秘传说“污染”或是“感召”了。她突然意识到,一个不善于背诵的我,更应该利用好这个“黄金时段”。
  
  原本就起床困难的我,瞬间雪上加霜。
 
5.jpg
  
  你能感受到这种无措吗?
  
  在北方寒冷冬日的一早,与床“难舍难分”,与被子“生离死别”,只为了早起多背几个单词或是一段《滕王阁序》。
  
  好吧,我知道这是为了我好,也十分理解为我制订新规章的妈妈,毕竟我早起了,她需要起得更早来为我做早饭。
  
  这或许也是一种老来谈资,在我年迈写回忆录的时候,我大概会写到: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我也没见过。但我听过凌晨四点呼啸的风。我觉得,我活该是个王者。
 
6.jpg
  
  你有“起床困难症”吗?
  
  “一日之计在于晨”的黄金时间,你通常拿来做什么呢?
  
  这首《冬晨》的歌词已刊登于《儿童文学》(绘本)2020年一月号【侧耳倾听】栏目,还有精美插图,记得关注哦。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