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的年货
2020-01-15 09:06:03    《儿童文学》
1.jpg
 
秦萤亮
  
  这是大年三十的清晨。
  
  铺满厚厚新雪的山路上,狐狸一边走,一边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扫掉身后的脚印。
  
  就这样,雪上那好像用鸡毛掸子掸过一样的痕迹,弯弯曲曲地跟着狐狸下了山,一直到了土产店门口。
  
  狐狸把带来的袋子放在雪地上,用爪子“嗒嗒嗒”地敲响了店门。
  
  方圆几十里,就只有这么一家土产店,山里的动物们都经常来光顾。听到敲门声,老板娘有点发愁:“可别是黑熊吧,已经赊了不少账了。”
  
  “声音不像。”老板慢吞吞地说,“要真是黑熊,不开门也没用啊。”
  
  于是,老板娘苦笑着把门打开,看见狐狸,眼前一亮。
  
  “哟,好久不见了。换了过冬的新皮袄,果然精神啊。”
  
  “哪里,就这么一件。”狐狸谦虚地说,“出门之前特意在雪里洗过澡的。”
  
  “欢迎欢迎。”老板娘把狐狸请进店里,小小的店堂,被泡菜坛子、腊肉干、年糕和明信片塞得满满的。
  
  “今天,需要点什么呢?”
  
  “要过年了嘛。”狐狸把袋子拎过来,“打了一年猎,下山来换年货。”
  
  “啊,没问题。不过这个……以你们狐狸来说,办什么年货比较好呢?”老板娘小心地问。
  
  “所谓办年货,当然要跟人类一样。”狐狸从袋子里拿出早已经写好的清单,那是用很努力的狐族书法,写在白桦树皮上的,老板娘勉强能看清。共计有:
  
  窗花一张
  
  对联一副
  
  鞭炮一挂
  
  年糕一块
  
  葡萄酒一瓶
  
  “怎么样?清单列得不错吧。”狐狸矜持地说,“为了过年,我可是相当努力地打猎,咬死了野兔三只、野鸡四只呢。”
  
  “噢,野兔……”老板娘手拿清单,还在琢磨,“这些年货嘛,倒也好办,用不了那么多……等等!”她猛然喊了起来:“你咬死的,该不会是我们认识的兔子吧?”
  
  狐狸露出听不懂的表情,骨碌碌地转动着漂亮的黑眼珠。
  
  老板娘一把抢过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一只浑身雪白、非常漂亮的大雪兔躺在地上,双眼紧闭。果然是常常来店里买明信片的那只兔。
  
  “你这只讨厌的狐狸!”老板娘喊道,“马上给我出去!”
  
  老板也闻声从后面跑了出来。两个人对着地板上的雪兔发愁。
  
  “伤脑筋啊。”老板很烦恼,“我们不能吃认识的兔子……”
  
  “他前天刚来店里买了很多明信片。”老板娘伤心地说,“还不知道写完了没有呢。”
  
  “这只兔子不合适,我回去换一只怎么样?”狐狸小心地问。
  
  “问题不在于是哪只兔子!”老板娘对狐狸怒目而视,“你这个凶手!”
  
  狐狸的大尾巴在身后不安地扫来扫去,好像正在扫掉想象中的脚印。他努力保持平静,但黑鼻子已经因为委屈而变得湿漉漉的了:“那,大家都是用什么来换年货的呢?”
  
  “当然是榛蘑啦,木耳啦,松子啦,栗子啦!”老板娘气愤地说,“除了黑熊,他就会赊账。”
  
  “你看,这只兔子跟我们很熟,”老板试着对狐狸解释,“还一起喝过下午茶。所以,这就跟看见自己的朋友被杀害了差不多。你明白了吗?”
  
  狐狸摇摇头:“我一个朋友也没有,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啦。要不然,杀死认识的动物,那感觉多不好。”
  
  大家正在争论,突然之间,雪兔睁开眼睛,苏醒过来。他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来,看看老板和老板娘,又看看狐狸。
  
  “脖子疼!”雪兔申诉道。
  
  “啊!”狐狸很吃惊,“因为怕把毛皮咬坏,所以咬脖子的时候咬得轻了一点……真是对不起。”
  
  “什么!你还嫌咬得轻!”雪兔喊道,猛地向狐狸扑去。老板和老板娘连忙拉架,费了好大劲才给拉开。
  
  这样闹了半天,大家都累了,老板娘沏来了四杯热乎乎的大麦茶,于是大家一起坐下来喝茶。“总之,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这样的话,老板和老板娘都轮流对兔子说了好几遍。后来,老板娘想起了狐狸来店里的目的。
  
  “说到底,你为什么要换年货呢?”
  
  “因为我是一只打猎的狐狸嘛,跟谁也不能交朋友。这是狐狸的宿命啦。”狐狸解释说,“总是一只狐吃饭,一只狐睡觉,一只狐打猎,我也觉得很孤独啊。所以,我也想像人类一样办年货,像人类一样热闹地过个年。”
  
  “原来是这样啊。”老板频频点头。老板娘灵机一动,有了个主意:“我说,今天晚上不就是大年夜吗?这么着,我来煮一大锅年糕汤,你们两个都留在店里,一起过个热闹的年吧。怎么样?”
  
  “年糕汤好!”雪兔用两只短短的前爪揉着脖子说,“我坐得离狐狸远点就是了。”
  
  “这个……”狐狸陷入了沉思,蓬松的尾巴一动不动地悬在身后,像一个大大的问号。
  
  “反正你俩已经认识了,就一起吃个饭吧。下次打猎时,你不打这只雪兔不就行了嘛。”老板劝道。
  
  “不是的,”狐狸为难地说,“所谓打猎,就是要全力以赴,因为野兔跟我跑得一样快。如果我每次打猎之前,都要想‘先慢点,看清是不是我认识的那只兔’,那就根本什么也打不到了。”
  
  “真难办啊……你作为狐狸,过得也不容易。”老板娘感叹地说。
  
  “我有办法。”雪兔说,“每只合格的兔子至少有三个窝,每个窝之间都必须至少隔着一座山。明天我就搬家,搬到远远的、没有认识的狐狸的地方去。”
  
  “这个办法好。”狐狸、老板娘和老板一致表示同意。为了庆祝雪兔乔迁新居,老板娘又拿出一瓶葡萄酒,“砰”地打开,倒了满满四杯,并且特别声明是赠送给大家的。
 
2.jpg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小小的店堂,被年糕汤滚烫的、乳白色的香气填满了。大家围坐在小方桌前,吃了一顿非常好吃的年夜饭。他们的座位是这样的:
  
  老板挨着狐狸
  
  狐狸挨着老板娘
  
  老板娘挨着雪兔
  
  “这个年过得比我想象中要好。”狐狸沉思地说,“偶尔一次还行,如果总是过着这样的生活,我就会变得软弱的……”
  
  “这个年也过得比我想象中要好!”雪兔说,“我才是最有资格这么说的。明年我要好好锻炼身体,比狐狸跑得更快才行。”
  
  老板和老板娘不断地点着头。
  
  吃过了饭,狐狸和雪兔都要回家了。老板娘很不舍得让他们走,拿出了两副红红的对联说:“这个送给你俩贴在家里吧。”
  
  “不行的!”雪兔说,“我有三个窝,如果要贴,至少要贴三幅对联才行。而且,如果我在门口贴了对联,让大家都能发现,那我的三个窝就都毫无意义啦。”
  
  狐狸很高兴地接过对联,放在空口袋里,彬彬有礼地道了谢。“作为一个打猎的狐狸,我想我是可以贴对联的。”狐狸说。
  
  老板和老板娘把他俩送到门口,不放心地嘱咐:“你俩可不要在路上又打起来啊!”
  
  “放心吧!”狐狸说,“我是讲信用的。不打猎的时候,我决不会咬他的脖子。”
  
  “那么,我也不扬起雪来迷他的眼睛。”雪兔也做出保证。
  
  在老板和老板娘的目送中,小小的土产店的灯光,照着一大一小两个毛茸茸的身影在雪地上走远了。狐狸一边走,一边用大尾巴扫掉自己和雪兔的脚印。
  
  在山腰上,他俩友好地分了手,于是,一道弯弯曲曲的好像用鸡毛掸子在雪上掸过的痕迹,和一串蹦蹦跳跳像小小梅花瓣一样的脚印,分别跟着狐狸和雪兔,各自回家去了。
  
选自《儿童文学》(故事)2020年1月号
“梦幻集结号”栏目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