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卷时,我才发现忘了涂答题卡……
2020-01-10 09:04:43    《儿童文学》
2020年1月9日          天气:阴
 
1.jpg
  
  最近可真够丧的。
  
  期末考试前夕,连续多天重感冒,每天头脑昏沉,回到家哈欠连天,作业都写不完,更别提什么复习。今天期末考试,又忙中出错,忘了涂英语听力部分的答题卡。虽然放假的曙光已在眼前,我却感觉不到一丝欣喜,倒是加倍地焦虑起来:成绩怎么办,排名怎么办,假期作业怎么办,未来怎么办……
  
  冷风里我缩着脖子,缠了两层围巾依然瑟瑟发抖。树梢的枯叶忽然坠落,砸在我倒霉的额头上。真想找个窝钻进去啊。或许我需要冬眠,我本质上是一只熊,或者青蛙。
  
  粗心大意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毕竟曾经有一次连名字都忘了写。关键是,不写名字不要紧,反正最后总能找到的;但是不涂答题卡,分数就白白扔了啊!太亏了!无法原谅自己!
  
  不愿回忆,却还是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绞尽脑汁编完了英语作文,考试结束的铃声刚好响起。我放下笔,长长地出了口气,一边庆幸自己手速快,一边满意地欣赏着作文末尾的精彩句子。
  
  “大家都别动,不要再写了!答题纸正面朝上,开始收卷了!”两位监考老师说着,走下讲台。
  
  把答题纸翻到正面,我顿时傻了眼——听力部分竟然一片空白?!全都忘了涂?!如此低级又重大的失误!我有点儿上不来气,手也抖个不停,仿佛世界末日降临前的恐慌。
  
  “完了。”我真切地听见心里的一个声音说。就算后面的题全答对,把听力的分数全部扣掉,分数也肯定惨不忍睹。更何况我是不可能全答对的。
  
  “都不要再写啦。放下笔。”老师们从第一排开始收卷子,一步步逼近。环顾四周,多数人都乖乖坐着,但也有些同学充耳不闻,继续奋笔疾书。还有的人比较收敛,趁老师不注意时在卷子上迅速涂改,老师一扭头又麻利地缩回手去。而我,像一只被枪声吓呆了的鸟,一动不动地坐在兵荒马乱之中,眼睁睁看着还有大片空白的答题卡被老师收走,心像死了一样绝望。
  
  大脑混沌如宇宙初始。我从哪儿来我是谁我到哪儿去……
  
  头重脚轻走出考场,不留神踩掉了前面同学的鞋跟。抬头一看,是柚柚。她推了推眼镜,扫了一眼我的脸,问:“考的不好吗?怎么垂头丧气的?”我沮丧又难为情地讲述了刚刚发生的事。
  
  “你傻呀!”她懊恼地跺着脚,“既然打铃时你就发现了,为什么不赶紧补救?”
  
  “老师已经开始收卷了呀。不能动啊。”
  
  “你太死板啦,哪儿有那么严格!只要没走到你面前,你悄悄涂几笔答题卡,不要紧的。就算到你面前了,你跟老师求个情,容你涂完,也是有可能的呀。”
  
  我觉得莫名其妙:“那怎么行!考场规则明确写了,打铃之后就不能动笔了。我可不敢违纪。”
  
  柚柚哭笑不得:“你真是死脑筋!这只是普通的期末考试,又不是高考。你又不是作弊,只是没涂完答题卡而已。监考老师也是人啊,大多数都会通情达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不……我不想这样……”
  
  她说的有道理,可我真的从小都特别遵守规则,就算深夜的马路上空空如也,我也是连红灯都不敢闯的。按规矩办事,心里踏实。在规矩面前,我不需要怜悯,也不想怜悯别人;考试结束铃响起后,我不再涂答题卡,其他同学也不该继续写卷子,这样才公平。是我太铁石心肠了吗?
  
  走到校门口见到物喜,我也向他讲了考场上的事。
  
  “你呀,真有点傻。趁收卷那会儿,抓紧时间,还是可以涂完答题卡的。”他说。
  
  天哪,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说?我又一次傻了眼。
  
  他们的矛头居然都没指向我的粗心,而是指向我的谨慎、呆板、死脑筋。我遵守规则,有什么错吗?
  
  “你这样太吃亏了。”他说。
  
  “可我不想投机取巧。”
  
  “中国是人情社会。一个通晓人情、有同理心的人,会在别人遭遇困境时,给予体谅和理解,乐其所乐,哀其所哀,这就叫通情达理。我相信老师们会通情达理的。”
  
  “可那违背规则。”
  
  “唉……”
  
  我闷闷地很久不想说话。心里不太舒服,不仅仅为那白白丢掉的分数,也为情与理的纠结。
  
  唉,不要想这些了。明天还要接着考试,我,我还是看书去吧……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