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里下雪了吗?
2020-01-03 10:48:40    《儿童文学》
1.jpg
 
01.
  
  即将度过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朵云云忽然对“长大”这件事充满了恐慌。
  
  冬天生的孩子,名字里常常都有个“冬”。而朵云云却不同,妈妈说,在她出生的那天,漫天飞舞的大雪,像云彩从天上掉下来了一样,所以她叫“云云”。
  
  上个冬天的故事仿佛还历历在目。
  
  去年寒假的时候,零下几度的天气,朵云云裹在被窝里烘在电暖气旁做数学题,那些直角坐标系、那些y=kx+b的公式填满了整个寒假生活。还有一年一度的回奶奶家过年,挂上了大红灯笼,放了鞭炮,热热闹闹的又是一年。
  
  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就是直到去年冬天才发现,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景承远,他的奶奶家竟然和自己的奶奶家隔得那么近。
  
  那个除夕的晚上,漫天的雪,和绽放的礼花,到处都是闪亮的一片。
  
02.
  
  可是那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啊。
  
  越长大,好像对“长大”的恐慌就越来越深。朵云云隐约地觉得,这种恐慌来自于升学压力,来自于越来越难的数学题,也来自于和景承远越来越远的距离。
  
  听说他期中考试考得不好,听说他报了好多补习班,这些都只是听说了——因为朵云云给景承远发了好多消息、打了好多电话,甚至傻乎乎地跑到他们班门口去等他,他一条消息也没有回,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见到。
  
  后来听说,因为他考得不好,手机都被爸妈没收了。
  
  除了疏远的联系,还有很多、很多的细节。比如从前总是一起上学放学,慢慢会觉得“影响不好”,各自回家。比如从前景承远总帮她写那些她不会的数学题,陪她聊那些漫无边际的天。
  
  书上说,青梅竹马的解释是,“青梅:青的梅子;竹马:儿童以竹竿当马骑。”形容小儿女天真无邪玩耍游戏的样子。
  
  朵云云才不理会这莫名其妙的解释,在她心里的青梅竹马的意义不过是——回忆和明天,都多得数不完。比如她,和景承远。
  
  那现在的我们,还算“青梅竹马”吗。
  
  即使心烦意乱,即使不知所措,数学作业还是要写。朵云云翻开作业本,不变的是数学的函数题永远那么难,改变的是,以往她不会的题,景承远总会一道一道教给她写,或者是在要交作业的前一天,三下五除二地帮她写完。
  
  而今年,望着整本空白的数学作业,朵云云忽然发觉,期末考试要来了,还有,新的一年,也要来了。
  
03.
  
  即将十六岁的朵云云,最近学会了一件事,叫做“反思自我”。
  
  她发觉,其实她从来不知道,景承远在开心什么,在烦恼什么。
  
  她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长大以后的景承远。
  
  甚至,她从没想过、从没希望过,去真正的了解,长大以后的景承远。
  
  好像在这漫长的时光里,她总是长不大的那一个,做着漫天白雪的童话美梦。也总是理所当然被包容、被照顾的那一个。好像在自己心里,她和景承远,还停留在小时候一起看球赛、一起打雪仗那些傻傻的回忆里。
  
  可是,这并不是朵云云想要的、十六岁的人生。
  
  其实,也一直想要努力进步一点,比如数学成绩,比如懂事的心。
  
  其实,那些她发出的无数条消息、打出的无数个电话,是她还没学会表达的关心。
  
  其实,也想要学习了解别人,体贴别人,想知道景承远在开心什么,在烦恼什么。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景承远会回自己的消息,也不知道下次再见到他是什么时候,朵云云还是决定发一条消息给他。
  
  她除了想对他说“新年快乐”,还想问一问他。
  
  “新的一年,可以重新认识你一次吗。”
  
  然后关了手机,不再奢望景承远的“从天而降”,来拯救这个没有写完数学寒假作业的她。
  
  那些函数题,那些y=kx+b的公式,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对不对。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好像走得很快,又好像走得很慢。
  
  朵云云好像听见了十二点的钟声,一不小心,写着数学作业的她就这样睡着了。
  
  窗外好像又下起了雪。
  
  梦里的她还在傻傻地想着,今年过年会是什么模样还会不会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叫醒她的,是手机来信提醒的声音。
  
  屏幕上赫然写着。
  
  “朵云云,你好,我是景承远。”
  
  是不是没有看过瘾?
  
  欲知故事前文,请寻找2011年5月网络传真栏目的《你那里下雪了吗》哦~或者寻找作者微博——新浪微博:@纪夏冉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