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18个鸡蛋等你
2019-10-29 10:24:30    《儿童文学》
作者:汤汤
原载于《儿童文学》2007年5期
  
  医生说我营养不良,有轻度滑向重度的迹象。我起身离开的时候,他说:“吃点土鸡蛋吧,记住,是土鸡蛋。”
  
  于是回家的路上我买了一只母鸡,通体雪白,毛羽丰盈,骨骼轻巧,没有一点其他母鸡身上特有的愚蠢。
  
  我给她好吃好喝的,等着她下蛋。一直等了三年,她也没有下出一个蛋来。以致这三年我没有吃到过一个鸡蛋。虽然市场上也有土鸡蛋卖,但谁能保证那些不是假冒的呢?
  
  就算不是假冒的,我也不感兴趣。我只吃她下的蛋。
  
  我固执地等着“二给”下蛋,二给就是这只雪白的不肯下蛋的母鸡,“二给”是“EGG”的中文谐音。我用名字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我养你,是为了吃你下的蛋。”
  
  但不知道二给是假装糊涂还是真的不懂,她就是不肯下一个鸡蛋。我一次一次催她:“你到底什么时候下蛋呢?”二给歪着脑袋,嬉笑着回答:“我什么时候也不下蛋。”说完,她头也不回离开了,到院子里捉灰褐色的小蚱蜢吃。
  
  我一点也不生她的气,从来不。三年来,只有她陪着我住在这个城郊的平房里,我们一起用餐,一起散步,诉说彼此的心事。
  
  二给心情好的晚上,她必定要睡沙发;如果心情不好,她就要睡到床上。哪怕我凶凶地不答应,把她一次一次扔下去,她也一次一次地跳回床上,厚着脸皮在我的脚边蹲下来,把脑袋插进翅膀里,一会儿就睡得很沉,我就把她拎回沙发上。早上她一醒来,我便惊呼:“二给,你怎么睡回沙发了?你这样半夜三更抛弃我,我很受伤啊。”二给就红着脸,低着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我的营养不良好象越来越严重了,镜子里的我,脸色苍白,而且常常头晕。我和二给说过,我需要她的鸡蛋补充营养。但是她不答应,不答应的理由是她对下蛋不感兴趣。
  
  我说:“二给,你是一只自私的母鸡。不过,自私得可爱。”
  
  二给说:“你也是一个自私的人。不过,自私得没有我可爱。对了,你还固执,固执得让人讨厌。”
  
  两个自私的动物生活在一起三年,彼此依靠,感情甚笃。
  
  有一天,在一次散步之后,二给说:“我打算恋爱了。” 我有些嫉妒,不过还是说,祝福你,这是件好事。
  
  又有一天,二给告诉我,她准备下蛋了。
  
  她刚吐出下蛋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口水就垂直落下。我说:“好,下蛋,好,好,下蛋。”因为嘴巴里口水太多,我说的话几乎含糊不清了。二给歪着脑袋看我,眼神冷冷的。我捧过她的脑袋,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依旧含糊不清地说:“二给,你终于良心发现,知恩图报了。我决定要把你下的第一个蛋煎成荷包蛋。”二给歪着脑袋,冷冷地看着我。我继续说:“二给,谢谢你啊谢谢你,从今以后我天天可以吃土鸡蛋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啊。”
  
  二给歪着脑袋,眼神冷冷地看着我。当我把我所有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激动都含糊不清地吐光的时候,她开口了,语气很硬,像有冰棱子:“我要下蛋,是因为我想当妈妈了。我下的蛋,不许你拿走一个,不许你吃掉一个。”
  
  二给的话把我气了个半死:“笑话!第一,我养你不是为了让你孵出一窝小鸡来,唧唧喳喳地让人心烦意乱;第二,我养你就是为了吃你下的鸡蛋;第三,我是你的主人,你必须听我的。”
  
  二给梗着脖子一字一字地回应:“第一,我下蛋,是因为我想当妈妈;第二,我不会为了满足你的口腹之欲而下蛋;第三,我们是平等的。”
  
  我气得什么也说不出来,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应该养一只愚蠢的母鸡,只管下蛋只管听命于主人的母鸡,像二给这样伶牙俐齿脑袋聪慧的母鸡,实在不适合家养。后来我狠狠地甩下一句话:“你要么不下蛋,要么下蛋给我吃。没有其他选择!”气呼呼地扔下这句话后,我感觉头晕,就在床上躺下来。
  
  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凌晨。我发现二给蜷在脚边。她在告诉我,她心情不好。
  
  我一脚把她踹下床去,她站立不稳慌乱地叫了好几声。从慌乱中一回过神,她就说:“我决定今天离家出走,不再回来。除非你答应,给我当妈妈的自由。”
  
  “你这是威胁!”我叫道。
  
  “这不是威胁,这是你把我逼得走投无路了。”她也很响地叫道。
  
  我真后悔以前那么宠她,把她宠坏了,什么都不听我的,顶嘴比我还厉害。我说:“要走就走,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
  
  “好,主人。”二给第一次叫我主人,我的心“吱”地酸了一下。
  
  二给走出房门,走到院子里,又走出院门,雪白的身影渐渐模糊。我冲了出去:“二给,回来,我答应你!”
  
  二给飞奔回来,她得意地说:“哈哈,我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她的这句话让我有些不舒服,这真是一只有心计的母鸡,她知道我舍不得她,她利用了我的感情。
  
  我阴着脸坐在门槛上。二给说:“我给你跳小天鹅舞。”于是她就跳起来,短短的脖子,短短的腿,模样十分滑稽,是纯粹的小母鸡舞,我狂笑起来。二给也笑起来。于是我们和好了。晚上,我躺在床上,她躺在沙发上给我讲她的美好未来:“我要下10个蛋,不,不,不,太少了,下20个蛋,不,不,不,太多了,就18个吧,对,就18个。我要当18只小鸡的妈妈。我带着他们在院子里散步,捉虫,啊,实在太棒了,太幸福了。”
  
  她沉醉在她的幸福中,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她在院子的草窝里下了一个蛋,小小的,圆溜溜,粉红色的蛋壳。我一看到它,口水就流下来。虽然我也克制了自己一下,但是想吃它的欲望就像绝堤的江水,堵不住了。
  
  我把它煎成了一个金黄的荷包蛋。因为吃得太急,还没有尝出什么滋味,它就进了肚子。当二给从院子外面的沙坑里沐浴回来的时候,我正抹着嘴唇上的一颗油星。聪明的她在第一秒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坏蛋,你吃了它。”她尖利地喊道。
  
  我陪着笑:“我克制过,但是没有成功。”
  
  “你是个无耻的人,说话不算数的小人。”
  
  本来我心里还有一点愧疚之心,可是二给在短短的两句话中就把“坏蛋、无耻、小人”送给了我,愧疚之心就没了。
  
  我说:“我就吃了,你想怎样?”
  
  二给没有理会我这副无赖的嘴脸,她找到蛋壳的碎片,把它们埋进土中。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的眼里含着泪水。她的泪水,使我的心狠狠疼了一下。我知道,我伤害了她。
  
  晚上,二给睡在沙发上。她睡在沙发上,不是代表她心情好,是代表她对我的嫌恶。
  
  我想起以前我们亲密无间斗嘴打闹的日子,心里一阵一阵袭来孤独。
  
  第二天早上,二给又提出了离家出走的要求。
  
  而我则拿出了一张协议书:
  
  协议书
  
  甲方:二给
  
  乙方:三易
  
  经协议,双方同意如下条款:
  
  1、 二给下蛋后,要及时隐藏,三易如果找到,就归三易吃;如果找不到,就可孵成小鸡。满18个鸡蛋后,三易提供二给孵小鸡的场所,不许打搅。
  
  2、 谁也不许耍赖,否则,赶出家门。
  
  甲方:
  
  乙方:
  
  年 月 日
  
  二给在上面踩下了脚印,三易,也就是我按下了手印,协议生效。
  
  因为这张协议,二给满怀希望留了下来。她相信她能把鸡蛋藏好。
  
  协议上的内容我其实想了一个晚上:就这么一间平房一个院子,二给能把鸡蛋藏哪里呢?她无论藏哪里我都能找得到。所以,我既不用担心二给离家出走导致我形单影只,也不用担心没有土鸡蛋可以享用。
  
  果然,要找到鸡蛋,实在是太容易了。
  
  第一天,我在院子的墙洞里找到一个,我把它做成了酸酸甜甜的番茄炒蛋。
  
  第二天,我在房间的书箱里找到一个,我把它做成了柔嫩爽口的蒸蛋。
  
  第三天,我在沙发底下找到了一个,我把他做成了香喷喷的葱花蛋。
  
  第四天,我院子玫瑰树下找到了一个,我用她烙了张金黄诱人的鸡蛋饼。
  
  ……
  
  我吃鸡蛋的时候,从来不当着二给的面。二给每天下午都要到沙坑里沐浴,这似乎是她不能改变的生理习惯。她沐浴的时候,我就吃鸡蛋。她回来的时候,我就看书,一边看书一边观察她,她一回来就直奔藏蛋的地方。不一会儿,她会快速地冲到我面前,脸红红的,映得周边的羽毛发红。她说:“你把它找到了?吃了?”我点点头,她含着泪默默离开。脚步很慢,仿佛一点力气都没有。
  
  看着她的背影,我常常觉得心疼,是一抽一抽的疼。特别是看到她把蛋壳一点一点收拾好埋进土里的时候,我的心疼得会让我落下泪来。
  
  但是,我就克制不住地想吃鸡蛋,想吃二给的鸡蛋。
  
  我们两个之间几乎不说话了。她天天睡沙发,睡沙发并不代表她心情好。
  
  有一天,我突然找不到鸡蛋了。
  
  第二天也没有找到。
  
  第三天也找不到。
  
  一连10天,都没有看到小小的圆溜溜的粉红色的鸡蛋。我几乎把房间和院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
  
  对了,必须交代一下。每天早上我都要到公司上班,二给就是在这段时间下好蛋并藏起来的。
  
  我打算趁上班时间打个埋伏,偷窥一下她。但是我最终把这个不太光彩的主意否定了。面对一只母鸡,我何苦用上人类的尔虞我诈互相算计呢。
  
  二给一天一天高兴起来,而我因为找不到鸡蛋,一天一天郁闷,并且头昏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二给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眼神冷冷地,闪着一丝得意的笑:“哈哈,找不到了吧。”
  
  我陷入了很深的孤独,我们两个之间曾经有的相依为命的感觉怎么就荡然无存了?为什么除了伤害还是伤害呢?
  
  18天后,二给兴高采烈地说:“告诉你,终于满18个鸡蛋了,按照协议上的规定,你得为我提供孵小鸡的场所。”
  
  我垂头丧气地说:“当然!”
  
  我现在只想知道那18个鸡蛋到底藏在哪里了?二给带着我来到床边。我的床是有靠背的,靠背里有个夹层,从来不用。二给示意我打开靠背的夹层。18个鸡蛋整整齐齐地码着。
  
  “怎么样,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吧。”二给歪着脑袋瞅着我说,眼睛里藏着戏谑和得意。
  
  我的智商竟然输于一只母鸡,我觉得颜面扫地,不是滋味。
  
  我把18个鸡蛋装进篮子走到院子里,二给喜滋滋地跟在后面,她不住地问:“你是要把我的窝安在院子里吗?”“能不能加点棉絮?”“能不能加点玫瑰花瓣?”“能不能加点……”
  
  “不,什么也不加。我想把它们统统煮成茶叶蛋。”我面无表情地说。
  
  二给被我的话激得跳了起来。
  
  “你难道是骗子吗?世界上还有比你更无耻的骗子吗?”
  
  我原来只是想和她开个玩笑,发泄一下内心的不满,但是她的话一瞬间激怒了我。我下决心要把它们煮成茶叶蛋。不管她是否离家出走。
  
  我就是想把它们煮成茶叶蛋。
  
  我把煤炉端到院子里,生起火。捧了一口铝锅,往里边倒上水,撒上茶叶。正要把鸡蛋放进去的时候,二给跳了进去。
  
  “你把我煮了吧,你这个骗子。”她梗着脖子,立在锅里,锅里的水满到她的胸脯。
  
  “你又想威胁我,我才不吃你这一套。”
  
  “随便。”
  
  我用手在水里试了一下,温温的。
  
  “你真打算不出来了吗?”
  
  “如果你要把我的18个孩子煮成茶叶蛋,我不出来了。”
  
  锅里的水在火舌热情地亲吻下,开始一点点热起来。
  
  我叫起来:“你快跳出来,会烫伤的。”
  
  “我的心已经被你烫伤了。”她看着我说。
  
  “请你出来吧,水马上就会烫起来。很痛的。”
  
  “我已经很痛了,心里早就已经很痛了。”二给说。
  
  水面上飘起一缕热气。
  
  二给的眉头开始皱起来。
  
  “二给,求求你,你出来吧。”
  
  二给纹丝不动。
  
  锅底的水开始开始冒起细小的泡泡。
  
  我一把把二给抱了出来,哭着把她送到了医院。她烫伤了,幸好不是太严重。从医院回来后,我天天给她敷药,很细心地照顾她。但是她从来不理我。直到有一天,我诚恳地说:“我有一件事情和你商量。”
  
  她眯着眼懒得看我:“什么事情都不要和我商量。”她腿上的伤势恢复得很不好,不肯长出新皮来。
  
  “是这样的,我希望你能给我孵18只小鸡,你领着他们,在院子里散步,捉虫。我觉得咱们家实在太寂寞了。可以吗?”
  
  她的眼睛顿时亮起来,她看着我:“真的吗?”
  
  “是的。”我肯定地看着她,“但是,你再也不许说我是骗子。”
  
  二给的伤一下子就好起来,新皮长得很结实,小小的伤疤都没留下。我忙着给他做一个舒适漂亮的窝,里边垫上了新摘的棉花,还有,晒干的玫瑰花瓣。
  
  在她没有正式孵小鸡的晚上,她睡在我的床上。她睡在床上,并不代表她心情不好。我还是喜欢在她沉睡的时候,把她拎到沙发上。早上醒来就夸张地责备她:“啊,你怎么半夜三更把我抛弃了,我很受伤啊!”她低着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当二给正式宣布开始孵小鸡的那一天,一阵头昏目眩使我跌在床上。我用电话叫来了医生,医生说:“你已经重度营养不良了。要补一补。吃点鸡蛋吧,记住哦,是土鸡蛋。”
  
  医生来过的第二天,二给没有打过招呼,离家出走了。院门上贴着一张纸条:
  
  我正式离家出走。那18个鸡蛋,请吃了吧。如果你想我,你一定要把鸡蛋吃了。一天吃一个,效果最好。这可是最正宗的土鸡蛋。
  
  二给留
  
  我扑在院门上哭起来。我想起我们的斗嘴,想起亲密无间的日子,想起彼此的伤害,想起她跳小天鹅舞的滑稽样子……
  
  我等着二给回来。
  
  二给,我守着18个鸡蛋,等你回来。
  
— 完 —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