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牺牲
2019-09-23 08:49:59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90923085020.png

  
  [美]欧·亨利
  
  乔和德丽雅在一个 画室里见了面,那儿有 许多研究美术和音乐的 人经常聚会。乔和德丽 雅一见倾心,短期内就 结了婚。乔在著名画家 马杰斯脱那里学画,德 丽雅在罗森斯托克那里 学习钢琴。
  
  可是没多久,该付 给马杰斯脱和罗森斯托 克两位先生的学费没着落了。于是,德丽雅说,她得教授 音乐,以免断炊。她在外面奔走了 两三天,招收学生。一天晚上,她 兴高采烈地回家来。
  
  “乔,亲爱的,”她快 活地说,“我有一个学生啦。 爱·皮·品克奈将军的小姐克蕾门 蒂娜。我一星期教三次课,每课五 块钱。等我再找到两三个学生,我 又可以到罗森斯托克先生那儿去学 习了。”
  
  “德丽雅,”乔说,“我能 让你忙着挣钱,我自己却在艺术的 领域里追逐吗?决不能够!我想我 可以卖报纸,搬石子铺马路,多少 也挣一两块钱回来。”
  
  “乔,亲爱的,你真傻。你 一定得坚持学习。我并不是放弃了 音乐去干别的事情。我一面教学 生,一面也能学一些。我永远跟我 的音乐在一起。何况我们一星期有 十五块钱,可以过得像百万富翁那 般快乐。”
  
  “好吧,”乔说,“可是我 不愿意让你去教课,那不是艺术。 你这样牺牲真了不起,真叫人佩服。”
  
  “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 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 的。”德丽雅说。
  
  “我在公园里画的那张素 描,马杰斯脱说上面的天空很 好。”乔说,“可能卖掉一张。”
  
  周末,德丽雅得意扬扬地 掏出三张五块钱的钞票说:“有 时候,教导克蕾门蒂娜真叫我费 劲。”接着,乔带着基度山伯爵的 神气,掏出一张十元、一张五元、 一张两元和一张一元的钞票。把它 们放在德丽雅挣来的钱旁边。“那 幅方尖碑的水彩画卖给了一个从 庇奥利亚来的人。”他郑重其事 地宣布说,“他另外预定了一幅 勒加黄那货运车站的油画,准备 带回家去。我的画,加上你的音 乐课,呵,我想艺术还是有前途 的。”
  
  “你坚持下去,真使我高 兴。”德丽雅热切地说,“你一定 会成功的,亲爱的。”
  
  又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乔先 回家。他把他的十八块钱摊在客厅的桌子上,然后 把手上许多似乎是 黑色颜料的东西洗 掉。
  
  半个钟头以 后,德丽雅来了, 她的右手用绷带包 成一团,简直不像 样了。
  
  “这是什 么?”乔轻轻地握 住那只手,扯扯绷 带下面的几根白 线,问道。
  
  “那是涂了油 的软纱。”德丽雅 说,“哦,乔,你 又卖掉了一幅素描 吗?”她看到了桌子上的钱。
  
  “可不是吗?”乔说,“只 要问问那个从庇奥利亚来的人就知 道了。你今天下午什么时候烫了手 的,德丽雅?”
  
  “大概是五点钟。”德丽雅 可怜巴巴地说,“熨斗,大概在那 个时候烧好……”
  
  “这两个星期来,你到底在 干什么。德丽雅?”乔问道。
  
  她终于垂下头,一边哭,一 边说出实话来了:“我找不到学 生,又不忍眼看你放弃你的课程, 所以在第二十四街那家大洗衣作坊 里找了一个烫衬衣的活儿。乔,你 怎么会疑心我不在教克蕾门蒂娜的 音乐课呢?”
  
  “到今晚为止,我始终没有起 疑。”乔说,“本来今晚也不会起 疑的,可是今天下午,我把机器间 的油和废纱头,送给楼上一个被熨 斗烫了手的姑娘。两星期来,我就 在那家洗衣作坊的炉子房烧火。”
  
  他们两个都笑了,乔开口 说:“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 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