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七十亿人,我怎么偏偏遇上你
2019-09-16 10:08:14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2019年9月12日   天气:晴
 
1.jpg
  
  我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来适应“我是高中生”这个事实。
  
  现在的生活,跟初中比,有什么不同吗?从日程的紧张程度上来说,反倒比中考前那阵子还轻松。从课程内容上说,难度增大了,反正我每天都会为数学和物理题头疼。还有就是学校比较远,路上要花更多时间,为了多睡几分钟,我辞掉了早餐(饿了两天之后,我又乖乖把它请了回来)。
  
  其实,生活中最大的不同,是身边的人全换了。早读听不到大芒吵架似的中式英语,课间找不到分享零食的俐俐,讲台上不见发哥卖萌的身影,放学后也没有小暖陪我一路回家。
  
  这个秋天,我的前后左右全是陌生人,我努力记住他们的面孔和名字,而他们第一天就轻轻松松记住了我——毕竟,我的名字很好吃。
  
  值得开心的是,我有了结识新朋友的机会。我喜欢陌生人,这跟怀旧并不矛盾。如果每个人都有一个存放情感的容器,我的容器,不是金属的,不是木质的,也不是玻璃的,而是气球那样可以不断扩张的。而那不可逃避的遗忘,就是气球上的小孔,它不易察觉地漏气,保护我不会因贪心而炸裂。
  
  进入高中,我的第一个同桌叫柚柚。她是个强迫症,每次写作业画图时都是直尺、圆规和量角器全上阵,做笔记时要用七种颜色的水笔,写字一笔一划,保持字间距和行距,把作业搞得像一件艺术品,完全可以直接拿去印刷。我受不了强迫症,但还是挺喜欢她,因为她笑起来暖暖的,每天早晨到校都会对我说“早上好”,颇具仪式感,就像电影里的外国人。
  
  坐在我斜前方的小哲可以说是个数学天才,听说从小就在奥赛中屡屡获奖。每次遇到难题,数学老师叫了一圈人站起来都不会的那种,他一定答得出来,就算当时不能,过会儿一定能。他思考的和演算的时候特别沉静,连时间的密度都变大了似的。我觉得擅长数学的人特别酷,比擅长物理的更酷。我擅长什么呢……擅长胡思乱想算吗?
  
  我的后座是个体态略胖的男生,老把课桌往前推,挤得我不得不挺直腰板(倒是帮我校正坐姿了)。他的嘴闲不住,上课的时候爱接话,而且妙语连珠,经常把全班都逗笑。
  
  ……
  
  新认识的人还有很多。也还有很多人等待我去了解。一想到我要和他们在这个教室里一起奋战,共享十六岁这听起来就很美好的年纪,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全世界七十亿人,我怎么偏偏就遇到他们了呢?
  
  就像张爱玲作品里那句略显矫情但总能震动人心的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陌生人,缘分,命运……这些词总让我愣神。想起今天早晨,坐在公交车上,快停站时,我偶然透过车窗看见一个赶车的人。
  
  那是个很平凡的大叔,脸晒得黝黑,身穿正装,背着单肩包,正朝站牌拼命奔跑。他跑得那么卖力以至于包都飞了起来。秋天明亮的阳光将他嵌入金色,却在不经意间透出淡淡的悲哀。我想他可能是上班快迟到了,无论如何都要赶上某趟车。我坐的这辆公交车毫不留情地把他甩在后面,停站,又开走。上来的几个乘客中并没有他。我扒着车窗向后望,却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忽然有些怅然,不知道他追的是哪辆车,最后到底追上了没有。
  
  莫名其妙地,为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怅然。我这是怎么了?
  
  也许只是秋天的缘故。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