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鬼
2019-09-11 16:03:16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文 / 【美】乔迪·惠勒
译/小鱼儿
绘/米小熊
  
  二年级时,我是柯克女士班上出了名的捣蛋鬼,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这个绰号。每回我和别人吵架,在我就要把对方驳倒时,我们班的孩子们就会低声告诉和我吵架的人,“离贾斯廷远点儿,他是个捣蛋鬼。”老师们也都知道我的绰号,每当看到我跑步穿过大厅,我都能听到他们说:“看那个孩子了,他是个捣蛋鬼。”
  
  不过,进入三年级后,理查森女士成了我的老师。开学的第一天,她站在教室的门口迎接我们,并逐一给班上的同学们安排座位。按照她的要求,班级里的每位同学,都必须在一张卡片填上自己长大后所希望从事的职业。我不知该怎样写,只好无聊地环视着教室四周的墙壁。我身边的墙面上贴着一张绘图广告,那是一张身材高大,目光敏锐的男人图片,上面标注着兰斯顿·休斯——美国伟大的诗人。于是,在理查森女士发的那张卡片上,我是这样写的:贾斯廷·弗林,诗人。
  
  理查森女士收上同学们交来的卡片,认真地逐一查看着。“贾斯廷!”她吃惊地大叫道,“你想成为一名诗人。真是太好了!”我的好朋友雷第一个笑出了声,紧跟着,其他几个同学也跟着哄笑起来。理查森女士打断了他们的哄笑声,说“我敢肯定,贾斯廷是能写出优美的诗句的。我真诚地希望,不久后,贾斯廷就能拿出他的诗句来与我们分享。”
  
  哄笑声止住了,可我却瘫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和大家分享我的诗句?我这辈子怕是也写不出一首诗来呀。
  
  第二天早晨,理查森女士依旧在教室门口迎接我。她对我说:“我期望着能尽早读到你写的诗。”
  
  来到我的座位后,我取出几张纸,我真的被她的话难住了,我得想办法写出一首诗来。在一张纸的上方,我写下了“学校”这个词。
  
  “我去上学。”我把这句话当作这首诗的第一行。哪个词汇和学校这个词押韵呢?我想了想加上了一句“学校很酷。”听上去怎么有些傻傻的。我把那张纸揉成一团,推到一边。正当我酝酿着怎样为我的新诗开头时,雷用胳膊肘轻轻地推了我一下。
  
  “嘿,贾斯廷,”他捡起那个纸团说,“我们拿这个扔尼卡吧。”
  
  “去去去,没看见我正忙着呢!”我答道。
  
  “哎,来呀。”他低声道,“她被东西打到的样子一定很滑稽。”
  
  我不再搭理他,专心致志地思考着该怎样写一首诗。
  
  “好吧,那我自己扔。”雷说。
  
  正当我专注于我的新诗创作时,雷把那个纸团扔了出去。纸团在空中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啪”一声打在了尼卡的前额上。
  
  理查森女士转过头来,刚巧看到从尼卡额前弹飞的纸团。她走过来展开那团纸,认出了我的字迹。“贾斯廷!”理查森女士瞪大眼睛看着我,“在我们这个班级绝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去,把你的课桌移到教室后面,去面壁。”
  
  “可,那不是我……我试着对她的决定提出异议。
  
  她把我的课桌拉到后面,并不想听我的解释,然后拿出一张卷子说:“一会儿,全班同学做活动时,你就在这里完成这上面的题目,什么时候我认为你可以重新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会告诉你的。”
  
  我抓起我的椅子,生气地故意猛推到教室的后面。然后从书包里取出一本笔记本,用力撕下一张纸。“好吧!如果她非说我是那个抛纸团的人,我就抛一个给她看看。”我把那张纸揉成一团,气愤地攥在手里,正要朝雷抛过去时,我看到他正费劲地做着作业。
  
  就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理查森女士所看到的是她根据思维定势推断出的假象。根据她的想象,雷当时正在努力地做着作业,而拥有我字迹的纸条则证明了我就是那个挑起事端的人。
  
  我转过身来,把头埋在书桌上,心里十分恼火!我真想转过身去,大声地喊叫出来:这对我不公平!可最终,我并没有抛掷纸团。我缓慢地取出理查森女士给我的那张卷子,在上面写上“恼火”两个字,然后死死地盯着那两个字好一会儿,才开始逐条填写答案。
  
  当我写完那张卷子后,感觉心情好了许多,一个念头在心里形成。我拿出一张整洁的纸,写下了下面的话语。
  
  今年的我,不再是那个捣蛋鬼,而是一名诗人
  
  我的双拳紧握着,而我的心受了伤害
  
  我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去大声地喊叫
  
  是的!那扔纸团的人,绝不是我!
  
  请问,现在我可以把我的课桌放回到本该属于它的地方了吗?
  
  贾斯廷
  
  正当我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理查森女士开始招呼各组同学列队休息。等到她念到我的名字时,我没有按照她要求的去排队,而是把我写的诗交到了她手上。
  
  她惊讶地看着那张纸,“贾斯廷,非常抱歉!”她大声说道,“谢谢你以这样一种成熟的方式,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给我,我们这就把你的课桌搬回它原来的位置去。”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诗竟然真的起了作用。从那一刻起,我迷上了写诗。就在我们沿着走廊往前走去时,一个挥之不去的想法在我的心中萦绕着:我要再写一首诗,一首关于理查森女士的诗。正当我在一张便条上,草草记下我的构思时,听到一位老师指着我,对理查德女士说:“您最好留意点儿那个男孩。”
  
  “啊,那是当然。”理查德女士说道,“我对贾斯廷还是很了解的,他是一个诗人。”
  
选自《儿童文学》(故事)2019年9月号
“阳光故事田”栏目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