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快递
2019-09-10 10:39:18    《中国少年文摘》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1.jpg
文:马文静
  
  叶婆婆正坐在藤椅上为她的小女儿织一条天蓝色的发带。突然,一阵风把一片什么东西刮到了她握着钩针的手上。她拿起来,仔细端详着。哦!是一片大大的、绿油油的梧桐叶,叶子正面印着金色的字:一切都可以订购、一切都可以快递的猫咪快递公司。下面如叶脉一样的小字是地址和电话。
  
  如果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东西,也可以买得到吗?叶婆婆拨通了那上面的电话,抱着探询的态度问:“请问贵公司有纺车出售吗?”电话那头响起了奇怪的声音,就像是一只猫在耳语。
  
  叶婆婆笑着摇摇头,怎么能相信这种事呢?再说,纺车这种老古董,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使用了,哪家公司会生产卖不出去的产品呢?
  
  可是就在夕阳照进百叶窗时,叶婆婆正在为那条天蓝色发带收针,一只打着蓝领结,嘴里叼着一朵淡紫色花苞的白猫走了进来。
  
  “您订购的货物到了,请您签收吧!”白猫把花苞放在地上,然后慢慢站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片绿油油的梧桐叶和一朵水红色的喇叭花,递给叶婆婆,“哦,笔尖是最长的那根花蕊。”
  
  叶婆婆用水红色的喇叭花在梧桐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白猫放在地上的淡紫色花苞一片一片地打开,一颗蓝色的种子从花蕊里飞出来,“啪”的一声,变成了一辆结实的桃木纺车。
  
  白猫完成自己的工作后,说了声“祝您生活愉快”,便转身走掉了。
  
  孩子们到更大的城市去生活后,大房子里只剩下叶婆婆一个人。尽管孩子们的离开让叶婆婆有点儿伤心,可她一点儿都不孤单。恰恰相反,如今的叶婆婆像一个突然有了自己卧房的小女孩,急着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装扮这里的一切。
  
  叶婆婆又急切地拨通猫咪快递公司的电话:“您好,我要订购两个腌菜用的陶罐、两盏绣花走马灯、一台织布机、两捆麻绳,还有梭子和棉线。哦,我还要一些豌豆种子,向日葵和水葱的种子也各要一包。暂时就这些,今天能送到吗?”
  
  电话那头的猫“喵”了一声,算是答复了。
  
  很快,白猫戴着阔檐帽,打着领结,从院子里的樱桃树上跳下来,彬彬有礼地走进客厅。他把帽子摘下来,“哗啦”一声,往地上一倒,陶罐、织布机什么的,便堆在客厅中央了。
  
  叶婆婆开心极了。她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请问,贵公司出售小河吗?如果有山和原野就更好了。当然,是小小的,能放在花园里的那种。”
  
  白猫礼貌地点点头:“不过您要什么样的河流呢?是要雪山还是火山呢?原野上的花要百合花还是薰衣草呢?”
  
  “没想到有这么多种类呀!如果我有照片,你们是不是可以定做一模一样的呢?”叶婆婆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老相册,然后取出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站在一片平坦的原野上,远处的小山郁郁葱葱,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像玉带一样环绕着一座又一座青山。
  
  叶婆婆抚摸着照片,略带遗憾地说:“只可惜是黑白的,看不出颜色。不过我记得很清楚,原野上是一丛丛紫花苜蓿;山上到处是绿色的竹子,山脚下的路边开满了紫色的豌豆花;河水很清,总是慢慢地流着,银色的鱼和青色的虾,随着水波一晃,就不见了。”
  
  带着一贯的礼貌,白猫笑着说:“这样啊,我们试试吧。”
  
  天快黑的时候,白猫来了,他很抱歉地告知叶婆婆,那样的山和原野,他们定做不了。因为照片里的山和原野已经不存在了。
  
  “如果没有一点儿山和原野的种子,我们是做不出那样的东西的。山上的土是山的种子,原野的风是原野的种子。没有这些,是不行的。”白猫遗憾地说。
  
  叶婆婆失望地盯着手里的照片,对自己说:“是这样啊!还真是想再看看那个地方呢,小叶。”小叶是照片里的女孩子,也是叶婆婆的乳名。
  
  看叶婆婆这样感伤,白猫突然想到一个主意:“叶婆婆,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行。只是这次,我快递的,是您。所以您得穿厚一点儿,路上风很大。”
  
  不管是什么办法,叶婆婆总想试一试。
  
  这一天,又是傍晚的时候,叶婆婆穿上她亲手做的淡紫色碎花棉衣,围上她用天蓝色毛线织成的、暖融融的围巾,坐在白猫的帽檐上。
  
  不是白猫变大了,而是叶婆婆喝了猫咪快递公司特制的药水,缩小了。现在的她,就像一大朵轻盈的喇叭花。
  
  “请抓紧哟,不然会被风吹走的。”白猫叮嘱叶婆婆,然后,朝着平躺在桌子上的那张老照片冲过去。
  
  叶婆婆吓得紧紧闭上双眼,她以为接下来白猫会撞得头破血流。可是并没有,白猫似乎在飞,一直不停地飞,因为叶婆婆能听到风在她的耳边呼呼作响。
  
  是什么地方呢?这么想着,叶婆婆睁开眼。哦!不知是云还是雾,到处白茫茫的。叶婆婆盯着前方,终于,从迷雾中透出淡淡的紫。那颜色,仿佛被水稀释、晕染过一般,迷迷蒙蒙的,看不真切。
  
  随着白猫的飞翔,叶婆婆先闻到一股淡淡的苜蓿花的味道,然后她听到曾经的风,在她的心底唱起欢快的歌。
  
  等白猫慢慢降落在一片紫色的苜蓿花田里的时候,叶婆婆幸福得几近眩晕:原野上是一丛丛紫花苜蓿;山上到处是竹子,山脚下的路边,开满了紫色的豌豆花;河水很清,慢慢地流着,银色的鱼和青色的虾,随着水波一晃,就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白猫轻声提醒叶婆婆:“咱们该走了,这里的一秒钟,相当于外面的一小时。记忆的流速超乎寻常。”
  
  这时,白猫和叶婆婆都清楚地听到“叮咚——叮咚——”的门铃声,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回答:“请走开,我好得很呢!”
  
  如果这时候真的有人推开那扇朱红色的大门,他一定会惊讶地发现:叶婆婆的花园里,那些深紫、浅紫的像蝴蝶一样的小花,竟是嫩豌豆的花;那片金灿灿的像太阳一样的花,是向日葵;一团团毛茸茸的像蒲公英一样的白花,是水葱……
  
  可是叶婆婆的秘密还不止这些呢!如果走进叶婆婆的客厅,不管是谁,都会觉得自己闯入了另一个世界:陶制的水罐、藤条编制的箱子、树桩一样的脚凳、装有风箱的炉灶……当别人正在被这一切惊讶得目瞪口呆的时候,老照片里那位如核桃般大小的叶婆婆,正躲在一只白猫的耳朵后面,探出脑袋冲他们做鬼脸呢!
  
摘自《童话王国》(2019.5)
葱小七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