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荣幸,我生病了……
2019-06-13 10:35:44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高源
 
2019年6月6日   天气:晴
  
1.jpg
 
  很荣幸,我生病了。
  
  起先是上火,喉咙疼,以为是小事儿,就没在意;今天吹空调受了寒,很快开始发烧,四肢无力,浑身又冷又痛,脑袋又涨又昏。明天高考,我们学校作为考点要提前布置考场,所以今天就开始放假。我得以瘫在床上,浑浑噩噩地睡,间或从稀奇古怪的梦中惊醒,想起明天端午节要吃的粽子,胃口全无甚至有点恶心。
  
  人们都不喜欢生病,但事实上生病还是有好处的。比方说,我可以心安理得地把作业撂在一边——都烧糊涂了,还怎么写题嘛!咬牙带病学习的,绝对都是大傻蛋,不仅效率低下,还有碍身体康复。生病是个无可反驳的借口,给自己真正地放个假而且内心不会有负罪感。休息,睡觉,浪费时间,久违的感觉!
  
  我睡醒了也不起来,只窝在床上发呆,望着窗外的阳光。有点无聊了,就打开手机听会儿音乐,看看动漫。很奢侈,也很开心。没有人会来阻拦,毕竟是生病,老师和家长都对我宽宏大量。我简直爱上了这种虚弱的状态,它把我从日常紧张的节奏中解救出来,就像埋头走了很远的山路,身心俱疲,转个弯惊喜地发现一片湖水,坐在湖边的石头上歇脚,清朗的风悄悄拂去额头的汗珠。
  
  印象中,那些生病的同学都会得到照顾,得到比往常更为温柔的对待。记得小学时,我特别羡慕一个患有先天性哮喘的女生,她在体育课上从不用跑步,体测训练也不必参加。她却反过来羡慕我们,因为我们没有半夜发病的危险。
  
  初中入学军训的时候,天气太热,我中暑了,站军姿时眼冒金星,双腿发软险些倒地,被同学扶到屋里休息,吹着空调,喝菊花茶水,还被教官关切地探望,哎呀,心里简直美滋滋的。
  
  上学期,乔乔打篮球时扭伤了脚,挺严重的走不成路。这下可好,他成了大熊猫——我的意思是,重点保护对象——每天进出教室都有同学争先恐后地搀扶,以至于他去上个厕所全班都一阵骚动(也挺尴尬的不是吗)。
  
  平时,谁生病了也都可以请假,即使不严重,也可以申请提前放学,不上晚自习。生病如同一种特权,让人既害怕又渴望。
  
  当然,我还是希望不要生病,因为此刻的我,感觉浑身都疼……我真切地感觉到了自己肉体的存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人健康的时候是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一旦感觉到哪里,就是哪里出了问题。感觉到眼睛,是因为用眼过度而酸胀;能准确地指出胃的位置,是因为那个地方正在疼。诸如此类。
  
  这次发烧,还让我错失了一次出去玩的机会。上个月母亲节,市图书馆举办了以“母爱”为主体的摄影大赛,物喜没什么兴趣,我硬是叫着他陪我一起参加。结果,兴致勃勃的我没有获奖,漫不经心的他倒是获了三等奖,奖品是某家连锁餐饮店的代金券。他说一半功劳归我,要请我去吃,好不容易等到端午节放假,我们约在今天。
  
  上午给他发信息说生病了,之后又没有假期,只好等中考完再去。他说代金券的有效期是这周日。我捂脸长叹:“哎……那你和别人一起去吃吧,别浪费了。”
  
  一直躺到傍晚,爸爸叫我起来吃饭,我依然毫无胃口。我大概只吃得下药。他说至少要喝点粥,不然连玩手机都没力气。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那个……你好点儿了吗?”是物喜。
  
  “没。”
  
  “我正在餐厅大快朵颐,要不要拍几张美食图片跟你分享一下?”
  
  “你说什么?!”我想怒吼,但力气不足,听起来居然还有点温柔。
  
  “开玩笑啦。我给你带了点吃的,现在到你家小区门口了,你出来取一下。”
  
  “你说什么?!”我想尖叫,依旧力气不足,只感觉脸上烧得厉害。
  
  挂了电话,我照照镜子——头发油油的,一脸病容——啊啊啊这个样子决不能去见他!不能!
  
  “谁呀?”妈妈问。
  
  “妈妈你能不能帮我去小区门口取一下……”说到这儿,我卡住了。
  
  “取快递?”
  
  “不是……”
  
  “取外卖?”
  
  “也不是……”
  
  “到底是什么呀?”
  
  “好吧,算是外卖,不过外卖小哥是我同学。”
  
  “兼职吗?怎么能收童工呢?”
  
  “不是啦……”
  
  妈妈一脸莫名其妙地出门,一脸八卦地回来:
  
  “你同学很帅啊,而且很懂礼貌。你们班的?邻班的?你们怎么认识的?让我看看他给你带的是什么:银耳雪梨粥、水果沙拉……”
  
  “谁呀谁呀?”爸爸也加入进来。
  
  我逃命似的端着饭盒回卧室了。
  
  相信我,生病是有好处的!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