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种预感,我和他会在这个端午绝交
2019-06-10 10:33:30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1.jpg
 
小 屋
  
我的小屋
  
柜子上摆着许多电影和书
  
我的小屋
  
在星星下面
  
在城市的楼群之间
  
我的小屋
  
门外有棵大树
  
风吹着树叶敲打我的窗户
  
我的小屋
  
我喜欢给你唱歌
  
我喜欢坐在门外看日出日落
 
黑夜里的眼睛望着我的全部
  
小屋你可感到我来去的脚步
  
在你的心脏里我丢不去孤独
  
  我不是说端午节不好。
  
  我其实挺喜欢端午节的,有糖粽子吃,有肉粽子吃,还有冒着灿黄油光的鸭蛋黄吃。
  
  这一天,家家户户都在门口挂一把艾草菖蒲,散发着我难得喜欢的一种香气,和奶奶脸上的雪花膏不一样的味道,不浓不腻,清清爽爽的。
  
  有的人家还会在艾草束上扎一只小布猴子,手里拎一把袖珍扫帚,小模样神神气气,不比擎着一万三千五百斤如意金箍棒的孙大圣差到哪儿去!
 
2.jpg
  
  可是今早,我借着一两道霞光眯着眼睛醒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慌了一下。
  
  是端午节没错了!
  
  我的意识迅速回归大脑,深吸了一口气凝神,然后拧拧手腕,蹭蹭脚踝,接着锁着眉,抬手摸上了脖子……
  
  “嗬——”我将那口浊气狠狠吐出来,放重身子砸回褥子里。一根都没少!五条五彩线,一根不少,服服帖帖地箍在我的双手双脚还有脖子上,系得严严实实,生怕我一个不爽利给勾下来!
  
  是昨晚奶奶趁我睡着绑的,每年都是这样!
  
  我一个打挺蹦起来,套上件衣服、捏着脖子上那根绳就往厨房蹿!
  
  我要找剪刀剪了它!
 
3.jpg
  
  我已经十三岁了,不是小孩子!
  
  你见过哪个十三岁的男生绑一身彩线的?
  
  我一早同奶奶讲过,今年不绑五彩绳了,可她像哄小孩子一样应了,全没当真。
  
  “嚯——我的祖宗哟!”奶奶一眼看穿我的意图,将我从厨房的杂物柜里捞了出来,“这可剪不得剪不得!”
  
  “小人儿家家的不懂事。”奶奶擒着我的双手往外推,“百无禁忌,百无禁忌……”
  
  奶奶成功将我驱出厨房,站在门口手脚麻利地把我身上的彩线整理平整,然后追加了一句:“驱邪避祸,长命百岁。”
  
  我彻底没了脾气。
 
4.jpg
  
  我回了自己的小屋,不肯出门。
  
  打定主意,就算是镇上的庙会摆到了家门口、舞狮队的长龙绕着自家小院儿转圈圈,也决不出去凑热闹。
  
  倒也不是委屈胡闹,就是点……别扭……
  
  我像只鹌鹑在屋子里越缩越久,刻意不听窗外事,自然也听不到院子外有人唤我。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那人已经立在我屋门口了。
 
5.jpg
  
  我的一脸惆怅被逮了个正着。
  
  自然是不肯认输的。
  
  我梗着脖子,也不刻意遮挡身上的五彩绳,假作没瞧见他,侧手从一旁抽出本书来看。
  
  动作潇洒,行云流水。借势把表情调理妥当,再停下已是面容淡定,稳如神佛。
  
  想给自己叫个好!
  
  我僵着不动,盯着那本《古事记》胡乱看了几个字却又觉得有些心虚。将余光散了散,分明看到他勾起了嘴角,又迅速压平。
  
  我演不下去了……
 
6.jpg
  
  “刚在门口喊你怎么不答应?”他轻车熟路地迈进我的小屋,坐到我身边问,“今天热闹,不出去玩?”
  
  “不去。”接着梗脖子。
  
  他曲腿坐在我身旁,胳膊搭在膝盖上,骨节分明的左手腕上缚着一根低调的暗红色细绳。不怎么显眼,但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
  
  他也十三岁!凭什么他就可以只系一根绳,我就要拿五彩线拧成一团,绑在胳膊腿还有脖子上做长命缕!
  
  更不想出门了……我把头埋进手肘里不搭理他。
 
7.jpg
  
  他一向安静,此刻仿佛也感受不到空气中弥漫的尴尬,就坐在那儿。
  
  过了几分钟,他轻笑了一声。
  
  “嗯?”我扭头看他。
  
  他虚虚点了一下我的脖子,“五彩绳很好看啊!”
  
  BINGO!十分!
  
  正中雷区!
  
  我有一种预感,我们长达六七年的友谊,怕是要在今天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不送了……”我指指屋门口。
  
  他低头笑着起身,也不辩解,利落走人。
  
  没几步,忽地转身,“听说今天能放荷花灯,一会儿去看啊?”
  
  “滚吧……”我再次指了指那道门,语重心长。
 
8.jpg
  
  他回来得很快,大概半小时不到。
  
  我正闲得发慌,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先是听到他跟我奶奶打招呼,再一抬头,就看见那人挪着四方步,僵僵硬硬地拐进了我的小屋。
  
  我愣了一下,蒙住眼睛,无话可说。
  
  他的手腕上换上了一根五彩线拧成的长命缕。不只是左手手腕,右手、两只脚踝也各自缠着。
  
  “我跟我妈说了,还是这样的好,传统。”他稍有些局促,紧跟着补了一句,“驱邪避祸,长命百岁。好彩头……”
  
  我彻底被击败。
  
  “走吧走吧。”再不打断他,指不定还要说出多好的彩头,我认了输,扯着他出了小屋,“走了,去看灯!”
 
9.jpg
  
  我的小屋,有书、有卷子、有我练琴时随手撇下的拨片,也有白墙上不小心留下的划痕,还会时不时闯进来一个,认识好多年,安安静静,却总有办法和我“共患难”的好朋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