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
2019-06-05 09:34:08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廖少云
  
1
  
  小五终于把自行车推出家门,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他把外套扔到院子里的晾衣绳上。妈妈弯着腰,正要把酱缸盖上,听见晾衣绳上的空衣挂哐啷啷响,吃力地转身看他。
  
  “带着外衣吧,要是赶上下雨呢?”
  
  “哪有雨?”小五嘴里回答着,人和车已经出了院子。
  
  院子里,酱缸布四角拴着的铁螺丝疙瘩,敲着酱缸发出叮咚脆响。院子外,小五自行车链条的哗啦声越来越远。年老的百病缠身,大早晨起来,到现在,浑身无力,弯腰扶墙,一步步蹭进屋里,要爬到炕上,闭目养神。年少的,精神头正旺着,虽然也大忙了一早晨,可是只有出了家门,才觉得美好的一天刚刚开始。
  
  这位十四岁的少年,跟比赛似的,全身肌肉紧绷着,拼命往前蹬着车。地上人和车的影子,浓黑而有力地陪着他,嗖嗖向前。车是往西面骑的,冰棍厂在西面呀。
  
  小五每天都想第一个赶到冰棍厂,批够一整箱冰棍儿,然后,跟老马太太会会眼神儿,没有意外,再往六队他的地盘去。可是呢,昨天晚上,弟弟小七,偷偷把他的自行车推出去玩,不知道骑到什么地方去了,车胎扎了两个眼儿。他不得不扒开车胎,用小钢锉把漏气的地方锉出毛茬,抹上胶水,剪块旧胶皮粘上。这么一磨蹭,就是一个多小时。这个时间,冰棍厂还能不能有冰棍儿,可就难说了。
  
  今天是个大热天,昨天大暑。北方的热天,热起来也是挺要命的,刚骑出几条院街,小五的嗓子就冒烟儿了。
  
  真是晚了,一路上,不但没看见戴白套袖白帽子的老马太太,也没看见其他几个卖冰棍儿的人。今天有没有什么新安排?一到暑假,天热,买冰棍儿的多,卖冰棍儿的也多,老马太太让年轻力壮的,都骑车往岗上去,岗上虽然远,但是每只冰棍儿可以加二分钱。
  
  冰棍厂墙外的一排大杨树,远远地就拍巴掌,哗啦啦催促小五,心急火燎的小五,没有像往常一样下自行车,推车进院子,只稍微减了一点速度,直接拐进院子,于是,他就和正往外走的姐妹俩撞上了。
  
  “你没长眼睛啊!你的眼睛是冒气用的吗?”
  
  那个小不点妹妹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扶自行车,一边朝小五骂。她们的自行车也是破旧的大永久,高高的车把到妹妹脖子那儿。
  
  小五也摔得不轻,他是向水泥门柱子那边倒的,水泥柱子上粘着时髦的水刷石,尖牙利齿般,把他的左胳膊和左边的脸,都擦出了血丝道。但他没有回嘴。他的注意力,被对方自行车上的大白箱子吸引了,那是一个比他冰棍箱大得多的箱子。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小五皱起眉头,然后,他看见了从地上爬起来的姐姐的眼睛。
  
  “妹妹!冰棍儿没事吧?撞到谁了?没把人家撞坏吧……”姐姐问。
  
  “没事!哼!快走吧!” 妹妹推车在前面走,姐姐扶着冰棍箱子,在后面跟着,从小五身边走过去。
  
  又来了一个卖冰棍儿的,看样子,她们不是去岗上卖的。在场部卖?她们可不敢,老马太太再心善,也不会让出自己的地盘。她们会去哪儿卖呢?希望别去六队……都怪自己来得晚。
  
  真是诸事不顺,小五只上了三十八根冰棍儿。
  
  冰棍厂墙外的那排大杨树,又哗哗哗使劲儿鼓掌,催促小五快些上路。小五拐到井房外面的水龙头那儿,把自行车靠墙放稳,头伸到龙头下,咕咕喝饱了水。不知道什么原因,冰棍厂的水又凉又甜,带着冰棍儿的香精味儿似的。虽然脸和胳膊擦伤的地方有些疼,可小五的心情又好了起来,这一肚子凉浸浸的水,够他在毒太阳下面顶一阵儿了。
  
  阔展展的天空,万里无云。天蓝得发黑,空气热燥燥的,好像前天没下过整整一天的大暴雨。气温不降,反而升高了许多,有三十多度吧,真是一个卖冰棍儿的好天。
  
  出场部,往南,沙土公路笔直笔直的,路旁开着朵朵金黄色的蒲公英花。路沟外侧,对称栽种着丁香和水曲柳。林带外侧,是茂盛的田地,麦子、豆子、玉米,都生机勃勃地长着。地里,有挥汗如雨干活的人,小五从来不停下向他们招揽生意,下地的人谁带钱哪?再有,他们肯定都会用大白塑料壶,带着满满的凉井水呢。
  
  已经卖十多天冰棍了,从放暑假就开始卖,去掉下雨天,小五赚来的钱,买了一次肉,买了一次油条豆浆早餐,还剩下十多块。并且,他用冰棍儿换回来二十几个蛋,鸡蛋鸭蛋鹅蛋都有,解决了家里的菜荒。再过几天,菜园里的黄瓜、西红柿、茄子什么的,就能下来了。他的辛苦,给家人们换来十几天的好饭食。
 
1.jpg
  
  今天冰棍上得少,卖光了就早点儿回来,顺道去水库洗个澡,摸点蛤蜊,晚上家里就能吃蛤蜊肉炒青蒜叶。小五为自己的好主意暗暗高兴,为自己的暑假生活丰富多彩而暗暗高兴,为帮家里做这么多事情而暗暗高兴。
  
  可高兴没多久,他看到了那个醒目的大白箱子——在前面骑车人的货架上,明晃晃地蹲着。冰棍厂门口那对姐妹,还真是要往六队去卖冰棍儿啊。小五加快速度追了上去。“是老马太太安排你们去的吗?六队是我的地盘呀。”他要问她们。
  
  姐妹俩骑得并不快,虽然姐姐比小五高一头,应该是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了。
  
  小五和她们并肩而行了。“干啥都有个先来后到!”他扭过头去,刚要开口,目光和坐在横梁上的妹妹相遇。让小五不忍开口的是,妹妹又大又亮的眼睛里,不再是刚才在冰棍厂门口相撞时的气势汹汹,而满含担心和焦虑,甚至有一点点理亏。
  
  “你也去六队卖冰棍儿?”妹妹先问了。
  
  “啊。是老马太太答应你们的吗?”小五问。
  
  妹妹把脸扭过去。
  
  “谁呀?”一直聚精会神看着前面路的姐姐问。
  
  “停下!”没等姐姐减速,妹妹身子一缩,就从车梁上溜到地上,好像这样的训练有过一百次。只见她闪身站好,扶住冰棍箱,朝姐姐喊:“快骑——快骑,谁先到,谁先卖!”
  
  骑车的姐姐像一匹听话的马,高昂着脖子,浑身抖动着,往前蹬车。妹妹撒开腿跑起来,一下子把小五落在后面。小五张大嘴巴,愣了一愣,也加速蹬车,很快他就冲到了前面。他比往冰棍厂去的时候,骑得还快,又肥又大的白背心在他后背鼓了起来,就像青蛙的肚子倒过来了。
  
  小五一鼓作气,溜下了两里多长的下坡,平常他推车走一半儿,才会溜下去,这个坡太陡了,溜不好,会摔得人仰车翻。有下坡,就有上坡,上坡也有一里多,平常他也是骑一半儿,推一半儿,可是今天他拼了命了,一口气快蹬到坡顶,肺疼得要撕裂了似的,才下来。他喘着粗气,回头看他的竞争对手。咦,人呢?他第一眼没看到她们。正奇怪呢,发现在下坡一半的地方,姐妹俩从路边高高的野草丛里钻出来,往公路上抬自行车。自行车抬到路上以后,两个人又下去,把白晃晃的冰棍箱抬上来。
  
  “还想跟我比?不如趁早回家。一个小毛丫头,一个大瞎子,卖什么冰棍呢?”小五大声说,他知道她们听不见。
  
2
  
  姐姐和妹妹把冰棍箱抬上公路,重新绑到自行车货架上。
  
  姐姐还没有完全失明,她能看见亮蒙蒙的天,绿蒙蒙的草,紫蒙蒙的妹妹。妹妹穿着和她一样的紫花半袖上衣。姐姐能看见白蒙蒙的冰棍箱子,黄蒙蒙的车轮前的一段沙土路。
  
  妹妹在自行车后面催着她快骑,她就拼命骑,等她感觉到在下坡,想下来的时候,又害怕踢到后面的妹妹,她一边捏车闸,一边把一条腿拖到地上,增加阻力,这么走了一段,自行车忽然开始不听话地往前冲。妹妹没提醒姐姐下面的坡更陡了,而是哈哈大笑着,飞跑起来。这个还不怎么懂事的孩子,居然想着这样会省力气,能很快跑完下坡路。转眼工夫,自行车到了半坡,车把开始摇晃起来。转眼之间,姐妹俩连同自行车,一起摔进了路边的高草丛里。
  
  姐妹俩都受了伤,但是姐姐摔得比妹妹重,好在野草又高又茂密,泥土软和,胳膊和腿都没骨折。妹妹推车,拉伤脚筋的姐姐一瘸一拐跟在后面。走了一会儿,妹妹停下来要喝口水,她们带了一背壶凉开水。
  
  “姐,你吃根冰棍呗。你摔得怪疼的。”看见姐姐把自行车接过去摸到水壶递过来,妹妹说。
  
  “我不疼。你想吃吗?”姐姐问。
  
  “冰棍也有没摔坏的,我不吃了。”妹妹说。
  
  其实,小姑娘非常想吃一根冰棍儿,如果不是非常想吃冰棍儿,她怎么会赞成姐姐卖冰棍儿呢?从六一儿童节到放暑假,她就没吃过冰棍儿。但她知道,如果有压碎的,没卖完的,她今天肯定能吃上一根,甚至是两三根。
  
  她轻轻咽了一口唾沫,用假装高兴起来的语气喊:“没多远了,能看见六队的房子了。”
  
  “胜利在望!”姐姐也假装出高兴的语气。她主张来六队卖冰棍,大家都知道六队人最有钱,他们这里的几个大家庭农场,是全场的模范。
  
  “你不怕遇到同学吗?”妹妹问,昨晚她就问过。
  
  恰恰是,六队只有姐姐三位同班同学,也不能就那么巧,全蹲在家里,等姐姐来卖冰棍儿。就是看见她卖冰棍儿,心里看不起,还能站在大街上喊吗?姐姐不怕。姐姐怕不认识的小孩儿,偷冰棍儿,抢冰棍儿,跟着她身后,喊大瞎子。所以,姐姐让妹妹陪着她,她需要妹妹两片锋利的小刀子嘴唇儿,来保护她。她需要妹妹那双好眼睛,到冰棍厂领冰棍儿看清楚,收钱时看清楚。
  
  恰恰是,姐姐害怕妹妹不好意思跟她一起走街串巷。妹妹说,反正你也不准备上高中了,你眼睛越来越看不见了,你自己去吧!我可不去。不然,等我上中学,遇到那些学生,知道我卖冰棍儿,笑话我,我可不干。但是妹妹想了一会儿就想通了,说:“你答应我,咱们卖了冰棍儿,就去买豆油。”
 
2.jpg
  
  她们家赊豆油吃,有好几个月了,妈妈没了以后,家里的日子就乱糟糟的,越来越难。彻底断油,是一周前,爸爸去打羊草卖,一点儿油腥见不到,出的是大力气,胃里天天火烧火燎的。前天,姐姐到小卖店赊了二斤酱油,回来,姐俩要用酱油炒个菜。酱油倒进热锅,咕嘟嘟泛起花,掌勺的妹妹惊喜极了,高声喊姐姐快放菜、快放菜。姐姐把洗好的一盆儿小白菜倒进锅里,熟悉的“刺啦啦”爆锅声,引得姐妹俩直咽口水,恨不得跳起来。一会儿,姐姐闻到了淡淡的苦味儿,焦煳味儿。不会是火太大了吧,菜煳了……姐姐喊妹妹赶紧添水,把菜炖熟。
  
  酱油炒菜是苦的,没法吃,爸爸没舍得倒,全吃了。姐姐把自己小书箱里零七八碎的东西倒出来,去后院问了好几家,借了半罐白油漆。她不准备上高中了,早晚得自谋生路,为这个家庭出力。能得到现钱的,她能干的,只有卖冰棍儿了。厚得起脸皮,吃得起辛苦,担得起惊吓,虽然每一个卖冰棍儿的都说自己不赚钱,可不赚钱,每年夏天,他们还不是都在卖?
  
  姐姐听说卖冰棍儿分片儿,胆战心惊来到冰棍儿厂,管事儿的老太太说,只要不在场部卖,去哪儿卖都行。全场有二十多个生产队,但是,岗上那些,翻山越岭,公路盘旋,就别提了。离场部近的,只有三个,五队、九队、六队。姐妹俩家住五队,她们不敢在本队卖冰棍儿,为给妈妈治病,她家几乎借遍了全队,一箱子冰棍儿给谁家,都不够还债的。九队离场部才四里路,不务正业的人多,风气不好。六队呢,再往前走,还有七队,是最理想的卖冰棍儿的地方。
  
  姐妹俩在冰棍厂,被数落、嘲讽、轰撵……直到最后,有人说去六队卖的那个孩子还没来,可能是生病了,老马太太才开恩,让她们去六队卖。可没想到,人家又来了……还手脚麻利地跑没影了,她们能不慌神儿吗?
  
3
  
  农场生产队的住房,和场部差不多,红砖墙,灰白瓦。一栋栋,横竖成排。站在一栋房随便哪一家门前,扯嗓子喊:“冰棍儿——卖冰棍儿——”“五毛钱一根,冰棍儿——”“鸡蛋鸭蛋鹅蛋换冰棍儿——”一大栋房三四十户人家就都能听见。只要他们走出院门,一招手,卖冰棍的,就可以看见,就可以骑车到他们跟前去。
  
  走完一栋房,小五很快卖出了十多根冰棍儿。他不是随便走的,在六队卖了十多天冰棍儿,他知道哪些人家有钱,哪些人家看着日子不错,可不舍得买冰棍儿吃。他推着自行车,往第四栋房走去,全场的模范大组长老徐家,就在那栋房的东面,挨着公路边儿。快到中午了,他家人多,他家要不不买,如果买,哪次都会买二十根左右,他家二当家的,站在冰棍箱子跟前,三口两口就能吃掉一根冰棍儿,好像圆鼓鼓的肚子里全是火似的。今天这么闷热,他们家准会买。没走几步,小五的车被一个孩子拦住了。
  
  小五认识这个孩子,是东山养猪的盲流户家的,八岁,还没上学。大热天的,总穿着一件又脏又破的旧长裤,上身的长袖线衣,前胸的污渍发出亮光,领口和袖口,破破糟糟的。每次来六队,小五都能看见他,他闻声而来,一路跟着小五。小五骑上车,他就在后面跑。小五停下来,他也停下来。小五回头看他,他赶紧假装没事,蹲到地上挖沙子、薅草,或者用小石子打鸡打鸭。开始,小五想,跟着就跟着吧,闻闻,又不能把冰棍儿闻化,但是,买冰棍儿的,似乎不愿意看到这个脏孩子热火般的目光。小五再看他,眼里就是责备,甚至有一次呵斥他:“你跟着我干啥?”脏孩子停下了,可过一会儿,又跟上来,好像自己是一个身不由己的铁片儿,而小五的冰棍箱子,是一块大磁铁。
  
  没钱买,用蛋换也行,小五告诉那孩子。下次去,小孩儿黑亮亮的额头上鼓起一个肿包,眼皮肿得像水铃铛。小五送给他一根冰棍儿。再下次,发现他手里攥着那个冰棍儿棍,时不时用舌头在上面舔舔。小五心里忽然十分懊恼,再也不想多看那孩子一眼。
  
  “你等等。”孩子用手按住小五的自行车把。
  
  他俩第一次离这么近,能闻见彼此身上被阳光炙烤出来的味道。
  
  “野鸭蛋换不换?”男孩儿充满期待地问。
  
  小五叹了口气。男孩儿撒腿朝路边的草丛里跑去,很快,用衣襟兜着几只蛋回来。小五朝男孩儿怀里看看,是野鸭蛋,五个,小小的,绿莹莹的,被擦得干干净净。
  
  五个蛋都喤喤响,是臭蛋。小五生气地朝男孩儿摇摇头,推车继续往前走。男孩儿在身后哭了起来。
  
  小五骑上自行车,想早点离开那哭声。
  
  可远远的,他又看见了那只大白箱子。真是大意了!老徐家挨着路边儿啊!虽然隔着一条深深的路边沟,可是如果想从路上直接过来,也是能过来的啊。
  
  “那个小伙子,来,快来——”老徐的胖老婆神情疲惫地在屋门口喊。她们家房子刚刚大翻新过,窗是最时兴的大玻璃窗,外墙是豆绿色水泥粘白水刷石,瓦是白色大石棉瓦,院子垫高了,还没盖围墙,门口砌了三层台阶。老徐婆子举着炒菜铲子,穿着花围裙,站在台阶上,准是她看见这对姐妹,喊她们爬沟过来的。
 
3.jpg
  
  “她们的冰棍儿,还有你的,全包了!便宜点儿……等我去拿个盆——”
  
  “大姨,便宜点儿是多少钱?”姐姐问。
  
  “六分钱一根!”老徐婆子说。
  
  “六分可不能卖!”小五说。
  
  “你们呢?卖不卖?”
  
  “不都是卖一毛钱一根吗?大姨,给我们长点儿吧,我们今天是第一次卖冰棍儿,我们姐俩起早从五队来,我这眼睛……”
  
  “行了行了!不卖就都走吧,我还得炒菜呢……他们非要吃,就去场部冰棍厂批发去。六分钱!送到门口的六分钱买不下来?谁又不是傻子……还要把盆坐进桶里,用刚从井里打上来的凉水镇着……我有八只手啊!”老徐婆子转身钻进屋去。油锅爆锅剧烈的刺啦声,铁铲子的哐当声,从宽阔的大门里传出来。一股带着肉香味的菜香,跟着一股白色的水汽也汹涌而来,扑向台阶下三个孩子。
  
  “白耽误我们工夫!”妹妹吃力地在暄软的沙地上掉转车头。
  
  “昨晚担心阴天,做梦下雨打雷,后半夜就没怎么睡……天没大亮,就到冰棍厂了,排队,央求管事的大姨……又摔了跟头……这家大姨再抬高二分,咱们也不白跑。第一天卖冰棍儿,见好就收,可六分太少了……快走!快走!要是不在这儿耽误,咱们都快到七队了……”妹妹走出去几步了,姐姐一时摸不清方向,走到小五跟前絮叨。
  
  在她干瘦的脸上,小五看到一种熟悉的神情,那是妈妈脸上常常出现的神情,悲伤的嘴唇紧紧闭着,极力向上拉着两只嘴角,似乎在告诉别人,她还能坚持下去,不要为她担心。只不过,妈妈的眼睛是清亮的,像要从冰锥上滴下来的那滴水,而这个大自己几岁,面貌苍老,五官扭曲的姐姐,她的双眸上,像蒙了一层永远不能融化的霜雾。
  
  “你们在这儿卖吧,我去七队。”小五下了决心。姐妹俩脸上都露出喜色,就在这时,一辆泥糊糊的小摩托车开过来。“二当家的回来了!”小五故意说给姐妹俩听,他认识裤子上全是泥浆和草汁的骑手。
  
  “你今天还真来了!太好了!咦,今天来了两伙人!”二当家的熄火,下车,挺着圆滚滚的肚子,朝小五走去。他用被草汁染得又黑又绿的手,抓起小五冰棍箱子的小圆盖儿,往里面瞅瞅,然后朝屋里喊,“嫂子,卖冰棍儿的来了,你没听见啊?幸亏让我堵住了……你们两伙加起来够一百根吗?全包了,全包了啊……”
  
  二当家说着,就往屋里去了,姐妹俩和小五都感觉到了希望。说不定他会给一个公道价。
  
  二当家的挺着肚子出来,果然说:“一毛钱一根就一毛钱一根呗!我做主了,让他们送到地里去,到地里,查数给钱。”
  
  屋里,他嫂子说着什么,他又回头说:“让他们先去吧,小孩子多走几步路,又累不死……我哥怕不到天黑就下雨……今天中午就不休息了,八十多个人,一口气干到头儿!嫂子你再煮八十个咸鸭蛋……说发冰棍儿,就得发……今天露水太大了,大伙都没少遭罪,你看我这身上,一早到现在还没干,我得换换衣服……”
  
  二当家没过来吃冰棍儿,反正一会儿他也会把饭菜送到地里去,到时候再吃吧,说不定,他比几个孩子先到地头呢。半个小时候后,他把两个带盖的菜桶提到院子里,一左一右,绑在摩托车后面,又把装着馒头和咸鸭蛋的纸箱绑在摩托车货架上。
  
  “来雨啦——”他嫂子站在台阶上,向南面天空看去,“这不眼瞅着来雨啦!我就说,早晨的雾散得太快,还得有大雨,今天别雇人……你看看,那雨不是下上啦?”
  
  二当家的抬起头,果然,一片浓云从山后冒出来,正把白蒙蒙的雨丝缓缓地洒向南山。他把饭菜卸下来,往屋里提。
  
  “他们去了——卖冰棍的去了——”脏孩子从门后闪出来,对老徐婆子说。
  
4
  
  雨后的田间路,铺砂石的地方,摩托车能骑过去,有的地方,被雨水冲断了,又细又软的黑泥横在路上,推车勉强能走过去。二当家只告诉孩子们他家地里全是人,老远就能看见,却没告诉孩子们,那条路有多么难走。
  
  小五兴致勃勃地在前面带路,他知道老徐家的地,在去七队的路上能看见,那是一片山坡上的开荒地。从公路上下去,穿过三块地,就能到那儿了。
  
  他们在公路上走的一里多路,是骑在车上的,下了公路,车就不能骑了,田间路被大胶轮压得稀烂,翻起黑乎乎的泥浆,车辙深的地方,汪着浑浊的泥水。
  
  他们走完一块地,那是一块麦地,麦子正灌浆呢。麦壳是黄绿色的,麦穗纹路是蓝色的。一只只绿肚子金翅膀的大肚子蝈蝈,抱着麦穗吸食麦浆,不舍得撒手。蓝翅膀的蜻蜓,立在麦穗尖上,也在饱餐。成群的白菜粉蝶,从草丛里飞出来,在车辙压出来的水洼边上,飞上飞下,好像在照镜子。
  
  小五已经知道姐姐叫大梅,妹妹叫二梅。姐妹俩也已经知道小五的小名叫小五,不是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五,他们家是跟伯伯家男孩儿一起排的,他是家里的老三。
  
  小五知道大梅姐妹只上了不到六十根冰棍儿,因为她们家的全部积蓄不到三元钱。
  
  大梅姐妹也知道了小五爸爸托人找了老马太太,才从一个大人手里接过六队这个地盘儿。
  
  他们也商量好了,今天卖完这些冰棍儿,明天,他们一起来,小五先去七队卖,姐妹俩在六队卖,把地盘占着。如果七队卖得快,小五就骑车回来取她们的冰棍儿,不用回场部了……再以后,大梅有时多带一份午饭,作为对小五的酬谢。一会儿送完冰棍儿,小五准备去水库捞蛤蜊,多了,就分给她们一些……
  
  “是不是要下雨啦!”姐姐忽然站住,“我闻到雨腥味儿了。”
  
  小五扬起脸,望向太阳,太阳还是金灿灿、毒辣辣的,但是,在它下面,刚才还只有几朵白云的天边,长出了绵绵不断的灰云,最黑的一大堆乌云,已经拉下了雨丝,眼看着,就飘到南山上了。真的要下雨了!
  
  好像要让姐姐抓紧决断似的,一阵雷声隐隐传来。
  
  “老徐家的地还有多远?”姐姐惊慌地问。
  
  “就在前面,我看见了!”妹妹把手里的蜻蜓放了,用手指着远处。
  
  妹妹指的那块地,那几百亩的黄豆地,确实是老徐家的开荒地。小五看见地里小蚂蚁一样的小人儿,一个个往外跑了,一辆火柴盒那么大的红色胶轮车,顺着山边的路,往前开着,要和那些人会和。跑什么呢?再坚持坚持,也许会刮来一阵风,把那块下雨的云吹走……小五焦急地想。
  
  “我们就在这儿把车拦住,让他们把冰棍儿要了——”
  
  密集的雨点儿,打断了小五的话。
  
  姐姐从车座下抽出一块塑料布,在头上张开,喊:“过来!你俩都过来!”
 
4.jpg
  
  两辆自行车并在一起,三个人躲在塑料布下。巨大的雨点砰砰砸在他们头上,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一声巨雷,滚到了他们头上。
  
  “到林带里去。”姐姐推小五带路,三个人抬着两只箱子,跑到防风林带里。
  
  这是一场大雨,但是开始的半个小时,还不至于使道路无法通行,所以,老徐家抓紧开车出地,晚一会儿的话,车就难出来了。两辆自行车,先后倒了,姐姐没让小五他们去扶。自行车可以堵住胶轮车,只要车一停,他们就会把冰棍儿箱子交给老徐,冰棍儿是他们包的,包了,就是下雨了,不热了,也得要,也得给钱。
  
  但是,那辆胶轮车的轰轰声,在雷声的间隙里,居然听不见了。雨哗哗下着,孩子们并没有着急,也许是车在泥里打误了,也许是大人们害怕雷击,下车避雨……
  
  大约是下午一点钟,老徐家的雇工,顶着雨下了胶轮车,跑回各自家中。雇工里,有老头,也有老太太。有健壮的青年妇女,也有放暑假的学生。他们急匆匆跑回家去,要洗洗澡,换上干净衣服,吃口热乎饭。说好今天中午东家管饭,两个肉菜,还有冰棍儿,因为一场暴雨,成了泡影。早知道有这场雨,挨了这顿浇,别说老徐家雇人时许诺每人发一根冰棍儿,就是许诺每人发一支大雪糕,也不能去啊。何况,老徐怕走田间路陷车,走了山边那条山路,车还侧翻了呢。
  
  一车厢里,满满站着八十多个人,没有一个受伤,真是福气。但是老徐还是后怕得要死,他就是大胶轮车的司机。回到家,他让弟弟拿出烧酒来,喝了一下午。慢慢的,哥俩的后怕变成了抑制不住的喜悦,豆地最荒的地块,突击出来了,差一点儿,就全部拔完大草了,旱谷涝豆,下雨好啊。
  
  雨断断续续下着,天早早黑了。
  
  “你们没买冰棍儿吗?”徐大娘坐在灯下,摆弄明天给雇工开的一堆钱,忽然想起那几个孩子,推醒了老徐。
  
  “冰棍儿……冰棍儿……快给我拿一根来!”浑身酒气的老徐哼哼着。
 
5.jpg
  
  “那些孩子呢?东山那孩子说,他们去地里了……那几个卖冰棍儿的孩子,可别被雨拍在地里了?”徐大娘推醒二当家的。
  
  二当家的忽地坐起来,两眼望着黑乎乎的窗外,很久才回过神来:“他们……可能是被雨浇回来了吧,这点儿雨没事,孩子们皮实着呢……浇回来……浇回来他们得来送冰棍儿,得算钱啊……天都黑了……他们可能根本就没去地里……”
  
  二当家的又躺下了,他的酒劲儿还没过去。
  
  泥泞的院街上,老徐婆子打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走着,田野里的青蛙呱呱呱唱起了夜歌,不远处的河水轰轰作响。老徐婆子的眼前,交叠着越涨越高的浑黄河水和沉浮在水流漩涡里的白色冰棍儿箱……一时间,她的眼泪几乎就要喷出来,恨不得自己飞起来……昏黄的手电光柱里,出现了一个小孩儿,她加快脚步:“孩子,你下午看见那三个卖冰棍儿的,有一个叫小五,还有一个瞎姑娘,带着妹妹,是都往我家地里去了吗?你亲眼看见了吗?”
  
  孩子点点头。
  
  “那……那你看见他们回来了吗?”
  
  “他们走过去啦,刚走过去,他们三个一起回家啦。”孩子满脸欢喜地把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来,往公路方向指。他的手上,拿着一把白亮亮的冰棍棍儿。
  
  刚走过去?这几个可怜的孩子,一下午在哪里躲的雨?有没有吃午饭?他们摸黑往回走,还得走多久才能到家?那两个女孩儿,家还是五队的……虽然满腹担心,可是她松了一口气。不错,孩子们皮实着呢!她知道,她自己,也是从孩子一步步长大成人的。她也知道,那一段长长的回家夜路,除了他们自己,别人谁也不能代替他们走过……
  
  夜空中,几颗金色的星,从云缝里露出来,亮晶晶地眨着眼。
  
  “月亮月亮快出来!帮他们照个亮……”老徐婆子,一边在越来越响的蛙声里往家走,一边出声地祷告,似乎那云朵后的月亮,能听见似的。似乎,那月亮听见,会把她的祝福和关切,转达给那些孩子似的。
  
摘自《儿童文学》(经典)2019年6月刊
绘图:赵光宇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