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离主义者
2019-06-04 10:41:10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
  
  “参议员想要金属;人类总是要金属。”医学工程师对医生说,“你完全不必劝说了。”
  
  “我一定得试试看,对我而言,这是个妥当与否的问题。”医生却坚持道。
  
  电动轮椅将病人送了进来,他脸上挂着一副暴躁的表情。医学工程师关门离开,让病人与医生单独交谈。
  
  “我必须请你做个决定。可以为你植入的电脑心脏共有两种选择,金属的或……”
  
  “塑胶的!”病人气急败坏地说,“那是不是你要给我的另一个选择,医生?便宜的塑胶心脏,我不要那种东西。我已经做出决定,我要金属的!”
  
  “可是……”
  
  病人眯起眼睛:“你是在试图告诉我,塑胶心脏比较优秀?”
  
  “这要视病人而定。根据我的看法,就你的个案而言,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我们不太喜欢‘塑胶’这个词,它是纤维电脑心脏。”
  
  “在我看来它就是塑胶的。”
  
  “它的材料不是一般所谓的塑胶。”外科医生无比耐心地说,“它是聚合物没错,但它远比普通塑胶复杂。它是一种复杂的蛋白状纤维,设计得尽可能模仿人类心脏的自然结构,例如你胸腔中那颗心脏。”
  
  “正是如此,而我胸腔中那颗人类心脏已经损坏,虽然我还不到六十岁。谢谢你,我不要另一个像这样的,我要换个比较好的。”
  
  “我们都想帮你换个比较好的。纤维电脑心脏会比较好,它的预期寿命有数世纪,而且绝对不会引发过敏……”
  
  “金属心脏不也是这样吗?”
  
  “是的,没错。”外科医生说,“金属心脏是钛合金制成的……”
  
  “而且它不会损坏?而且它比塑胶的坚固——或说纤维的,或不管你要叫它什么?”
  
  “没错,金属的质料是比较坚固,但机械性强度不是问题的重点。它的机械性强度不会对你特别有好处——因为心脏被保护得很好。任何有办法触及心脏的物件,即使心脏抵得住它的冲击,也会因为其他原因置你于死地。”
  
  病人耸了耸肩:“假如我折断一根肋骨,我也会换一根钛金属的。更换骨骼很容易,任何人随时都能接受这种手术。我要多少金属就会有多少金属,医生。”
 
1.jpg
  
  “如果你这样选择,那是你的权利。然而职责所在,我必须告诉你,虽然金属电脑心脏从未发生过机械式故障,却有若干曾经发生电子式故障。”
  
  “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它是个电子装置,负责调节心脏的心律。它必须包含一整套微型装置才能改变心脏的节律,以配合病人的情绪和生理状态。有时该处出了问题,在问题解决前病人就死了。”
  
  “我从未听说过这种事。”
  
  “我向你保证它会发生。”
  
  “你是在告诉我它常常发生?”
  
  “绝对不是,这种事非常罕见。”
  
  “好吧,那么,我愿意碰碰运气。塑胶心脏又如何呢?它里面就没有整律器吗?”
  
  “当然有。可是纤维电脑心脏的化学结构相当接近人体组织,它能对人体自身的离子及激素控制做出反应,所需要的复杂机件远比金属心脏的简单得多。”
  
  “可是,难道塑胶心脏从未脱离激素的控制吗?”
  
  “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因为你们使用它的历史还不够久。是不是这样?”
  
  医生迟疑了一下。
  
  “这点没错,纤维心脏的历史没有金属的那么久。”
  
  “那就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医生?你怕我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机器人……或是照公民法通过后世人对他们的称呼,变成一个金属人?”
  
  “金属人本身没什么不好。正如你所说,他们都是公民。但你不是金属人,你是人类。为什么不安分做个人类呢?”
  
  “因为我要最好的,而那就是金属心脏。你一定要办到,你是最好的外科医生。”
  
  医生点点头:“好的,你得签几份必要的许可文件,然后我会为你植入一颗金属心脏,让换心手术顺利进行。”稍后,双层门再度打开,电动轮椅带着病人驶向等在外面的护士。
  
  医学工程师走了进来:“病人的决定是什么?光看你的脸,我可无法判断。”
  
  医生正埋首办公桌,在病历中敲下最后几项。
  
  “正如你的预料,他坚持要金属电脑心脏。”
  
  “毕竟,它比较好。”
  
  “好不到哪里去。它问世的历史较久,仅此而已。自从金属人变成公民后,人类社会就肆虐着这股狂热。大家普遍有这种古怪的欲望,想让自己变成金属人;他们渴望获得想当然的物理强度和持久性。”
  
  “这不是单向的,医生。你不跟金属人打交道,但我有机会,所以我知道。前两个来接受修理的金属人都曾要求使用纤维元件。”
  
  “他们如愿了吗?”
  
  “其中之一只是需要更换肌腱,用金属或纤维没什么差别。另一个则想要一套血液系统,或是和它相当的系统。我告诉他我做不到,除非用纤维物质完全重建他的身体结构……我想总有一天会做到这一点:金属人根本不是真正的金属人,而是一种血肉之躯。”
  
  “你不介意这个想法?”
  
  “为何介意?此外还有金属化的人类。如今地球上有两种智慧生灵,何必这么麻烦呢?让他们彼此趋近,最后我们将无法分辨两者的差别。我们为何想要分辨呢?我们将拥有两者的精华:人类的优点和机器人的优点集于一身。”
  
  医生这回的口气异常急切:“你将得到的东西不是兼容并蓄,而是两头落空。若说一个人会对自己的结构和身份格外骄傲,因而不愿被异质物件冲淡,这难道不合理吗?”
  
  “这是分离主义者的说法。”
  
  “是就是吧。”然后,医生以冷静的口吻强调,“我相信人人都该安分守己。我不会为任何原因改变一点自己的结构,如果有什么绝对需要更换的,我会尽可能换个和原来的本质最相近的。我是我自己,也很高兴当我自己;我不会当任何别的东西。”
  
  他说完了,现在必须开始进行手术准备。他将坚固的双手放在加热炉中,让它们达到暗红的炽热状态,这样便能百分之百消毒杀菌。虽然发表了许多激烈的言辞,他的音量从头到尾未曾升高,而在他闪亮的金属脸庞上,照例没有流露一丝表情。
 
2.jpg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