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啥卷子啊,赶紧写同学录去!
2019-05-24 15:50:18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1.jpg
2019年5月23日   天气:多云
  
  距中考还有一个月,别的班都沉闷压抑,我们班倒好,成百上千张同学录哗啦啦满天飞,每个人都兴致勃勃满面红光,喜庆热闹,跟过年一样。写同学录是整个毕业季我最期待的事,相比之下,拍毕业照什么的都弱爆了。
  
  同学录是一对一、半私密的,有种写信的感觉。挖掘回忆的过程中总能遇到惊喜,“原来我们一起做过这么多有趣的事啊”“刚认识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想理我”“那个约定你还记不记得啦”之类的感慨层出不穷。最喜欢的,是故意写下特殊的词语或者暗号——只有对方能看懂的梗——这种默契的感觉太美妙了,我沉溺其中不能自拔。通常,写完一张同学录,我就会对这位同学增添一份好感,对我们共同陪伴的三年时光多一份留恋。但这是一项规模浩大的工程,我写了好几天还没写完……
  
  我的同学录也全发出去了。小暖是第一个写好的,超级煽情;大芒的字太丑了简直不想给他(但还是给了);俐俐这个拖延症声称要再酝酿几天;班长、乔乔、小莼那几张我也好期待;还要让老师写寄语啊,有点紧张不敢去;虽说不在一个班,也必须让物喜写一张!
  
  也有人不爱写同学录,把这当做额外的作业,懒得动脑,不想浪费宝贵的复习时间,或者对那些同学确实没什么感情,无话可说又不好意思拒绝,索性写两句官话套话,随随便便打发掉。
  
  这几天,每到课间,大家就抱着同学录满教室乱窜,像推销员不由分说地发传单,像老师们慷慨地发卷子,刷刷刷,一张张,只觉铺天盖地满眼都是同学录的页子。更有趣的是,每个人收到的几十张页子几乎没差别,为了弄清到底是谁发的,我们发同学录之前都会在左上角写上自己的名字。
  
  之所以会有如此盛景,是因为我们班的同学录是统一买的,人手一本。忘了是谁最先提的,反正多数人举手赞同。这样做,一是觉得更有纪念意义,全班人在同样的纪念册上写下共同的记忆;二是为了省钱,批发价比零售价便宜多了。虽说不想买的同学可以不买,但大家都交钱买了,个别同学还是随了大流。
  
  那么谁去采购呢?几个班委不常逛文具店,对这些东西不熟悉,我和小暖便陪着他们跑了好几个地方,终于选出相对符合男女生共同审美的款式,磨破了嘴皮子,尽可能把价格压到最低。总之是费心费力费时,特别是在临近中考的阶段。但为了班级,我们都愿意做出一些牺牲。
  
  可是今天,我和小暖却偶然听见有人在背后议论,说班委们做这些事可能另有所图,说不定吃了回扣。WHAT?岂有此理!我气不打一处来,居然有人会这样想!好心当做驴肝肺!震惊,愤怒,心寒,委屈……正当我准备冲上去理论一番,小暖及时拽住了我。她最怕冲突和尴尬。我只好强忍着没动,直到那两个同学毫无察觉地慢慢走开。
  
  班长得知后比较冷静:“好吧,她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实在不能理解,她们怎么会有那种想法!是怀疑我们的人品吗?大家都同窗三年了……”我气得想要掀桌。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咱们内心坦坦荡荡,无愧于心就行了。”
  
  我气咻咻地摇头:“她们居然那样想……”
  
  小暖和我一样摇着头。我们都不习惯恶意地揣度别人。凡事都从善意的角度去理解,信任不怀疑,内心明亮而愉悦。
  
  “是这样的,”班长说,“虽然我也很生气,但能理解她们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咱们班和谐美好,大家天真单纯,彼此信任,这没问题。但社会上并非如此。吃回扣这种事,可以说是很普遍的。”
  
  我很惊讶:“我理论上知道会有这种事,可总觉得很遥远,在另一个世界,与我无关。”
  
  班长说:“她们的父母可能经商,或者在其他人际关系复杂的圈子里。如果从小耳濡目染,她们自然会产生这样的怀疑。”
  
  “好吧……那也不能怀疑同学呀。”小暖丧丧地说。
  
  “怀疑别人,这也没错,如果她们曾经被欺骗过,就不敢再轻易相信别人。你们很容易相信别人,是因为被保护得很好。”
  
  顿时觉得自己还挺幸运的……
  
  “没关系,反正咱们没做亏心事,”班长拍着胸脯,“我内心坦荡,像一片草原。”
  
  不明所以的大芒走过来,碰巧听到这句话,接道:“我这儿有几匹野马,能放你那儿溜溜吗?”
  
  刚刚的愤怒在大笑声中落幕。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