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可以吃动物吗?
2019-04-12 11:24:04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高源
2019年4月11日   天气:阴转晴
1.jpg
  我怀疑物喜背着我偷偷长个子。去年刚认识的时候,他明明跟我差不多高,甚至还比我矮一点儿。这才不到一年,怎么稍不留神,他竟比我高出大半头了?!
  “你是怎么长高的,老实交代!”我愤愤不平。
  他很无辜地俯视着我。
  据说玉米地里玉米长得快的时候,是能听到响声的。他长得这么快,可我站在他旁边,什么也听不到。可能是食堂里太吵的缘故吧。今天没有带便当——爸妈最近太忙,没空给我做饭——破天荒来吃一次食堂,连饭卡都没有,只好找物喜蹭饭。
  我选了一个窗口,他排在我后面。食堂里拥挤不堪,为了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我们端着餐盘傻乎乎等了好久。饥肠辘辘之时,香喷喷的饭菜近在咫尺却没法吃到嘴里,我忽然大笑道:
  “物喜,我们好像古希腊神话里的坦塔罗斯啊!他是宙斯的儿子,因为侮辱众神而受到惩罚:他站在深水中,饥渴难耐,水就在下巴下面,却怎么也喝不到,果实就在头上,却怎么也吃不到。”
  “谁说的,我能吃到啊。”他说着便把头埋在餐盘上,不用餐具就直接来了一口。抬起头时,脸上还粘着几粒米,笑得我浑身发抖。
  终于等到了座位,我们面对面坐下。什么都需要新鲜感,太久没吃过食堂,猛地一尝,居然觉得还挺好吃。以我饥饿的程度和直率的性格,肯定是要狼吞虎咽的,但想到这是第一次和物喜一起吃东西,是不是应该斯文点儿,就稍微克制了一下(顿时觉得自己好作)。
  套餐里有三个菜,他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盘子里的肉挑出来给我。天哪,这也太感动了吧。我还没来得及流泪,他就戳破了我的自作多情:
  “我不爱吃鸡肉。扔了怪可惜的。”
  “哦……”我翻了个白眼,“为什么呢?”
  “因为我小时候养过鸡,从毛茸茸的小黄球,养到气宇轩昂的大公鸡。后来它被家人杀掉吃了。它是我的好朋友。一想到活生生的它竟然被吃了,我就难过得不行。从此我就不吃鸡肉了。”
  “哦……”我盯着餐盘里诱人的咖喱鸡块,瞬间没了食欲。外公外婆也养鸡,小时候我还喂过它们。它们是什么时候被杀掉的,我完全不知道。有些东西真的不敢想。无知的人或许会活得比较轻松。
  “那你吃牛肉羊肉猪肉吗?”我问。
  “还是会吃点儿。”
  “那你跟齐宣王有什么区别?”我毫不客气地质疑,“齐宣王看到有人牵着牛从殿下走过,问那人要把牛牵去哪里。那人说要杀掉,取血祭祀。齐宣王看到牛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心生不忍,就让那人把牛放了。那怎么祭祀呢?就杀一只羊来代替吧。杀牛与杀羊,有本质差别吗?”
  “可是孟子也说了,齐宣王这种不忍心是仁爱的表现,并非虚伪。人看到动物被杀,都会心生怜悯。”物喜想了想,很严肃地说,“难道你要我做得很决绝,什么肉都不吃,成为素食主义者?”
  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像不应该在饭桌上讨论这么倒胃口的话题。
  因为聊到了动物,吃完饭,他提议一起校园的花坛那边散步。“运气好的时候,能遇到翻墙而来的流浪猫哦。”
  果然遇到了。我想喂它点儿什么,学校的小卖部关了,买不到零食,掏掏口袋,只有彩虹糖。
  “猫可以吃糖吗?”我问。
  “可以的。但是,据说因为基因的问题,猫天生就感觉不到甜味。”
  好惨啊,没有甜味的世界,会缺失多少美好。我心酸地蹲下,把糖豆倒出来,流浪猫警惕地看着我,没有靠近。
  “等我们走了,它就会吃的。”物喜说。
  “你好像很喜欢动物。”
  “有些人觉得人类比动物高级,可以任意玩弄和杀害动物。但我觉得人与动物是平等的。我尊重动物,尊重所有生命。”
  我正要开口表达赞同,他就赶紧抢着说:“你可别钻牛角尖啊,别跟我说什么‘那你会拍死蚊子吗’之类的话。”
  “讲真,那你会拍死蚊子吗?”我很认真地问。
  “好大一只蚊子!”他在我的头上轻拍一下,扭身跑远了。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