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出世
2019-04-08 10:54:02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文/阮梅
1.jpg
  我的出世,奶奶是冲锋陷阵的英雄。
  听着姆妈的呻吟声,睡梦里都支棱着耳朵的奶奶,立马跑回灶间,塞一把稻草到灶膛子里,划上火柴点上,用火钳夹几小块焦干的劈柴放到旁边。
  等不及火势变大,她又拿起竹筒吹火,把火“突、突、突、突”地吹旺。等到一大锅水烧好了,奶奶拿来一把黑叶子剪刀在火上烤呀烤,像烤煎饼似的,翻来覆去地消毒。
  奶奶就是拿着这把剪黑叶子的剪刀,剪断了我与姆妈身体唯一的连接。
  那双满是皱褶的手,就是我从浑沌世界滑翔到人间的翅膀。
  那床有着淡淡鹅黄色的半边蚊帐,那张姆妈成婚时请村里的杨木匠以最好的松木雕琢出富贵花开、喜鹊探梅、百年好合图案的雕花宁波床,就是我睁开眼睛,看到的人间最初的模样。
  我的姐姐们说,躺在奶奶手上的我,一点儿也不讨人喜欢,丑得皮皱皱、哭得惨兮兮,像个委屈的布老虎娃娃,
  我相信她们说的话,这一点儿也不稀奇。因为这是我离开了姆妈身体后的样子,在姆妈身体里的时候,像精灵一般的我,有熟悉的、安全的、隐秘的恣意生活。
  在姆妈为我建造的神奇宫殿里,我不用思考,无须睁眼,那里就是我可以三百六十度旅行的海洋,我可以随性游弋。姆妈的体温就是我的体温,姆妈的情绪就是我的情绪,姆妈的营养就是我的营养。
  我甚至不用张开翅膀,就可以随姆妈到达她想去的任何地方。
  可离开姆妈的身体,一切都变了,变得不熟悉、不安全、不适应起来,我所看到的一切似乎都不是我想要的模样。
  既然啼哭是小人儿表达愤懑的唯一方式,我为什么不使劲地啼哭啼哭呢!
2.jpg
  “听,声洪嗓大!”奶奶说。
  脸色如梨花般的姆妈看看我,微笑了一下,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姆妈的发际,流经脸庞、脖颈,歇落到枕头、被子里,姆妈进入到长长的睡眠中。
  姆妈从长长的睡眠中醒来的时候,姐姐端来了稀饭。姆妈已经一天一晚没有吃东西了,有了小人儿,她当然要坐起来吃东西。接下来的半个月,她甚至每天比平时要多吃两次,慢慢地,姆妈养出了足够我吸吮的奶水,将一个丑得皮皱皱的小人儿喂成了粉嘟嘟的面团似的小人儿。
  每一个小人儿的出生,都如同传说中的精灵转世,注定让疲惫的姆妈更加疲惫。我的出生也不例外,但姆妈没有不高兴。我醒时的泣哭,像号角,命令我的姆妈为我换尿布、换尿坏的床单、换她自己被我尿坏的衣裳。
  如果是半夜醒来,她会把我洗换得干干净净,挪到干燥暖和的床单那边,用一块厚厚的棉垫,垫在尿湿的床单上,自己睡在上面。
  姆妈当然任劳任怨。因为,这是一个当了姆妈的女人乐意付出的代价呀。
  “宝贝乖,不哭,不哭!”姆妈总是说。
  是的,每一个大人都希望他们的小人儿变成一个不哭不闹的乖小孩。
  我呢,在姆妈冲我露出第一个微笑的时候,其实已经没有了成为小人儿后的愤懑,我打定主意做那个大人们想要的乖小孩。一个月的时间,不到情非得已,我不哭不闹。
  当然,我仍然会哭闹。
  我还不懂用人间的语言来呼唤姆妈,当如豆的灯火替代了白昼之光的时候,当我咿咿呀呀的声音唤不来姆妈的时候,我只能弄出啼哭的声响,让离我越来越远的姆妈和姐姐们走近我。
  她们走近我,身形由小变大,直到走到我身边,低下头冲我微笑。我便知晓,精灵在这人间留下来了……
  阅读小贴士:
  每一个小孩子的出生都如同精灵转世,他们用哭喊,用笑声和家人建立情感,然后放心将自己交到这些深深爱着自己的人手上……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