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年少
2019-03-26 08:58:30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文/吴新星
  那时候她大概七八岁,他至多也不过十岁。
  那会儿她还住在外婆家——上学之前,她几乎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外婆家在乡下,门前翠柳依依,屋后绿水潺潺。更远处,是隐隐青山,悠悠白云。外婆家的童年,称得上是一段“日长如小年”的光阴。
  印象中的外婆,爱穿月白或雪青的衣衫,腰间一块靛蓝围裙。外婆几乎没有闲暇的时候,总是在灶头、菜园摸索。但外婆冷不丁地会给她惊喜:从锅里取出一个热乎乎的水煮蛋,从菜园里带来一个带缨的白萝卜。“阿囡,慢慢吃。”每次外婆都会细心叮嘱一句。“阿囡”,外婆叫她的时候,总是那么充满怜爱。
  他住外婆邻家。她和他的认识在四月清明,最初也是因了这一声称呼。
  “你这么大,你外婆叫你阿囡。”他哈哈笑了很久。她十分生气,感觉他一并嘲笑了外婆和自己。
  他大约见她满面愠色,连忙道歉,她犹不能释怀,掉头而去。隔天他碰见了她,叫了她一声“喂”,她兀自不理。他却不恼,笑嘻嘻从身后拿出一个精巧的盒子:“我娘亲手做的,送给你吃!”她忍不住向盒子内瞧去,见里面有几个草绿色的青团,心下一喜,不觉粲然一笑。
  渐渐认识了之后,他们就经常在一起玩。
  他会的东西可真多:她想要只知了玩,他噌噌两下就上了树,轻轻一扣,手内就唧唧作响了;他会用柳枝编柳环,编好了就一人一顶戴在头上玩;他还带她认识了许多野果:红玛瑙似的胡颓子、一串串七彩葡萄般的杠板归……
  再后来,她到城里上了学,他也早搬了家。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除却梦里,舞春风,乘燕双双归。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