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穿上花的袍
2019-03-13 09:54:37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丁之琳
  
  幽灵住在岩洞里,大家看不到他,一方面因为幽灵是半透明的,也因为山洞朝北,晒不到太阳,里面黑漆漆的。
  
  不过,幽灵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世界。从洞口往外看,可以看到一大片草坡,麋鹿和兔子在那里玩耍,有时捉迷藏,有时在草坡上比赛打滚。
  
  幽灵羡慕地看着他们,他真想和他们一起玩。可是他有一次在夜晚散步,才睡醒的猫头鹰迷迷糊糊地飞来,幽灵笑着和他打招呼:“猫头鹰先生,晚上好。”猫头鹰先生一抬头看到半空中飘着的幽灵,吓了一跳,狠狠撞上树干,鼓了一个松果大的包。猫头鹰气急败坏:“吓死我了!倒霉!倒霉!”
  
  听到这样的话,甚至一想到这样的话,幽灵就觉得心酸酸的,眼睛也酸酸的。于是他每天出门都很小心,不发出声音,但还是有失眠的鸟和松鼠被他吓得够呛。幽灵越来越不敢出门,越来越不开心了。
  
  “唉。兔子和麋鹿,肯定也不会愿意带我玩。”这样想着,一天天过去了,幽灵还是只敢在山洞里偷偷望着。
  
  直到这天,幽灵看到精灵和仙子加入了他们!他们在玩新游戏,兔子说叫“摸瞎儿”:站在中间的伙伴蒙着眼睛到处跑,要是你被抓住了,就不能动,要让它摸摸你,猜出你是谁。他们玩得开心极了,笑得在地上打滚,幽灵的眼里放出光来——“精灵、仙子不是和我一样,是半透明的、会飘来飘去的么?”
  
  于是,趁大伙儿正转身跑远藏起来时,幽灵鼓起勇气,跑到闭着眼数数的兔子面前,飘在它一伸爪就能碰到的地方。
  
  兔子果然抓住了幽灵。
  
  幽灵的心愉快地跳了一下,紧接着,他紧张起来:兔子能猜中吗?猜到了的话,他会害怕吗?
  
  幽灵在胡思乱想,兔子已经开始猜了:“是花精灵吧?还是林间仙子?可是,今天你的身上怎么这么冷呢?是感冒了吗?”
  
  幽灵不敢回答,他拼命忍着呼吸,害怕自己呼出的冷气冻着兔子。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幽灵!是幽灵!”
  
  是那些藏起来的伙伴们等来等去没等到兔子,过来找了。
  
  兔子睁开眼,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上。
  
  “幽灵!你来干什么?”麋鹿不客气地说,“这里不欢迎你!”
  
  幽灵连忙说:“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和你们一起玩。”
  
  “可我们不想和你一起玩。”麋鹿说。
  
  “为什么?”幽灵问,“你们明明会和精灵、仙子一起玩,我和他们一样的呀……”
  
  “不一样!”兔子打断他,“精灵、仙子摸起来都是暖暖的,只有你是冷冰冰的!”兔子说完,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幽灵只好离开了,好不容易遇上不怕自己的兔子和麋鹿,可是却因为自己身上太冷不愿意和自己玩。幽灵越想越委屈,一边走一边吧嗒吧嗒掉泪,眼泪流到脸上时都被冻成了冰。
  
  “我知道我好冷好冷。”幽灵想,“可我有什么办法呢?”
  
  幽灵越想越伤心,越伤心,他散发出的冷气就越冷,让路过的刺猬差点被冻成冰块。
  
  刺猬哆哆嗦嗦地说:“我说,你可以不要冒冷气了吗?我的爪子都被冻僵了,这可是裁缝的爪子啊!要是冻僵了,我可怎么干活呢?”
  
  幽灵抽抽搭搭地说:“可我真的很伤心。”
  
  他把刚刚发生的事告诉刺猬,刺猬笑了:“这还不容易?他们觉得你冷,你穿一件袍子不就好了吗?”
  
  “袍子?”幽灵眼前一亮。
  
  “没错!”刺猬说着,打开随身带的包袱,“来,幽灵先生,让我给你量量尺寸!”
  
  量完尺寸,刺猬已经冻得直流鼻涕了。它捂着鼻子,含含糊糊地说:“两天以后到我的树洞小屋拿吧!”
  
  幽灵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漫长过。他总是飘到刺猬的树洞小屋前,想进去,又怕打扰刺猬工作,待了一会儿就静悄悄离开。
  
  终于到了约定的日子,幽灵早早地冲到刺猬家。小屋的门还紧紧地关着,幽灵敲门,好半天才听到刺猬闷闷的声音:“请进。”
  
  “这是怎么了?”
  
  幽灵看着被被子裹成球的刺猬,担忧地要走上前,刺猬突然打了个喷嚏,幽灵就站住了。他知道了,准是给自己量尺寸,让刺猬冻得重感冒了。
  
  “对不起……”幽灵内疚地说。
  
  “没关系的。”刺猬说,“袍子在书桌上,快试试吧。”
  
  那是一件花袍子,厚厚的,里面塞了木棉,被太阳晒得又暖和又蓬松。刺猬的手艺好极了,幽灵穿上它正合适。
  
  刺猬说:“现在你可以去找他们玩啦!”
  
  幽灵开心地点点头,穿着袍飘到兔子麋鹿他们面前。兔子试探地摸了摸幽灵的袍,惊喜地说:“暖暖的!”
  
  “好吧,现在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玩了。”麋鹿说。
  
  幽灵高兴得差点尖叫出声,他和精灵们一起藏在树中间,和兔子一起躲在岩洞后,还可以坐在麋鹿身上,被兔子追着跑。在摸瞎儿时,大家摸到他软软的袍子,就会笑起来:“是幽灵!”
  
  幽灵跟着笑:“对,是我!”
  
  幽灵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但回到岩洞中,脱下花袍,他又觉得很轻松——穿着暖和的袍,把冷气都憋着,对幽灵来说实在很难受啊。
  
  “为了和大家一起玩,就忍忍吧。”幽灵自言自语。
  
  这样过了好几天,和大家做游戏时,刺猬来了,幽灵连忙和它打招呼。
  
  “早上好呀,刺猬!”
  
  “早,早上好。”刺猬笑眯眯地说,“袍子还不错吧?”
  
  幽灵点点头:“非常棒!你要和我们一起玩吗?”
  
  刺猬还没回答,刺猬和麋鹿便尖叫起来:“不可以!它身上有刺,我们会受伤的!”
  
  刺猬微笑一下,眨眨眼,对幽灵说:“我还有事呢,就不加入啦。”
  
  它抱着包袱离开了,幽灵却还呆呆地看着,他回想着刺猬的笑容,心里难受极了。
  
  接下来的游戏,幽灵一点都不专心。他感到心里酸酸胀胀,看着兔子和麋鹿的笑脸,幽灵忽然觉得很陌生,他又想起了刺猬,刺猬离开的时候,是不是和当时的自己一样的心情呢?
  
  晚上,幽灵来到刺猬家,刺猬正坐在家门口发呆。
  
  幽灵说:“你的袍子,可以退货吗?”
  
  “什么?”刺猬茫然地问。
  
  幽灵脱掉袍子,伸个懒腰:“还是这样舒服。”
  
  他把袍子披在刺猬身上:“它还是比较适合你呢。你看,这样你就不怕被我冻感冒了,也不用担心刺伤我啦。”
  
  刺猬愣愣地捏紧袍子,看着幽灵的笑脸,用力点点头,笑了起来。
  
  幽灵和刺猬成了好伙伴。幽灵可以帮刺猬去联系客人,当然,这时得穿上花袍。没有生意的时候,幽灵就和刺猬一起在草地上打滚、放风筝,或者做好吃的糕点。刺猬穿上花袍,不用担心被冻伤。
  
  但是,刺猬和幽灵觉得,就算没有花袍也没关系,因为在一起玩的时候,他们的心里都暖洋洋的!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