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
2019-03-05 10:34:04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周羽
1.jpg
作家周羽
  
  我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我出生时国家刚刚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号召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我爸妈积极响应号召,去给我办了个“特保儿证”——类似于后来的“独生子女证”吧,它具体长什么样我没见过,或许见过也忘了,只知道当年有此证的家庭每月是能获得国家补贴的。
  
  我小时候,爸妈常逗我说:“再给你生个弟弟或者是妹妹,怎么样?”我总是断然拒绝:“生哥哥姐姐给我,可以;弟弟妹妹,不要。”他们说:“你是老大,再生只能是弟弟妹妹,怎么会生哥哥姐姐呢?”我回答:“那么,生猫猫狗狗给我,也行。”他们表示,猫猫狗狗他们生不出来……后来,他们就不再逗我了。
  
  我虽然不愿意爸妈再生一个孩子,但内心还是挺渴望有个家庭玩伴的,否则,每个周日,我怎么那么盼着小姨带着表妹来我家玩呢?表妹比我小两岁,她家离我家有近两个小时的车程。那时每周不是“双休”,只休周日一天,大人们又总是忙得不得了,所以我和表妹难得见上一面。其实,我并不缺玩伴,我当时住的家属楼里有十来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孩子,我们每天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可是,我还是盼着表妹来。现在想想,这大约就是人们说的“血缘”吧。表妹来了,我就带着她和小伙伴们一块儿玩。听着小伙伴们夸奖“你妹妹长得好漂亮啊”,听着妹妹跟在我身旁姐姐长姐姐短地喊我,听着妹妹跟小姨说“我不想回家,我就想在姐姐家”……我心里甭提多满足了!那时电话还是奢侈品,普通家庭是没有的,但妈妈和小姨的单位都有电话,两家人走动是会事先电话联系的。每到周六放学回家,我就问我妈:“小姨明天会带妹妹来吗?”我妈经常回复我的话是:“你小姨也忙,哪有工夫大老远跑来?等过年、过节大人自会安排见面的!”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小姨在没和妈妈电话联系的情况下,会突然带着妹妹出现在我家门外——说是妹妹非吵着要来和我玩——那一刻我真觉得是天大的惊喜!我觉得“天上掉馅饼”的幸福就是这样的。
  
  不知从几年级开始,寒暑假,我和妹妹就住一起了——她到我家住十来天,然后我再去她家住十来天——假期就这样两家换着住。愉快的假期在我们的期盼中缓缓而来,在我们的依依不舍中飞快溜走。
  
  当然,住一起时间长了也会有矛盾。哪能没矛盾呢?我记得我家楼下一对亲姐妹,经常吵架斗嘴。有次两人晚上睡在床上吵起来,吵着吵着一个把另一个一脚踹到了床下,之后两人打得整栋楼都听见了。第二天我们约着上学,姐妹俩斗鸡似的。我们知道不用担心,因为没两天她们就会手挽着手、亲亲热热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和妹妹没打过架,但几乎每个寒暑假都会吵架,具体为什么吵早已不记得了,只记得有一次吵得很激烈,用我爸的话说:“我在一楼就听到五楼你们吵架的声音,像什么样!”我爸狠狠地训我,因为我是姐姐,又是主人。我被我爸训得泣不成声,妹妹在一旁哭着帮我求情说:“姨爹,你别骂姐姐了,我也有错……”听了妹妹的话,我哭得更伤心了。当然,吵架不代表不幸福,家人之间的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偶尔吵吵架,吵后不记仇,依然相亲相爱,这也是幸福的生活。
  
  大学毕业后,妹妹在宁波安家落户,现在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我们姐妹俩见面的机会比当年更少。每每想起当年她拿着刊登有我文章的报纸跟她同学炫耀;想起我自豪地跟我同学介绍:“我妹妹会拉小提琴哦!”;想起我帮她写一篇作文,她帮我洗三天袜子的交易;想起我俩曾一起把一个老爱欺负她的男生教训一通;想起每次分别时我都偷偷把自己的零花钱塞给她说:“别让你爸妈知道,你爱吃冰激凌、话梅肉、鱼片干……想吃什么自己买,吃完再回家。”……嗯,想起所有与妹妹的琐事,都觉得无比甜蜜。
  
  如今,二胎政策全面开放了,不知道亲爱的你们,是否已经有了兄弟姐妹。如果有,我好想知道,你是怎样的心情?有个七岁的小女孩告诉我,她的妹妹是她的“活玩具”,她每天都要逗逗妹妹,她好喜欢妹妹;有个十岁的小男孩告诉我,他要保护好他的小弟弟,不让他被人欺负,等弟弟长大了,他俩一起保护妈妈……听着都觉得甜美幸福呢。祝福天下的兄弟姐妹们打打闹闹、亲亲爱爱地长大!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