瓢虫项链
2019-02-26 09:31:15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文/王 欢
  
  我喜欢这样的午后,可以安安静静地写点东西。一个小红点倏地落在键盘上,我目光一掠,是一只瓢虫。手指略略一抖,我用最快的速度起身推开纱窗,目送着它在我指尖张开鞘翅,嗡的一下飞走了,蓦地回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午后。
  
  那时我是小会姐姐的“跟班”。小会姐姐是一个戴红领巾的三年级学生,大名叫作马晓慧,但她的作业本上写的都是“马小会”。
  
  “快看,七星瓢虫!”顺着小会姐姐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微微抖动的草叶上,有几只黄豆大小的虫儿,它们背着光滑鲜亮的红壳,上面均匀地点缀着七个黑点。
  
  “真漂亮!”我将它们拈入手心,脑中闪现出一个绝妙的想法。
  
  我急急跑回家,拿出老师布置的拼贴画《我的妈妈》,把瓢虫一颗一颗摆在“妈妈”的脖子上,看!它们形成了一条立体的瓢虫项链!
  
  老师说,要灵活运用身边的东西,比如碎布、毛线、糖纸什么的,我这个天然项链肯定是独一无二的,就等着老师表扬吧。想到这里,我得意地笑出声来。
  
  为防止小瓢虫四处乱爬,我拿胶水认认真真地把它们依次粘在纸上……
  
  “你在干什么?!”小会姐姐跑进来。
  
  “我在做瓢虫项链。”我低着头回答,手中仍在摆弄我的“作品”。
  
  “住手!”小会姐姐一把夺过拼贴画,满脸通红地冲我大吼,“它们死了!死了你知道吗?它们再见不着妈妈了!它们出来玩被坏人抓走了害死了再也回不了家了!”
  
  我一愣,随即号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心肠最恶毒的坏蛋!比白雪公主的后妈还坏!看我哭得那么伤心,生气的小会姐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飞快地端来一盆水,说:“快!我们把小瓢虫身上的胶水洗掉,说不定它们还能活过来。”我的哭声戛然停止,一边抽噎着,一边看小会姐姐把“瓢虫项链”一颗颗抠下来,放在水盆里。
  
  然而奇迹没有发生,八只小瓢虫在水盆里静静地漂着,它们成了八具尸体。
  
  那一晚,我紧紧地搂着妈妈,在蒙眬间睡着了,梦见自己被妖怪掳走,妈妈发疯似的到处寻找,我拼命喊叫却发不出声音。那是我生平的第一次梦魇。
  
  从那之后,我对瓢虫的歉疚之心渐渐扩展为对所有虫类的敬畏之心,遇见蚂蚁,我都要绕道行走。然而吊诡的是,我后来嫁给了一位姓种(chóng)的男士,人们都叫他“小虫”,他的爸爸、姑姑、哥哥、妹妹,全都叫“小虫”,我被虫虫家族包围了。更要命的是,我还生了一只“小小虫”,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1.jpg
 
(插图/尧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