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水剑
2019-02-11 14:22:28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文/ 范锡林
  
  在江南山清水秀的七翠岭深处,有一条青石板铺成的老街。
  
  在这条街口有一座三孔石拱桥,街中有一口双眼石井,街尾有一座四柱六角石亭,只是这桥、这井、这亭都非同寻常,各有其神妙之处。
  
  这条街从东到西足有三里多长,挤挤挨挨地开了三十六家店铺,这些店铺清一色都是打造刀剑的,所以人称刀剑一条街。
  
  这三十六家刀剑铺无一例外都有三大特点:一是,每家刀剑铺里,从掌柜到伙计都是自己家里人,或夫妻或父子或兄弟,没有外人;二是,每家刀剑铺都是前面为店铺,后面是作坊,前面的店铺只有两三间门面,可后面的作坊深不可测,不知到底有多大;三是,每家店铺都有自己家祖传的一套秘技绝活,都能打造出与别家刀剑铺截然不同的招牌产品。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家刀剑铺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一日,一大早,从街口走出来两个人,从他们的模样和精气神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父子俩。父亲四十多岁,有棱有角的脸庞,厚墩墩的嘴唇,宽肩厚腰,须发硬扎扎的,像板刷上的毛一样竖着。
  
  那儿子呢,约莫十四五岁,长得跟他父亲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只是坯料小一号罢了。
  
  他们走过石拱桥,沿着桥下清冽的河水,一路往河的上游走去。
  
  走到一处水势湍急的地方,看着从山涧里奔泻下来的急流中挟带着片片落叶,犹如许多漂浮的小船刹那间就从眼前飞闪过去,那父亲便停下了脚步,对儿子说道:“一锋,你知道吗?咱们‘何记’刀剑铺有一门秘传的手艺,能打造出与众不同的剑。”
  
  “爹,我知道,就是分水剑,这是别的店铺都没有,只有咱们家才有的剑。”说到这里,一锋有些委屈地噘起嘴,“不过,我至今只是听说,可还没见过这种剑,更不知道怎样才能打造出这种剑呢。”
  
  “别急,按咱们家的规矩,你要满十五岁,才可以开始学着打造这种剑。今天,正是你十五岁的生日,爹这就告诉你,这是一柄什么样的剑。”
  
  说着,父亲从随身带来的油布卷中取出一柄剑来,将剑刃迎着上面冲下来的急流,用力插到那山涧中间。只见那滔滔不息的涧水遇到剑刃,溅起了点点细小晶亮的水花,随着涧水漂来的树叶,在剑刃处碰撞了一下,便身不由己地偏让到旁边去了,继续往下游漂浮而去。
 
1.jpg
  
  “看到了吧,这就是普通的剑。”何掌柜指点着,对儿子说。
  
  接着,何掌柜拔出那柄普通的剑,又从油布卷里取出第二柄剑,同样插在山涧中间。这一回可不同了,只见哗哗而下的涧水遇到剑刃时,虽然也会溅起些许细小的水花,但那涧水挟带着的落叶碰到剑刃时,并没有像碰到先前那柄剑一样被撞开去,而是随着水流的一股劲,被那锋利无比的剑刃唰地一下剖开,一分为二,各自顺着涧流漂浮而下。
  
  “看到了吧,这就是堪称一流的上等好剑。”何掌柜说,“它那锋利的剑刃能够吹毛而断,就是将一束毛发放在剑刃上轻轻一吹,那毛发根根皆断,这急流中的树叶遇到它被一剖为二,也是一样的道理。”
  
  “那么,我们家的分水剑又是怎样的呢?”一锋充满期待地问道。
  
  “你仔细看着。”何掌柜再从油布卷里取出第三柄剑。看上去,这剑从模样上与前两柄没多大差别,但只见那剑乍一出现,让人感到怦然心动,仿佛有一股异样的劲道扑面而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剑气吧。
  
  何掌柜将这第三柄剑插到山涧的激流中,一锋一眼不眨地仔细望去,只见那一路旋转着跌宕着激泻而来的涧水碰到剑刃时,竟然连一星星一点点的水花也没有溅起,仿佛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丝毫不变地的就过去了。
  
  更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看到一片巴掌大的梧桐叶子,随着涧水漂流过来,遇到插在水中的剑刃时,从中间穿过去了,可当这片叶子从剑身上过来之后,仍然还是那一片完整的梧桐叶子,没有任何损伤。
  
  这一片梧桐叶子是如此,紧接着,漂流过来的那些片叶子也莫不如此。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家的分水剑!”何掌柜不无自豪地说道。
  
  “这,这简直是太神奇了!”一锋不禁惊喜不已。
  
  “是啊,它的神奇何止于此?”何掌柜将分水剑从小涧中拔出,一锋赶紧去接过那柄分水剑,爱不释手地看个没够。
  
  “你不妨用它来砍一根竹子试试看。”何掌柜指着旁边那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吩咐道。
  
  一锋遵言,手握分水剑,走到竹林中,看到眼前一根笔直挺拔、约有酒盅口那么粗细的青竹子,一剑挥去,奇怪的是,这一剑明明是拦腰从竹子上砍了过去,可手上并没有什么受阻的感觉,那竹子更是纹丝没动,仿佛只是一片影子从竹子上掠了过去,这是怎么一回事?
  
  满腹疑虑的一锋正想凑过去仔细查看,父亲笑着说道:“你别查看了,你这一剑是砍中竹子了,一点儿没错,但这根竹子上是不会有任何痕迹的,只要你不使劲去晃动这竹子,它就不会断下来,而且它很快就会长得像原来那么结实的,就像一剑砍在水里,这水不会有任何留痕一样。它之所以叫分水剑,也就是因为以此剑击物,如同用此剑分水。”
  
  “照这么说,这剑砍在人身上也是如此吗?”一锋不禁问道。
  
  “是的,这剑最神奇的就在于此,就是砍在人身上,也不会有任何伤口的。”
  
  “既然如此,那这剑还有什么用处呢?”
  
  “所以嘛,这剑只有为数不多的大剑客才用得上,他们不求伤害对手,只要能够震慑对手,让对手心悦诚服就行了。你想,他虽然一剑砍中对手,可是只要对手自愿认输,甘拜下风,同时不再乱动,就不至于伤及对手,岂不是既显示了大剑客不可抵御的威力,又做到了仁至义尽吗?所以,咱们家这剑是专门为那些顶尖的德高望重的大剑客所制,是他们身份及人品的象征,此剑之所以在江湖中名气很大,缘由就在于此。”
  
  “爹,既然如此,那你快点教我如何打造这分水剑吧!”听到此,一锋早已是心头痒痒,跃跃欲试了。
  
  “爹这就教你。听着,打造成这剑,需经过一百零八道工序,缺一道都不行,每道工序前后要十五天左右,也就是总共要花将近五年才能完成一柄剑的全部铸造过程,其间哪怕出了一点最细小的差错,都会前功尽弃,必须从头再来。”
  
  “怎么要这么长的时间,要这么麻烦?”一锋不由皱起眉头。
  
  “是啊,是挺费功夫的,要不然它也就不会如此珍贵稀罕了。”
  
  何掌柜从怀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来,说道:“这就是咱们家祖辈传下来的打造分水剑的秘籍,你只要按照这上面记载的一百零八道工序一道一道认认真真地去做,如果不出差错的话,那么五年之后,你就可以打造出一柄完美的分水剑来了。”
  
  “五年之后,这实在够漫长的……”一锋低声嘟囔道,但他还是接过了这一本不过五六十页的秘籍。
  
  从那天开始,一锋就在后面一间专门铸剑的作坊里,按照那本祖传秘籍上的配方要求,一道一道工序往下做。
  
  然而,花了整整四十五天,刚要完成第三道工序时,一锋一不留神,那炉中的火温稍稍高了一些,就听得“啪”的一声,那柄已经初具剑形的坯料顿时裂成了碎片。没办法,只好从头再来!
  
  又花了八十多天的时间,一锋小心翼翼地做到了第六道工序,可就在铁砧上仔细锻打时,一锤下去偏了几分,“铮”的一声,已经呈现出凛冽寒光的剑眼睁睁断成了两截。
  
  沮丧万分的一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身心俱疲地捧着脑袋,几乎要哭了,他哀叹道:“怎么这么难呀,怎么这么难呀!”
  
  父亲闻声从前面的店铺过来,见此状,神情严肃地说道:“本来嘛,这分水剑是很难打造的,在你的前辈中,有好多人一辈子也只做成功了一柄,但是,咱们作为何家的子孙,一辈子至少也必须打出一柄分水剑来!”
  
  父亲走后,一锋只好怀着满肚子的不情愿又一次翻开那本祖传秘籍,翻着翻着,仿佛冥冥之中注定会发生这事儿似的,他发现其中有一页显得格外厚,用手指肚一捻,确实是比别的纸页都要厚,似乎是两页纸粘在一起了。
  
  一锋起疑了,这粘在一起的两页纸,是偶然造成的呢,还是有意为之,这粘在一起的两页纸里面会不会藏着什么秘密呢?
  
  一锋心机一动,赶紧找来一柄薄薄的小刀,眯起眼睛屏住呼吸,用刀尖从粘着的两页纸间找到了一丝缝隙,小心翼翼地挑开来。
  
  这一挑开,他的眼睛顿时一亮,只见这粘起来的两页之间原来也是有字的,首先跃入他眼帘的是起首的一行字:“分水剑快捷成功秘法”。这让一锋差一点欢喜得要跳起来。
  
  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镇定一下之后,一目十行地往下读去。
  
  原来,他想要用最短的时间,最省事的方法来打造出一柄分水剑,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瞧,按照这秘法上写的,只要用一份井水,当然这不是一般的井水,而是位于刀剑一条街中央那双眼井里的井水,但必须是月半时分,天上的满月照在这双眼井里时的井水,记住,两口井里各汲一半。
  
  再要一份露水,当然,这不是一般的露水。而是位于刀剑一条街街口的那座三孔石桥上的露水,还必须是石桥栏杆上那些小石狮子嘴里滴落的露水,记住,要挑嘴里有滚动小球的石狮子,它们嘴里的露水才有效。
  
  还要加一份雨水,当然,这也不是一般的雨水,而是位于刀剑一条街街尾上那座六角亭檐上淌下来的雨水,还必须是石亭西南角那一个檐角上淌下来的雨水。记住,只有刮西南风时下的雨,那雨水才可用。
  
  然后,将这三份水掺在一起,有了这么一份“神水”在手,只要随便找一柄像样的宝剑,放在炉火里烧红了,将神水往上一浇,“嗞——”一团热雾散后,这剑柄就成分水剑了。
  
  怎么样,快捷不快捷?!看到这里,一锋一面欣喜若狂,一面又将信将疑,但不管怎样,这实在太诱人了,如果能成功,岂不可省去那漫长而又艰难的折腾了吗?
  
  他决心按“分水剑快捷成功秘法”来试一试。
  
  三份水中,最容易弄到手的当然是石拱桥栏杆上石狮子嘴里的露水。当天早上,他特地起了个大早,趁晨雾弥漫,人们大多还没起来,没有出门,而整个石桥上下布满了湿漉漉的露水之际,他跑到桥上轻轻松松就收集到了一铜壶露水,保证每一滴都是来自含着颗滚动石球的石狮子的嘴巴里。
  
  第二天,正好又遇到下雨,他赶紧来到六角石亭的西南角上,等待着。因为雨大,风也大,而且这风有点像调皮的孩子一样,时而往这边来,时而往那边来,捉摸不定。好不容易等到刮起了西南风,一锋便不失时机举起一个空瓷钵,对准石亭西南角屋檐上哗哗而下的雨水,顷刻之间就注满了一钵子的雨水。
  
  没过几天,就到了月半时分,眼见得朗朗满月升起在天际,街上静悄悄的已经寂然无人,整条街都已进入梦乡之中,一锋悄悄出了家门,带着一个大陶罐,来到街中央的双眼井跟前。他低头一看,咦,东边井里映着一个月亮,西边井里也同样映着一个月亮,一锋无心恋看,用井边的吊桶在两口井里各汲了半桶井水,然后倒进陶罐里,兴冲冲地拎回家去了。
  
  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将这些露水、井水、雨水各取一份掺在一起,就成神水了。剑铺里有的是现成的剑,一锋只要挑选一柄做工精良的剑就可以,烧红了,用“神水”浇上去,待到冷却之后,这柄剑真的已经成了分水剑了吗?
  
  一锋将信将疑,他得试一下。一锋瞥见墙角处一张竹凳,对准竹凳一剑劈下,哇,那感觉就跟那天用爹的分水剑砍山上的竹子一样,剑上没有丝毫阻力,竹凳也毫发无损。
  
  一锋看见自己家琥珀色的猫咪,躺在阳光照耀下的窗台上正睡得好香呢,它的尾巴恰好垂了下来,这让一锋顿时有了主意。
  
  他蹑手蹑脚凑了过去,对准猫咪垂下来的尾巴一剑挥了过去,剑尖明明是从尾巴上砍了过去,可那猫咪似乎一点也没觉察到,尾巴依然原封不动地垂在那里,并没有断落下来。
  
  一锋心中大喜,更加有了信心。这回,他干脆一剑就从猫咪的身上刺了过去,眼见得这剑穿过猫咪的身体,透出了剑尖,那猫咪还是若无其事,吹着胡子照睡不误。这一剑就像刺在水中一样,水并不会因此有任何损伤,这就是分水剑的神奇之处啊!
  
  此刻,一锋才快活得手舞足蹈起来,“成功了,成功了,我压根儿用不着五年,只花了几天时间就成功打造出分水剑来了!”
  
  一锋踌躇满志地捧着此剑,一步三蹦地跑向前面的剑铺柜台,准备让爸爸看看自己的成果。
  
  可走到那里一看,何掌柜恰巧不在柜台上,大概出去办什么事了。
  
  这时,店门口却来了一位客人,年纪三十多岁,白净脸庞,留着短髭,眉眼间透着精明,腰里挎着长剑,一看就知是习武练剑之人。
  
  他朝一锋行了个拱手礼,说:“在下是师傅玄空大师的徒弟,师傅他老人家三年前曾在贵店铺预订了一柄分水剑,现今师傅派在下前来取剑,不知贵店铺有没有完成此剑?”说着,还拿出两块金锭放在柜台上。
  
  玄空大师这一名号,一锋听父亲说起过,乃是北方名气很响亮的一位大侠,尤其是在剑术上,功夫精深。
  
  既然人家派弟子大老远跑来买剑,且付的酬金也不菲,岂能让人家空手而返呢?
  
  “有啊,我手里的这一柄就是分水剑,是我打造出来的。”一锋不无骄傲地答道。
  
  “那太好了!”
  
  那个客人接过一锋手中的剑,颠来倒去,端详了好一会儿,便略带愧色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不过,我师父叮嘱过,拿到此剑务必要试一下,方知真假。”
  
  “试一试,当然可以。”
  
  “我师父说,真正的分水剑刺入人体,如同刺入水里一样,不留任何痕迹,更无任何伤害,因此要试的话,就用人体来试。”
  
  “用人体来试?”一锋不禁一愣。
  
  “是的,听师父说,你们‘何记’剑铺做出来的分水剑都是由造剑师用自己的身体来试的,这可是你们家的规矩。”说着,他将那柄剑递给一锋,“既然是你打造出来的,那就请吧!”
  
  这就是说,他要一锋在自己身上试剑。
  
  这可是一锋万万没有想到的,他迟迟疑疑地接过剑来,一时不知应该在自己身上哪一处下手,再一想,刚才已经在猫咪身上试过了,被砍的猫咪尾巴,被刺的猫咪身体,不是都安然无事嘛。不要紧,试就试吧!
  
  他一闭眼,举起剑就要往自己的左手腕上砍去。就在这时候,一只有劲道的大手,硬生生地将他持剑的手托住了:“且慢!”
 
2.jpg
  
  托住一锋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及时赶到的他的父亲何掌柜。
  
  “对不起,你师父玄空大师预订的分水剑是我做的那柄,我这就去拿!”
  
  说罢,何掌柜从柜子里取出一柄剑来,拔出剑,毫不犹豫地朝自己宽大厚实的手掌刺去,明明那剑尖刺透了他的手掌,可剑拔出时,手掌上却完好如初,一点痕迹也没有,如此再三试了几次,那个客人高兴地笑道:“何家的分水剑,果然名不虚传,我这就带着此剑回复师命。”
  
  客人收起那剑,一揖而去。
  
  一锋嘟起嘴,很不乐意地问父亲:“为什么你刚才不让我试剑?”
  
  “你才花了多少天,就打造出分水剑来了?恐怕用的是‘快捷成功秘法’吧?”
  
  “是啊,爹爹,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不知道?我当年才学打造分水剑,也和你一样,偷偷看到了藏在那本秘籍里面的‘快捷成功秘法’,没几天就打造出了一柄分水剑,可这样的分水剑,根本没有用!”
  
  “没有用?不可能吧!我刚才在家里的竹凳和猫咪身上已经试过三次了。”
  
  何掌柜举起一锋打造的那柄分水剑,对准面前的柜台砍去,“咔嚓”一声,那硬木做的柜台被削去一个角。
  
  这可让一锋傻眼了,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告诉你吧,用‘快捷成功秘法’打造出来的分水剑,因为没有经过那一百零八道工序的反复锤炼,因此它的剑质还没有脱胎换骨,它拥有的剑气微乎其微,顶多只能用上两三次,就没有用了。你已经在竹凳和猫咪身上试过三次了,如果你再在自己手腕上砍一剑的话,那你的手腕就会像这个柜台角一样被砍下来了,这是多么危险啊!”
  
  听了这话,一锋不寒而栗,不禁问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家的先祖为何不将那‘快捷成功秘法’从那本秘籍中去掉,还藏在那里干啥呢?”
  
  “我想,咱们家的先祖之所以留着这份‘快捷成功秘法’,就是为了让子孙后代如果看到这一份‘秘法’,去经历了像你这样的一番折腾,就会安安心心地埋下头来,扎扎实实地去打造出真正的分水剑了!”
  
  很多年以后,当已经成功打造出了好几柄分水剑的一锋,回想起自己用“快捷成功秘法”打造分水剑的经历时,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些不像是巧合,倒像是人为的预设,难道这一切,都是爹为了点拨我这个毛毛躁躁的儿子而事先安排好的?”
  
  父亲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跟我一样的故事,也许父亲之前的一辈辈先人也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之后才脚踏实地地去打造分水剑的,也许,这是“何记”刀剑铺祖传的另一种更高深的“秘籍”吧!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