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忽然要请你吃饭……
2019-02-01 09:49:16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2.jpg
  
  期末考试结束后,作为苦逼的初三党,我们又咬牙切齿地补了一周多的课。不是正式上课,没有早读也没有晚自习,所以大家好像都有点不在状态。再说临近过年嘛,心情和身体都会不自主地放松。从小就这样,一过腊八,就开始盼着过年,浑身上下喜气洋洋的,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每天离放学还有半小时,俐俐就开始归心似箭地整理书包了,大芒埋着头偷偷在桌子底下玩手机,小暖盯着作业本一动不动,不知是琢磨题目还是在做白日梦。
  
  大前天,补课结束。在欢天喜地放学的时刻,我抓起书包正要冲出教室,却意外地被班长拦住了。
  
  “蓝莓,寒假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吃饭。”
  
  我有点呆。好事来得太突然。我脱口而出的不是“为什么”,而是“吃什么”。
  
  “吃……吃什么都行,”班长一脸嫌弃地盯着眼前的吃货,“旁边购物中心的那家披萨自助?”
  
  “好呀!那家店有优惠活动,周一是老人日,周二是男士日,周三是女士日,周四是儿童日。所以咱们周四去吧,可以打折!”我努力帮他省钱。
  
  他脸上的嫌弃更浓郁了:“儿童?你以为你带一本《儿童文学》杂志就可以冒充儿童?”
  
  “我还是个宝宝呢!”我拍着桌子不不服气地嚷。
  
  今天周四,我们在自助餐厅门口见。没有机会证明我是儿童了,因为店里的优惠活动取消了,哪天也不打折。进了门,口渴的我先码了一盘水果,咔嚓嚓吃着。说真的,我和班长太熟悉了,哥们儿那种,完全不需要在意自己的形象。他取了两块麻辣小龙虾披萨,用手提起来大快朵颐,然后才切入正题:
  
  “你也不问问我为什么请你吃饭。”
  
  “管他为什么呢,有好吃的就行,”我想了想,又礼貌性地补充了一句,“好吧,为什么啊?”
  
  “为了感谢期末考试前你对我说的那番话。要不是你及时激励,我可能真的会考砸。是的,还没考就泄气了。”
  
  哦,我想起来了。期末开始前那半个月他的状态很差,情绪紧张,压力过大——这次考试成绩与保送资格挂钩;祸不单行,偏偏身体又出了问题,发烧回家了两天,这是他有史以来头一次请病假。
  
  考试前一天的自习课上,我发现他蔫头蔫脑地趴在桌子上。这太不正常了,印象中他总是精神抖擞啊!课间我多管闲事地问了一句,他说自己感觉很丧,很绝望。
  
  “这次末考拿不到一等奖学金了,”他说,“恐怕连年级前十都进不去了。”
  
  “这是什么鬼话!”以我对他的了解,保准闭着眼都能进。
  
  “我本来就觉得时间紧张复习不完,前一阵子状态不好效率不高,没想到又生病耽误了两天的课,现在还觉得大脑一团浆糊……明天就要考试了!我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完了完了……”他颓然瘫坐着,像一块烂泥。
  
  我不能见死不救,就开始给他打鸡血:
  
  “说什么呢!以你平时的积累,根本不需要复习就能考年级前三!只有我们这种基础不扎实的才需要临时抱佛脚。”
  
  “我耽误了两天的课,少写了几张卷子……”
  
  “那两天老师没讲新东西,卷子多一张少一张都是浮云,”我说,“你的实力足够强,现在只要心态放轻松,乐观自信就够了。打起精神来!”
  
  “我肯定拿不了一等奖,别的同学那么厉害还认真复习了,而我……”
  
  “不要说这种丧气话!”我有点气急败坏,“还没考就说自己会考砸,败家子!别动不动就说自己不行!”
  
  “可我说的都是客观事实,因为生病……”
  
  “你说的那些都是借口!是在给自己的退缩、偷懒和失败找理由!”
  
  没想到,温柔鼓励不好使,气势汹汹反倒起了作用。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成绩排名出来,班长果然得了一等奖学金。他觉得不可思议,就想请我吃饭,好像这钱是他偷来的,不花掉心里不踏实。哼,早知如此,我就该选个贵点儿的店。
  
  “我超常发挥了!”
  
  “不,”我喝了一口奶油蘑菇汤说,“是正常发挥。你只是太缺乏自信了,把自己的弱项放大了几百倍。”
  
  “可能吧,我家人总打击我,说我成绩不够好。”
  
  我想我应该使劲鼓励他:“你可以把别人看扁,但不能把自己看扁。”
  
  但是,如果是对自恋的大芒,这句话就要反过来讲:“你可以把自己看扁,但不能把别人看扁。”
  
  很多道理都是如此,正着说、反着说都对。有种黑色幽默的感觉。
  
  “谢谢你。”班长跟我碰了杯,把里面的蓝莓汁一饮而尽。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