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乌云快走开
2019-01-28 10:45:26    《中国少年文摘》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1.jpg
  文:风为裳
  
1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蓝小果居然给我起外号叫“乌云”。我更不会想到,她会和别的同学背地里说我的坏话。
  
  我跟在蓝小果他们后面,本想吓一吓她的,结果却听到她说:“乌云太过分了!什么都是她最好、她最厉害!”
  
  蓝小果身边的同学立刻接话说:“对啊,对啊,谁不想跑第一啊?谁想把接力棒掉到地上啊?你看她那张脸,都赶上白雪公主的后妈了!”
  
  蓝小果说“乌云”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他们说的那人就是我。后面那同学说的话如当头棒把我打醒——他们在背后说我坏话。
  
  我站在原地,愣了。
  
  蓝小果是我最好的朋友。
  
  上午的运动会上,我的接力棒传给她时,她拿着刚跑了两步,接力棒就掉到了地上。我们班明显的领先优势就这样没了,这还不算,连比赛成绩都没有。我气得冲到蓝小果面前大叫:“你长脑子是为了显个儿高吗?一个接力棒都拿不住!”
  
  蓝小果瞪着眼睛瞅了我有10秒钟,然后从我身边走过去,狠狠地说了句:“让开!”
  
  我被她推得闪了一下。
  
  很快,我就发现,不仅蓝小果叫我“乌云”,全班同学背地里都叫我“乌云”。当然,这是柯涛那个“毒舌”告诉我的。他说:“‘乌云’同学,你那些化成刀枪剑戟飞出去的伤人言语把多少人戳成了重伤,你知道吗?”
  
  哼,乌云就乌云,你们不稀罕跟我做朋友,我还不稀罕你们呢!
  
2
  
  我和蓝小果闹掰的事情,全班没有不知道的。
  
  “蓝小果,我一直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可你呢,背后叫我‘乌云’,还跟着他们一起取笑我!我今天在这里宣布,你这样的人不配当我穆云云的朋友,不配!”
  
  最后两个字,我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柯涛拉了拉我的衣襟,我看到班主任走上了讲台。那节课讲了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只记得下课铃响时,班主任老师说:“穆云云,跟我来一下。”
  
  办公室里只有我和班主任殷桃老师两个人,她指了指边上的椅子让我坐。
  
  我不肯,就倔强地站着。
  
  殷桃老师说:“我知道大家背地里叫你‘乌云’,我理解你的委屈与怒气。但是,咱们能不能想想自己出了哪些问题呢?”
  
  “难道蓝小果丢了接力棒,让我们其他3个人整整1个月的努力都白费了,我都不能说一说吗?”
  
  “你觉得蓝小果掉了接力棒,她自己不难过吗?当朋友难过时,你首先应该做的是责备还是安慰呢?”殷桃老师的眼睛亮晶晶的。
  
  “我就是这个风格,想什么,就一定要说出来!”我仍然嘴硬。
  
  “我知道你是很有个性的女孩子,但如果把不通情理的任性当成是个性,那就错了。伤人的话就像是往人心上钉了一根钉子,钉子多了,你就变成了乌云。谁都会躲着乌云,不想听你抱怨,不想听你责怪,大家心里都会不自觉地说,乌云乌云快走开!所以,老师真心不希望你是乌云。其实,你心里一直很阳光,很乐于助人……”
  
  殷桃老师的话,有些我听进去了,但没完全听懂。不过,或许我真该想想大家为什么那么不喜欢我。
  
3
  
  放学后,我是第一个坐上公交车的。陆续有同校的学生上车,柯涛、吴光众、蓝小果也上了车。那时车上已经没了座位,我站起身,给身边的一位奶奶让了座。
  
  我往家走时,蓝小果和柯涛从后面追了上来。
  
  蓝小果说:“穆云云,我们……和好吧!”
  
  “怎么?不是乌云乌云快走开吗?”我笑了,心里的满天乌云突然就变成晴空万里了。
  
  “乌云很重要啊!没有乌云哪来的雨啊,没有雨,这地球还不很快就变成一块干巴巴的馒头啊!”柯涛狡猾地回应。
  
  “乌……我可以叫你‘乌云’吗?”蓝小果小心翼翼地问我。
  
  “我说不可以,你们不也叫了吗?叫呗,我无所谓!”
  
  “大气!”柯涛居然会表扬人了。
  
  我依然是那种“大炮筒子”的性格,遇到不平事还是会冲上去说。但在说之前,我会想想殷桃老师的话——好话得好好说。
  
4
  
  我跟蓝小果坐在操场边的看台上。
  
  “那次接力赛,其实我并没那么在意接力棒掉了,我的第一反应是害怕你摔倒,可是我没说……”
  
  “其实,我一直很后悔。你说得没错,我们是朋友,我心里有什么不高兴的,应该明明白白对你说,而不是背后跟别的同学说你坏话。更何况,我知道你的个性……”
  
  “不拿任性当个性,以后不会了!”
  
  “哟哟哟,你们俩好会批评与自我批评啊!”柯涛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
  
  我俩异口同声:“偷听人说话,当心耳朵长!”
  
  我跟蓝小果又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我交给她一个光荣的任务——每当我要出口伤人时,她就掐我一下。
  
  蓝小果不答应,她说:“我可不想当恶人!”
  
  “那你是愿意你的朋友当乌云,不受欢迎喽?”
  
  蓝小果挽着我的胳膊说:“其实,你是朵可爱的乌云。当然,不总指责别人的乌云,简直就是镶了金边……”
  
  拜托,镶了金边的乌云也还是乌云好吗?不过,谁还会在意那些呢?我受欢迎的程度,你们去葵园学校打听打听就知道啦。
  
旭日摘自《少年博览》(2015.12)
葱小七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