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务员之死
2019-01-25 09:16:49    《中国中学生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QQ截图20190125092020.png

  
  在一个傍晚,有一个公务 员,名叫伊凡·德密特里奇·切尔 维亚科夫,坐在正厅第二排看戏。 可是忽然间,他的脸皱起来,他从 眼睛上摘掉望远镜,弯下腰去, “阿嚏!”他打喷嚏了。不管是 谁,也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打喷嚏 总归是不犯禁的。
  
  切尔维亚科夫一点儿也不 慌,他拿手绢擦了擦脸,而且往四 下里看一看:他的喷嚏究竟搅扰别 人没有。可是这一看,他却慌起来 了。他看见坐在他前面正厅第一排 的一个小老头正在拿手套使劲擦自 己的秃顶和脖子,嘴里嘟哝着。切 尔维亚科夫认出那个小老头是卜里 斯哈洛夫,在交通部任职的一位退 伍的将军。
  
  “我把唾沫星子喷在他身上 了!” 切尔维亚科夫想,“他不 是我的上司,不过那也还是很难为 情。我得道个歉才对。”
  
  切尔维亚科夫咳了一声,把 整个身子向前探出去,凑在将军的 耳根小声说话:“对不起,大人, 我把唾沫星子溅在您身上……我一 不小心……”
  
  “不要紧,不要紧。”
  
  “看在上帝的面上,原谅 我。我不是故意要这样。”
  
  “唉,请您坐好吧!让我听 戏!”
  
  切尔维亚科夫窘了,他开始 凄凄惶惶,定不下心来。在休息时 间,他走到卜里斯哈洛夫将军跟 前,在他身旁走着,压下自己的羞怯,喃喃地说:
  
  “我把唾沫星子喷在您身上 了,大人。原谅我。”
  
  “ 唉 , 够 啦 …… 我 已 经 忘 了,您却说个没完!”将军不耐烦 地撇了撇嘴唇。
  
  “他已经忘了,可是他的眼 睛里有一道凶光啊!” 切尔维亚 科夫怀疑地瞧着将军,暗想。“而 且他不愿意多话。我应当对他解说 一番,说明我真无意……说明打喷 嚏是自然的法则,要不然他就会认 为我有意唾他了!”
  
  一回到家,切尔维亚科夫就 把自己的失态告诉他妻子。她先是 有点惊吓,可是等到听明白卜里斯 哈洛夫是在“别的”部里任职以 后,就放心了。
  
  “不过呢,你也还是去赔个 不是的好,”她说,“要不然他就 会认为您在大庭广众中举动不得体 了。”
  
  “我已经赔过不是了,可是 不知怎么他那样子挺古怪,一句话 也没说,不过那会儿也没有工夫说 话。”
  
  第二天切尔维亚科夫穿上新 制服,理了发,去卜里斯哈洛夫家里解释。进门便看到好多请托事情 的人围在将军身边。
  
  等到将军跟最后一个请托事 情的人谈完话,正要走进内室去, 切尔维亚科夫就走过去,跟在他后 面,喃喃地说:
  
  “大人,要是我斗胆麻烦大 人,那只是出于一种我可以说是抱 歉的感觉!……那件事不是故意做 出来的,请你开恩相信我的话才 好。”
  
  将军愁眉苦脸,摆了摆手。
  
  “哎呀,您简直是跟我开玩 笑,先生。”他说完,就走进去关 上他身后的门。
  
  “这怎么会是开玩笑?” 切 尔维亚科夫想,“根本就没开玩笑 的意思呀!可是他竟不懂,既是这 样,我也不愿意再对这个摆架子的 人赔不是了!我给他写信好了。”
  
  切尔维亚科夫这么想着,走 回家去。给将军的信,他却没写 成。他只好第二天再亲自去解释。
  
  “昨天我来打搅大人,”他 喃喃地说,这时候将军抬起询问的 眼睛来望着他,“我是来赔罪,因 为我在打喷嚏的时候喷了您一身唾 沫星子……
  
  我做梦也没想到过拿您 开玩笑。要是我们沾染了开玩笑的 习气,那就会……失去对别人的尊 敬。……”
  
  “滚出去!”将军大叫一 声,脸色发青,周身发抖。
  
  “什么?” 切尔维亚科夫低 声问道,害怕得周身发麻。
  
  “滚出去!”将军又说一 遍。
  
  切尔维亚科夫的肚子里好像 有个什么东西翻腾起来,他什么也 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退到门 口,出去,到了街上,一路磨磨蹭 蹭地走着。他信步走到家里,也没 脱制服,往沙发上一躺,就此…… 死了。
  
  (本文有部分删减)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