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倒影的少年
2019-01-23 11:06:59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文/王璐琪
  
  有关冬日的记忆无外乎是雪,是烤橘子的微苦煳味,是滴水成冰的冷,是肃杀且单调的景致,想描绘冬季有太多意象可画,但如果只有一块干净崭新的画布,我想留给那个爱上倒影的少年。
  
  北京的冬天太可怕,寒风蚀骨,天寒地冻,进入地铁之前,我浑身没有一丝热气。因临近午夜,最后一班地铁上的乘客寥寥无几,我所坐的位置对面,有一位手持炭铅笔的少年。
  
  他应该是来京艺考的学生,脚边立着一个画袋,画袋颜料斑驳,边角已磨破。
  
  我多看了他两眼。
  
  他戴着顶看不出颜色的花线帽,帽檐下一双摄人心魄的丹凤眼,精巧的尖鼻子和线条带钝感的厚实双唇,构成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绝美脸庞。
  
  每年冬天我都能见到艺考生,他也是其中之一,没什么特别,就像我当年一般,只是浩荡的艺考大军中普通的一员,心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他的膝盖上放着个速写夹,他抬头看看对面的我,再低头描几笔。
  
  我知道他在画我,我们那时候都这样,逮着谁画谁。我下意识理了下头发,心里竟然冒出头发不够柔顺,画出来会不会显得没精神的念头来。
  
  我悄悄坐直了身体,从少年身后的玻璃窗上打量自己的倒影——还好,衣着得体,但吃了晚饭后没补口红,现在就补上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
  
  我突然笑了,因为速写大多是黑白的,除非少年用彩铅,嘴唇红不红,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的目光在空无一人的地铁车厢中对上了,他的瞳仁颜色美极了,是深琥珀色的,在灯下闪着狡黠的光,好像在说,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车要进站了,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特意走到他的面前。
  
  “你好,能把你画的……”我想问他把速写画要过来,毕竟那画的是我。
  
  可当我把目光投向他的速写本时,却把后半句话吞了进去。
  
  深茶色的朦胧玻璃窗上,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一张影影绰绰的脸,那是少年自己的脸,在地铁隧道里忽明忽暗,脸部线条弱化,眼睛却熠熠生辉,似乎前方有他所渴望的梦想。
  
  他画的是自己的倒影,正如我以为他在画我一般,我也曾是爱上自己倒影的少年。
 
1.jpg
  
  (插图/尧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