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最好的朋友是一个玩偶
2018-11-09 10:00:40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1.jpg
  高源
  
  认识这么久以来,小暖第一次生我的气。因为我不小心弄丢了她心爱的砂糖兔玩偶。
  
  也许你会说,不就是个玩偶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哦,对小暖来说,那可不仅仅是个PP棉做的玩偶,而是只活生生的、有人格的兔子。听起来像病句?可我保证这绝对是最准确的形容……
  
  小暖对待一般的玩偶,也就是抱一抱揉一揉,掉在地上就捡起来拍拍灰尘,丢了就再买一个;对待一般的活体宠物兔,也就是喂喂胡萝卜,摸摸它的背,仅此而已。但她对待这只砂糖兔玩偶,却是以朋友的方式,把它当做有生命的人。
  
  她与这只兔子的相遇,化用王菲的歌词就是“只是因为在兔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在货架的砂糖兔家族中对它一见钟情,无论如何也要“领养”。嗯,她说不是“买下”,而是“领养”。
  
  自从有了这只兔子,她就好像进入了一种神魂颠倒的状态,每天跟它形影不离:把兔子装在书包里背着,一起上学,一起听课,一起写作业,一起骑单车,回到家一起睡觉。书包拉链再也没完全拉上过,为了让兔子脑袋露出来透气。好在兔子只有45cm高,要是90cm那种型号,她恐怕要把书包换成拉杆箱,而且会惊动老师和年级组长。
  
  上课的时候,兔子躺在抽屉里陪她一起听讲;课间,她就抱着兔子到校园里四处溜溜;自习课老师不在的时候,她让兔子坐在自己腿上一起做作业——虽然一脸呆萌的兔子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但只要有它陪着,她就能安心。
  
  天越来越冷了,前几天她还从网上给兔子买了几件过冬的衣服:湖蓝色开襟毛衣、白色套头毛衣、浅粉色连帽衣、焦糖色牛角扣风衣、棕色灯笼裤……真让我大开眼界!掌心大小的精致衣服,比我身上穿的还像那么回事。看着小暖爱意融融地给兔子换装,我问:“你晚上还会给它脱掉吗?”
  
  “当然啦!不然怎么睡觉嘛,”她说,“而且,衣服脏了也要脱下来洗。它可是爱干净的兔子。”
  
  好吧,说得跟她的亲骨肉似的。
  
  如此金贵的小祖宗,真不该落在我这种粗心的人手里。今早到校,她急着赶去操场清洁区值日,让我把书包捎回教室。或许是拉链开得太大,或许是兔子闷得慌想去外面看看,反正它是神不知鬼不觉消失了,我丝毫没发觉。直到小暖做完值日回来,拉开书包大惊失色,直冲到我面前审问。
  
  “你是不是忘了带来?”我心里也打鼓。
  
  “不可能!骑单车的时候它还在,我还怕它受凉,把它往里按了按。”她一副要哭了的样子。
  
  “我现在就去找。”一点也不敢怠慢。
  
  早读铃声已经打响。今天看早读的,是刚来实习的梁老师,我们说了缘由,她善解人意地放我们出去找。
  
  “要不我给你再买个,”出了教室,我试探着问小暖,万一找不到呢,“一模一样的。”
  
  “不,一百个也不要!我只要属于我的那只独一无二的兔子!”
  
  我不敢吱声了。
  
  谢天谢地,循着我的行动轨迹,很快就在通往教学楼的路上找到了。感谢同学们拾兔不昧。兔子仰面朝天怪舒服地躺着,但可能被谁踩了几脚,脸上和裙子上有点脏。我松了口气。
  
  “玩够了没有?再敢乱跑,下次就不要你了!”她一脸严肃地对兔子说,“回家好好洗澡!”
  
  中午在食堂吃饭时,我碰巧跟梁老师坐一桌。明明有教师专用就餐区,但她偏喜欢跑来跟我们挤。聊起早晨的事,我委婉地表示,小暖对待砂糖兔的态度是不是有点不正常:“把玩偶当成活生生的人。”
  
  “从某种程度上说,挺正常的……”梁老师没有开玩笑的样子,“比如,当网速很差,电脑频频卡住,你是不是恨不得给它一巴掌?当汽车打不着火,你是不是忍不住踹它一脚?那时,它们在你眼中并非一团金属,而是有生命的事物,你会对它们发脾气。”
  
  “唔……”我含着筷子。
  
  “你会不由自主地将生命投射到无生命的事物上去,因为‘万物有灵’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心理特征。”梁老师说。
  
  “万物有灵?”很熟悉的说法。
  
  “在原始社会,原始人认为飞禽走兽、风雨雷电、山川湖海等都是有灵性的。他们赋予万事万物人格或神格,并加以崇拜,这就是‘万物有灵论’。其实不只是原始人,现在,在抽象思维尚未发展的幼童身上,也可以看到那种想象力。”
  
  “谢谢梁老师告诉我这些。”
  
  嗯,回去就用“原始人”和“幼童”的标签来黑小暖,我心里想着,忍不住大笑起来。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