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鸡腿和聪明鸡腿
2018-09-03 10:13:41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1.jpg
文/伊北
  
  每个礼拜三都是我最怕面对的日子,因为那天是寝室同学们的“母亲探望日”,除了我的妈妈,其他同学的妈妈都会准时到来,并带来丰盛的饭菜。我也很希望我妈妈能带来很多丰美的食物,让我在同学们面前显得不那么另类,但是作为一个单亲妈妈,她的工作已经够她忙的了。所以今天,我下定决心——礼拜三必须打三个菜!
  
  我端着搪瓷的饭缸,里面放着我刚从食堂打回来的饭和菜。这次,我颇为豪壮地打了一块炸得软软的扁平大排,西红柿炒蛋染红了躺在更下层的米饭,还有豆芽炒肉呢!
  
  “回来啦!”孙治妈微笑着跟我打招呼,她超级疼爱她的宝贝儿子,总想给儿子送饭,“礼拜三风潮”就是她带起来的。现在,李曹妈、年睿妈也都来了,各自带着几个菜,慰劳她们的儿子。
  
  “阿姨,来啦。”我保持微笑,此刻我必须做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孙治妈每次必送白烧的大鸡腿,孙治低着头呼哧呼哧吃着,几个都不够他吃,所以,他比同龄的孩子都胖。
  
  我打开饭盒,我的大排在孙治的鸡腿面前,好像忽然缩小了好几倍,远不及放在食堂橱窗里那样诱人了。不由得,我有些气弱。
  
  “你妈没来啊,可真辛苦呢,一个人拉扯孩子。”孙治妈成功地唤醒了李曹妈和年睿妈的注意力,“一个人拉扯孩子啊……不容易呀……”我耳朵里一阵轰鸣,嘴巴里的饭菜尝不出任何味道,我像一只受伤的豹子,咬着那块大排,一下,一下。
  
  “孙治,把鸡腿分出一块来。”孙治妈发号施令。孙治慢吞吞地,用筷子头夹住鸡的小腿长条骨,那鸡腿摇摇晃晃的,好像个小棒槌,要坠入我的饭缸中。我像触电般,立刻端起饭缸躲避,嚷着,“不要不要,我不喜欢吃鸡腿,你自己吃你自己吃……”孙治好像故意给我难堪似的,死活非要把那个该死的鸡腿让给我,我一用力,那只鸡腿“啪”地一声落在地上,滚了一圈,全部沾上了灰。
  
  “他说不吃就别给他吃,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性,没见过这样的孩子,不知好歹。”孙治妈对孙治嚷。
  
  大家投来的目光让我难堪无比,真是恨死孙治的鸡腿了。
  
  晚自习,我抱着书本坐到孙治旁边。初二,我们已经上完了初三的课,现在是复习阶段,准备中考。不到九点,孙治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这家伙醒了,嘴边还流着哈喇子,两眼茫然。
  
  “你这么睡可不行。”我摇着头,好像个老夫子,“科学家研究表明,轻度的饥饿感有助于大脑运作,你啊,就是吃多了。”
  
  “那怎么办?”孙治似乎相信了。
  
  “让你妈给你少送几顿饭就行了,尤其那个鸡腿,不能再吃了,太长肉。”
  
  孙治点点头。第二个礼拜,孙治妈果然没来。
  
  “鸡腿对智力的发育不好。”我们寝室卧谈会上,这是我永远的观点。“是不好,我不吃鸡腿之后,这次月考我上升了三十名呢。”孙治现身说法,支持我的论点。
  
  “那意思是,我们这里的鸡,吃了笨笨丸?”李曹发挥想象。
  
  “笨笨丸是什么东西?”年睿好奇地问。
  
  我一听他扯远了,便说,“没有什么笨笨丸,过去的鸡也是聪明的,因为它们每天会出去走,这种鸡一般长得比较小,因为出去走就当锻炼了,它们的腿也瘦小些,这样的鸡有聪明的鸡腿,人吃了是好的。但像孙治妈带来的那种鸡腿,又白又大,一看就是人工饲养的,这种鸡被关在笼子里时间长了,脑子呆滞,吃它的肉,也就会变得呆滞。”
  
  孙治蹬了一下床,恍然大悟。
  
  就这样,我清除了孙治和他妈的笨鸡腿。每个礼拜三,我再也不用打肿脸充胖子,打食堂的那个华而不实的大排,我只吃两个素菜。每个礼拜我的生活费是固定的,我妈妈太忙——我知道她忙,我不能拖她的后腿。
  
  有一天,我和孙治在食堂窗口排队打饭。李曹跑过来,急匆匆地说:“你妈来了。”
  
  我脑子一片空白,立刻端着缸子朝寝室跑。撞门进去,看见我妈站在屋内,一身水红色衣服,比孙治妈妈漂亮多了。
  
  我放下缸子,空空如也。
  
  孙治、李曹、年睿他们也回来了,端着刚从食堂打回来的饭。
  
  老妈从包里拿出两个一次性饭盒,解开塑料袋,打开,摆在我面前,一盒里是饭和木须肉,一盒里躺着两只红烧鸡腿,黄褐色,并排放。
  
  三个同学盯着我和鸡腿看。
  
  多么好的妈妈啊,我眼眶发热,可我终究没忘记自己当初对鸡腿的定义。我指着盒子中的两只鸡腿,看了他们三个一眼,说:“嗯,这是聪明的鸡腿,是聪明的鸡腿。”
  
  老妈不解,“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低头哭了,眼泪滴在了鸡腿上。
  
  阅读小贴士:
  
  人吃了不同的鸡腿会有不同的效用,有的吃了会变笨,有的吃了会变聪明。你吃过哪种鸡腿呢?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