瘸腿狗与理发师
2018-08-27 11:52:10    《中国少年文摘》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1.jpg
文:芝墨  图:喃喵
  
  
  大奔低着头,垂头丧气地走着。刚刚为了一块肉,它落了一身伤。
  
  如果腿没有瘸,一定不会是这样的结局。大奔一边舔舐伤口,一边想着。
  
  大奔一瘸一拐地走街串巷,一路上,人们对它指指点点,群狗对着它汪汪大叫。大奔又累又饿,它趴在一个墙角,缩成一团,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夕阳的余晖照在它的身上,微微有些暖。
  
  这一觉睡得太久,当大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里。
  
  这是在哪里?大奔站了起来,腿有点儿晃。
  
  “你醒了?”旁边有人说话。紧接着,一只温暖的手掌在大奔的背脊上拍了拍。
  
  面对这样亲昵的举动,大奔不躲也不闪。它明白,自己有了新主人,不用再居无定所了。
  
  然而,新主人会不会嫌弃它呢?大奔有些担忧。
  
  
  大奔以前的主人是一位商人,它负责看管主人家的仓库。那个时候,大奔年轻力壮,又尽职尽忠,很受主人器重。
  
  那天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让大奔有种想打瞌睡的冲动。忽然,它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警惕地张望着,发现两个人偷偷摸摸地翻过墙头,来到了院子里。
  
  大奔立刻判断出他们是贼,“汪汪”叫起来。两个贼人见狗凶猛,抱头鼠窜,大奔穷追不舍。
  
  就在大奔跑到岔路尽头的时候,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撞倒了大奔。
  
  贼跑了,大奔受伤了。
  
  后来,大奔的腿伤虽然好了,却再也不能正常走路,更别说奔跑抓贼了。主人打开院门,把大奔赶了出去。
  
  大奔在屋外叫了三天,等了三天,都没有等到主人回心转意……
  
  冗长的回忆让大奔看起来很忧伤。不过,这份忧伤被一个温暖的声音打断了,新主人问它:“饿了吧?先吃点儿东西吧。”
  
  一只破旧的碗里盛着不算新鲜的饭菜,却是大奔这阵子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了。大奔狼吞虎咽地吃完,把碗舔得干干净净。
  
  “看来你真的是饿坏了。”新主人笑着说,“以后,我们相依为命吧!”
  
  “汪!”大奔不明白“相依为命”是什么意思,但它隐约觉得,那是很重要的东西,重要到要用自己的一生去保护。
  
  
  大奔的新主人叫老洪头,年轻时是一名理发师,与头发、胡子打了几十年的交道。
  
  以前,老洪头是剃头的一把好手。后来,他老了,头发白了,眼睛花了,落刀的时候也不再利索。有一次,老洪头的手晃了一下,把客人的下巴刮破了。
  
  “对不起,对不起!”老洪头连忙道歉。
  
  “不要紧。”客人抹掉血迹,半开玩笑地说,“老洪头啊,你该退休了吧?”
  
  老洪头笑呵呵地说:“我要是退休了,你们找谁剃头去啊?”
  
  “理发店多的是嘛!”客人的话多半是玩笑,但老洪头的心里却不是滋味。
  
  刮破脸的事情做了几回之后,老洪头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后来,找他理发的人越来越少了。再后来,一个客人都没有了。
  
  老洪头不理发了,整天摆弄门前小院里的花花草草,日子过得清闲而且单调。
  
  “如果有谁常来陪我说说话该多好啊。”老洪头常常这样想。但是,大家各有各的生活,谁也没空陪一个老单身汉聊天。
  
  现在好了,老洪头抚摸着依偎在他身旁的大奔,微笑着说:“走,我们散步去!”
  
  
  老洪头养了一只狗,这不算是新闻。邻居们又可以看见老洪头乐呵呵的笑脸了。
  
  有人说,老洪头养了只瘸腿狗,多有爱心啊;还有人说,一个垂暮的老人牵着一只走路都不顺溜的狗,多滑稽啊。
  
  听到这样的话,老洪头偶尔也生气,但仔细想想,大家也并没有说错啊。这样一想,老洪头也就坦然接受了。
  
  这天散完步回家,老洪头老远就发现自己挂在门前晒的一条肉不见了。那是他拿盐腌了一下,准备晒干之后留着慢慢吃的。
  
  “汪汪。”大奔看老洪头发愣,有些疑惑。
  
  “大奔。”老洪头神情沮丧地说,“我的肉不见了,就是挂在那根绳子上的肉,你记得吗?”
  
  老洪头抓着那根断裂的绳子看了又看,自言自语地说:“绳子像是被扯断的。”
  
  大奔在地上嗅啊嗅啊,突然顺着一个方向奔跑起来。虽然它奔跑的姿势有些难看,但它不顾一切地,拼尽全力地奔跑着。
  
  “大奔,你去哪里?”老洪头在身后喊。
  
  可是,大奔来不及回答他的话了,它要循着还没有散去的气味,去追赶偷肉的贼。
  
  
  大奔回到家的时候,老洪头正准备洗米做饭。一看见大奔叼着什么东西回来,老洪头有些惊讶。
  
  “大奔,不要随便把东西捡回……”话说到一半,他看清了大奔嘴里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块被偷走的肉。虽然被啃掉了一部分,但老洪头还是认出来这正是他被偷的那块腌肉。
  
  “大奔,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老洪头惊讶极了,他干涩的眼眶甚至有些湿润。大奔分辨不出老洪头是哭是笑,只听见他说,“大奔,你很聪明,很勇敢,很能干。谢谢你!”
  
  “呜。”大奔趴在老洪头的脚边,看见屋前的小河在夕阳的映照下波光粼粼,如诗如画。
  
  一辈子究竟有多长呢?以前,大奔觉得它很长很长,长得永远也看不到边。现在,大奔仍然觉得它很长很长,但它觉得,一辈子并不难熬,只要陪在老洪头的身边,就好了。
  
  王文华摘自《意林》(2014.4)
  
  葱小七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