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开学
2018-08-24 08:38:35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高源
 
1.jpg
 
  虽然离开学还有一周,但那种沉重、紧张、不祥的气息已经暗搓搓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让人躲闪不及。
  
  我尽量不去想这败坏心情的事,但好像每天都要被提醒无数次:一上网就看到同学们的动态——一狂补假期作业,深痛哀悼假期的终结;爸妈时不时旁敲侧击,提醒我快开学了要收收心啊,别整天抱着小说看,抽时间预习一下新开的化学课;走进图书馆惊喜地发现青少年区的书哗啦啦全还回来了,随即悲哀地意识到是因为要开学了,作业还写不完哪儿有时间看闲书;就连逛个超市都不得安宁——促销区长长的货架上忽然堆满了文具,宣传牌上大大的“开学季”三个字如此扎眼……更扎心……
  
  不想开学,还需要理由吗?开学意味着早起晚睡,在教室里坐到地老天荒,几乎没有自由支配的时间。记得去年九月有个新闻,说英国利兰市有几个学生因为不想开学,竟然偷偷潜入学校,放火把教学楼烧了……好像很彪悍?但我想说他们好幼稚啊:烧了就可以不上学吗?想得美。
  
  是时候回望一眼这个充实的夏天了:早晨的煎蛋、图书馆的借书卡、夹书签的小说集、拿勺挖着吃的半个西瓜、空间里的碎碎念、夜晚散步的街道……
  
  特别有成就感的时刻,通常是读完一本厚厚的名著,翻到最后一页的那一秒,或者是提前完成假期作业的那一刻,或者是煎出完美溏心蛋的许多个早晨。
  
  以往假期,都是爸妈上班出门之前做好早饭,我睡懒觉起来热一下再吃。还记得第一次把水煮蛋放进微波炉的时候忘了把壳剥掉,可怜的鸡蛋炸得粉身碎骨,蛋黄在炉内盛开出遍地金黄。相对而言我更爱吃煎蛋,但这种东西刚出锅时滋滋作响香气四溢,放凉后却免不了有蛋腥和冷油的气味,即便再次加热,也还原不了新鲜的美味。所以想吃到刚出锅的煎蛋,我必须在七点半之前起床,这样的假期未免太残酷了些。
  
  我决定自己学做煎蛋。这个热得出奇的暑假,我一共煎了45颗鸡蛋。
  
  很多事情都如此,看别人做觉得再简单不过了,自己上手却状况连连。看妈妈做了许多次,整个流程早已烂熟于心——开火,热锅,倒油,打一颗鸡蛋进去,小火煎一会儿,等蛋白凝固时关火,用余温让蛋黄略熟,撒盐和黑胡椒。
  
  但我也只是纸上谈兵。第一次做的时候胸有成竹,做出来味道却很差,因为掌握不好火的大小、时间的长短、油的温度和用量。就连磕碎蛋壳也是需要练习的,手法不能太轻也不能太重。第一次往锅里打鸡蛋我用力过猛,蛋白横流,摊开一大片,导致边儿上薄的地方都焦了,中部的蛋白却还没凝固。更郁闷的是,貌似有一小片碎蛋壳也跟着掉进了锅里还差点被我吃到……总之是搞得厨房里鸡飞狗跳狼狈不堪,好在爸妈都不在家,没有亲眼目睹那惨状。
  
  唉,好不好吃反正我也都吃了,自己做的煎蛋,跪着也要吃完。
  
  做的次数多了,慢慢就有了经验。现在我已经能轻车熟路地煎出一个完美的溏心蛋啦,无论形状、颜色、生熟程度还是味道都接近满分。听着锅里噼里啪啦的声响,看着鸡蛋变魔术般成熟,幸福感和成就感爆棚。
  
  朋友们的暑假都是怎么过的?上补习班的小暖,功课肯定甩我几条街吧,但我的课外阅读量肯定远超她;
  
  物喜好像在暗暗跟我比赛,凡是我看的书,他也都要借去看;
  
  网上看到小麦去漠河旅行的照片,在我们热得二十四小时开空调的日子里,她却说冷飕飕并且感冒了;
  
  大芒多数时间都在打游戏、打篮球,当然也被家人逼着写作业;
  
  乔乔好像去美国参加了什么夏令营,很高端的样子。
  
  “唉,有没有一个世界,只放假,不开学?”
  
  爸爸看着垂头丧气的我说:“有。”
  
  “哪儿?”我立刻眼里放光。
  
  “大人的世界。”
  
  “大人的世界不用上学,但要上班哦。”妈妈补充道。
  
  唔,看来也不怎么完美……
  
  屏幕前的你,开学前的这一周,又在做什么呢?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