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巨人和蓝奶奶
2018-08-23 10:51:20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文蓝钥匙
 
1.jpg
  
  所有的巨人都是没有妈妈的。石头巨人是某座山头突然有一天变成了巨人;海洋巨人是在那些巨大的海浪里哗啦一声就诞生了……
  
  巨人刚诞生的时候就跟婴儿一样,小手小脚小脸蛋。土邱也是。他是昨天夜里刚刚诞生的山巨人。他躺在枯草里哇哇哭,灰头土脸。小巨人在等第一场雨,只要被雨水一冲就可以站起来走路。
  
  不幸的是,最近天气干燥,一直等不来雨水,小山巨人最终就会哗啦散在地上,像打碎了的泥娃娃,再也无法变成巨人了。
  
  蓝奶奶今晚失眠了。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耳朵里一阵阵像是婴儿的啼哭声。村里人都说蓝奶奶脑子不太正常,在几十年前那一场瘟疫夺走她的亲人们之后,她就变得沉默寡言了。再后来,她干脆一个人住到了深山守林人的小木屋里。“多像是我女儿刚出生时的啼哭声啊……”蓝奶奶爬起来,循着声音向大山深处走去。
  
  夜空晴朗,星光点点,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野兽荧绿的目光追逐着她。蓝奶奶却一心一意地寻找啼哭的孩子,全然不顾随时可能袭来的危险。
  
  “是谁把这么乖巧的孩子丢在这里?”看到小巨人,蓝奶奶弯下腰去,将厚厚的小毯子裹在小巨人的身上,然后抱着他,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走下山。小巨人依然哇哇地大哭着。蓝奶奶当然不知道他需要雨水,只当是他又饿又冷。看着孩子,她忍不住吧嗒吧嗒地流出眼泪。怀里的孩子突然就不哭了。野兽知道山巨人长大以后撕碎它们就像撕一片树叶那么容易,都乖乖地四散而去。
  
  蓝奶奶一下子有事情做了,重新有了活力。她给山巨人做了小小的千层底鞋子、天鹅绒的裤子,还有小褂子。奶奶庆幸自己得到了一个特别棒的孩子,因为小巨人第二天就能在山里跑来跑去,身体结实得像石头,力气大得像牛。村里人都说蓝奶奶收养了一个怪物。哪有看起来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却那么有本事的,八成是个妖怪吧。蓝奶奶不相信,“哪有眼睛清澈得像星星的妖怪,净胡说八道。”
  
  她每天乐呵呵地看着孩子帮她干活。她坏掉的屋梁全部换了新的,那些树是土邱连根拔起的。屋子外面用巨大的石块整整齐齐地砌起一堵石墙,还用密实的篱笆扎了一个院门。唯一让奶奶感觉到吃力的是,小家伙长得真是太快了,衣服很快就穿不上了,每个月都要重新做。蓝奶奶每天的工作几乎就是戴着老花眼镜赶制衣服。
  
  土邱越长越高,屋里已经容不下他庞大的身躯。他先是睡到院子里,头在院门,脚一直伸到屋子里。后来,他睡到院子外。再后来,他靠着大山睡觉。睡觉的山巨人其实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包啊。
  
  蓝奶奶年纪越来越大,眼神也越来越差。夜晚,她瞅着星星,喃喃地说:“土邱啊,最近的星星是不是落满了灰尘,怎么看起来没有那么明亮了。我得去擦擦干净。”土邱心疼得直掉眼泪。
  
  “好!”土邱蹲下身子,用巨大的手掌轻轻托起蓝奶奶。他越过树木、山巅,把巨大的手伸向广袤的夜空。
  
  蓝奶奶拿着一块布,仔细地擦来擦去。“一颗、两颗、三颗……”她兴奋得像第一次吃到糖果的孩子。
  
  蓝奶奶双目失明的那天,正在给土邱做一件外套。土邱喜欢看蓝奶奶专注地在那些陈旧的布匹上飞针走线。蓝奶奶总是说,在阳光下做针线活,可以把阳光的味道缝进衣服里呢。“今天天黑得真早啊!”蓝奶奶抬起头看了看,手里紧紧攥着那件未完成的大褂。
  
  土邱心里难受得像刀子剜过一样。他真想把自己的眼睛送给他唯一的亲人。
  
  土邱穿着那件未完成却填满阳光味道的大褂,担负起了照顾奶奶的工作。他的身躯、手掌过于巨大,用小小的锅碗瓢勺来做饭,就像踩在针尖上走路那样小心。
  
  蓝奶奶是在春天里走的,那天满山遍野的花儿都开了。
  
  “这个黑夜的时间可真够长啊,我给土邱的外套还没有完成呢……”这是蓝奶奶说的最后一句话。
  
  “妈、妈妈……”土邱在蓝奶奶早已不太灵光的耳边低声地说。这是他第一次喊“妈妈”。这声呼唤像一阵春风涌进蓝奶奶的耳朵,暖暖的。过往的美丽画面伴着这阵风钻进她的耳朵。她想起一生中的美好,微笑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土邱把蓝奶奶搂在怀里,蓝奶奶像睡着了一样安详。
  
  后来,巨人土邱躺下来,变成了一座山。蓝奶奶则永远歇在了巨人的怀里。
  
  阅读小贴士:
  
  如果没有山巨人,蓝奶奶至死也是孤单一人,如果没有蓝奶奶,山巨人早就化作了土块。相依为命的深情,让人深深为他们感动啊。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