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包过期饼干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饼干!
2018-08-10 10:44:46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1.jpg
高源
  
  昨晚梦到了外公外婆,他们坐在小屋里吃饭,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灯没开,电视里播着小品和相声,电风扇像刚跑了马拉松一样有气无力地晃着脑袋。
  
  醒来看看表才五点半,我翻个身继续闭眼躺着,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心里有点酸酸的,是啊,太久没回过乡下外婆家了。平时上课忙,周六日要写作业而且有其他想做的事,外婆家有点远,结果就一拖再拖,拖到了暑假。
  
  “有时间来玩吧,”上个月外婆就打电话说,“来拿点儿土鸡蛋,自己养的鸡,健康得很。还有自己种的蔬菜,绝对绿色食品。”
  
  妈妈很惊讶,爱睡懒觉的我今天居然六点就起床了。早饭时我跟她提了这事,她说等周六日休息再带我去。
  
  “等不及了,”我说,“我今天就要去。”
  
  “你自己去?”她有点不放心地盯着我。
  
  先坐公交到汽车总站,然后坐小巴车到县城,最后找个三轮车沿坑坑洼洼的小路把我载到村子里。难度系数偏高,但我喜欢那种探险般的刺激。
  
  不到八点我就出发了,运气不错,一路既没有遭遇交通事故、人贩子、小偷,也没有迷迷糊糊坐错车走错路,只是最后那个三轮车的司机太不给力——他对那个区域不熟悉却又要逞强,颠簸半天发现走岔了,气急败坏又不好对我发火,悻悻地掉头返回,耽误了许多汽油和时间。关键是时间!我到外婆家时已经十一点半,喘口气基本就要吃午饭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吃了早饭吃午饭的吃货,无比空虚堕落。
  
  外公在院子里喂鸡,我凑过去看。小学的暑假,我会长期住在这里,每天跑出去拔草——对,鸡也吃草,但只吃某几种草——拿回来给外公剁碎,拌进其他粮食,就是一道大餐。倒进食槽,群鸡蜂拥而至,好不热闹。一天天看着小鸡长大,给它们取名字。而现在,我却像个客人站在一旁,插不上手。
  
  “今年养的鸡不好看,毛是灰黑色的,以前是白的。”外公说。
  
  “挺好看。”
  
  “母鸡下蛋不少,你带回去点儿,可比超市里卖的营养多了。”
  
  外婆做了炸酱面——我很崩溃,因为太好吃了,每次都不知不觉吃过量。饭后,外婆又端出一托盘西瓜,我连连摆手。
  
  “哦!差点忘了!”外婆忽然撂下西瓜钻进卧室,翻腾半天,拿了什么东西出来。
  
  “什么呀?搞得神神秘秘的。”我很好奇。
  
  “快尝尝,外国的!”她递给我一袋饼干。“这是邻居去年给的,她儿子从国外带回来的,我特意给你留的。你表弟和表妹早就尝过了。”
  
  “哦……”我有点哭笑不得。一包普普通通的西班牙的饼干,对住在乡下闭门不出的外婆来说确实是稀罕物,但这种东西在城市的进口食品商店就能轻易买到,网购更是物美价廉。外婆居然宝贝似的不舍得吃,为我存了那么久。
  
  “你和外公吃吧,我以前吃过。”我说。
  
  “你快吃吧!他们都说好吃,我们也尝过了,就差你了。”
  
  盛情难却,我只好尝一口。拆包装时习惯性地瞥了眼日期——天哪,已经过期一个月了!抬头看见外婆正热切地望着我,我想了想,还是吃了一块:“嗯,好吃!”她才终于满足地笑了,好像了结了什么重大的心愿。
  
  我说的是实话,真的很好吃。
  
  这包过期的饼干,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饼干。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