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一筐橙子
2018-07-27 09:35:33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高源
1.jpg
  
  今天我在市图书馆遇到了初二(10)班的物喜——就是那个期末考试前翘掉晚自习,独自坐在操场看台吹口琴的男生。他是个叛逆的少年,却真诚地对我说“考试加油”。不知他最后考得怎样,今天见了,也没想起问这个无聊的问题。
  
  下午在市图书馆的阅览室看书,中途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却见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人。天哪,我的东西还都在桌子上呢,才离开三分钟就被占了吗……我想着,有些郁闷。走近了,发现那人竟是物喜。他正捧着我刚借出的《安娜·卡列尼娜》读得津津有味,专注得好像全然不知到世界的存在。
  
  我靠近桌边,他毫无反应。我走到他右后方,在他左肩轻拍了一下。他扭头——左后方什么也没有——露出困惑的表情,然后扭回去继续看书。有点呆啊,我忍住笑,又拍了一下。这次他才学聪明了,左边没有,又往右边扭头看看。
  
  “诶?是你啊。”他笑了,继而皱了一下眉。
  
  阅览室不能交谈,我指指门,他放下书跟我走出去。
  
  “你也常来市图书馆吗?”他问。
  
  我说我隔几天会来借一次书。他说他家就在这附近。
  
  “这本书我一直想看,却总是借不到。今天瞥见桌上有一本翻开的,想着看两页就放下,没想到一看就刹不住车……”他有些抱歉地说。
  
  “哈哈哈,这本书太抢手,我是在网上预约了,今天才借到。你要看就先拿去。”有些书想借到,真的需要靠手速,靠运气,靠耐心,靠技巧。
  
  “不用啦,你先看,看完借给我。”
  
  聊了几句,发现他喜欢的很多书碰巧我也喜欢。所以……他也是日常跟我抢书的“敌人”之一啊!
  
  黄昏时分,我们结伴从图书馆走出来,他送我到公交站。等了十几分钟车还没来,我让他先走,他说没关系,反正回去也无事,不如站在这儿聊天。他个子跟我一般高,不胖不瘦,头发乱糟糟,穿了件不带任何图案的白T恤。他没有背包,胳膊夹着三本书。
  
  马路对面有一家饮品店,大概为了显示自己的橙汁是鲜榨的,店主站在门口,表演似的操作一台老旧的手动榨汁器。一筐夹杂深绿枝叶的橙子蹲在旁边,有种即将被送上断头台的悲壮和悲哀。
  
  一想到它们粉身碎骨汁水四溅的命运,我就不寒而栗,尽管被三十多度的热浪所包围。挤压,碎裂,暴力,残忍……我盯着马路对面的“屠宰场”发呆。物喜也看到了。
  
  “那些橙子好可怜。快去救救它们。”我忽然说。
  
  他居然认真地点了点头,二话不说穿过马路。我也跟了过去。
  
  “请问这些橙子怎么卖?”物喜问。
  
  店主眼皮也不抬:“一杯十二块。”说话间,又一个橙子粉身碎骨。
  
  “不,我是说橙子,不是橙汁。”
  
  店主停下手中的酷刑,诧异地瞟了我们一眼:“这个不卖。”想了想又说:“算了,那就五块一斤吧。”
  
  筐里剩的九斤橙子,全部被我们“解救”了。店主觉得匪夷所思,最后还给我们抹了个零头。
  
  一人分一半,可够吃上一阵子了。拎着沉甸甸的橙子吃力地走回公交站,我笑道:“是不是有点傻啊。其实我不爱吃橙子的。”
  
  “不会啊,”物喜说,“粉身碎骨太残忍了。被切开吃掉,它们多少还能舒服点儿。”
  
  “真的有差别吗?”
  
  “真的有。”
  
  听着他温柔的声音,我忽然非常感动。
  
  拯救不了全宇宙,至少还可以拯救一筐橙子。
  
  两个傻子拎着两兜橙子。公交车迟迟不来。这个时刻很美好。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