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一群狼
2018-06-07 10:41:31    《中国少年文摘》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微信图片_20180607104227.jpg

   文:慈琪

  
  一、狼来了
  
  所有的庄稼地里都住着狼。狼们负责赶走偷吃的兔子、麻雀和山羊,让庄稼安心生长。但它们必须生活得小心翼翼,免得人类发现,把它们当成普通的狼捕杀。
  
  每块庄稼地里住的狼品种都不一样,老八家有三块地,一块种玉米,一块种土豆,一块种燕麦,这样他家的地里就住着三头狼:玉米狼、土豆狼和燕麦狼。三头狼是好朋友,常常在有风的日子串门。
  
  一天,土豆狼慌慌张张地来找玉米狼:“不好了,我闯祸了。”
  
  “怎么了?”
  
  “刚刚我在田里追讨厌的地鼠,不小心追到隔壁的田里,碰到了小九。她一见到我,就哇哇哭着跑走了。”
  
  小九是老八的侄女,她妈妈是出了名的大嗓门,这下子全村的人都会知道老八家的田里有狼了。
  
  “你别急,我们好好躲起来让村里人找不到,也许他们就会觉得是小九看错了。”玉米狼安慰道。
  
  第二天,地里果然来了很多村民。他们拨开庄稼叶子,大声呼喝着,可是连一根狼毛都没找着。
  
  老八叉着腰,恨恨地说:“准是小丫头看错了,我家地里怎么会有狼?”
  
  “可能那头狼跑到别的地方去了。”小九怯怯地说。
  
  但大人们都不相信地摇着头。
  
  人们各自回家了,只有小九站在土豆地里掉着眼泪。眼泪渗进土里,把土豆打湿了。土豆狼抖抖身上的泪水,冷飕飕的,它的心里也不好过。
  
  等到夜晚来临,土豆狼从土里钻出来,就去找玉米狼了。几分钟后,它又跑进燕麦地,向燕麦狼说了自己的打算。整个夜晚,它跑遍了全村的庄稼地,和所有的狼做好了约定。
  
  凌晨五点,全村的人都听到了狼嚎声。不知道狼到底在哪里,因为村子的东西南北都有此起彼伏的嚎叫。
  
  第二天,村民们加强了警戒,所有的小孩子都不许出门玩耍。但小九很开心。为了补偿她,老八亲自做了一根小竹枪送给她。别的孩子都羡慕极了。
  
  二、小苗
  
  燕麦狼是一头非常俊美的狼。虽然土豆狼和玉米狼也是黄色的,但它是金黄色!太阳一样的金黄色!
  
  所以燕麦狼非常骄傲,并且对阳光充满了好感。它觉得藏在叶子下面晒不到太阳,常常冒险跑到土路和小坡上去,悠悠闲闲地趴在那里哼着小调。
  
  燕麦狼像一片轻捷的麦叶,飞过来飘过去,在田野里尽情玩耍。不过每天半夜它都要匆匆赶回自己那块田里—离开太久,庄稼会没精神的。
  
  有一天,燕麦狼玩得太疯,不知不觉到了山的另一边,在小坡上看到了一棵干瘪的小苗。它本来想不在意地走过去,却突然转身回来,皱着眉头盯住那棵小苗。
  
  “你真难看,在阳光雨露这么丰富的地带,又没有野兽和虫子欺负你,你好意思长成这样吗?”
  
  小苗羞愧地蜷起身子。
  
  燕麦狼绕着它转了好几圈,才往家的方向走去。第二天,它一早就飞奔过来了,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小苗在光秃秃的坡上无遮无挡,被太阳晒得蔫蔫的。
  
  燕麦狼走过去,弓起身子,在小苗身上投下一块阴影。小苗迷迷糊糊地觉得一凉,抬头看到燕麦狼迎风飞舞的金色尾巴。
  
  “还是这个地方晒太阳舒服。”燕麦狼懒懒地说。
  
  傍晚,燕麦狼活动一下僵硬的腰腿,回去了。
  
  就这样,来这片小坡成了燕麦狼的日常活动,有一次小苗怯生生地问它:“你不累吗?”
  
  “有这么好的阳光,又没有人来,多自在!”燕麦狼不耐烦地说,“你这个多话的小家伙!”
  
  夏天快结束了,小苗长成了强壮的小灌木,结出了鲜嫩多汁的金黄色浆果。
  
  燕麦狼在秋季的第一天爬上熟悉的小坡,在灌木丛边趴下来,低声叫道:“小苗。”
  
  “嗯?”灌木丛里传出拘谨的小声音。
  
  “你现在长得还不赖。”
  
  灌木丛长久而甜美地沉默了。
  
  三、酸溜溜的玉米狼
  
  每年的秋收,是狼们最要当心的时候。因为人们会收割所有的庄稼,包括它们的藏身之所。这个时候,狼们只好东躲西藏,有的藏进未割尽的麦秸里,有的藏进平时关系好的山野精灵家中,还有的猝不及防露出身形,被人们大呼小叫地撵到远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
  
  土豆狼很安心,因为它早早地把自己那颗土豆往下推了半米,人们怎么也不会挖到它的。所以它放心地去拜访朋友。
  
  燕麦狼正在给燕麦粒刷上亮晶晶的阳光。
  
  “你打算怎么办?”土豆狼问,“收割的时候……”
  
  “我去一个朋友家过冬。”燕麦狼回答。
  
  土豆狼去了玉米地。玉米狼正靠在它最心爱的玉米旁,忧郁地数着玉米粒。
  
  “玉米狼,你有着落了吗?”
  
  “没有。”玉米狼伤心地回答,“我想,我大概又要像去年一样被撵得到处跑了。”
  
  土豆狼很同情它。
  
  “要不,你跟我一起住在土豆里吧。我找到了一个草帽那么大的土豆,足够我们俩住了。”
  
  “不要,我不想在泥巴里待一个冬天。”玉米狼难过地走开了。它不愿意朋友看到自己的窘迫。
  
  在玉米地的西边,长着一棵酸枣树。因为实在是太难吃了,从来没有人去采摘果实。此时,苦着脸的刺猬正坐在它的树下,望着在地里走来走去的玉米狼。玉米狼讨厌别的小动物,它知道,但此时它鼓起勇气跟玉米狼搭话:
  
  “喂,你要不要住我家?”
  
  玉米狼穿过层层叠叠的玉米叶瞪着它。
  
  “啊……不麻烦了,谢谢。”玉米狼慢吞吞地回绝道。毕竟,身为一头狼,还是要有点儿尊严的。
  
  秋收到了,燕麦狼早早地往山那边跑去;土豆狼蜷在大土豆里,准备好好睡一觉;只有玉米狼趴在自己的地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它希望老八能稍微眼神不好一点儿,留一两根玉米给它。
  
  可是老八带着几个孩子,把玉米摘了个精光,将玉米秆子整整齐齐地砍了下来。玉米狼东躲西藏,最后只剩下西边的一小撮玉米秆子了,苦着脸的刺猬站在酸枣树下冲它招手:“快!要不然会被发现的!”
  
  玉米狼咬咬牙,纵身一跃,在酸枣树上躲了起来。
  
  第二年开春,播下玉米种子之后,玉米狼友好地告别了苦着脸的刺猬,回田里干活去了。此后的每一年,它都去刺猬家过冬。
  
  而老八家的玉米自此和其他家大不一样—它有一点儿淡淡的酸味,吃起来更让人意犹未尽。
  
  摘自《收割一群狼》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蓝叨叨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