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星星吗
2018-06-06 09:03:45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汤汤
 
  1
1.jpg
  窗台上,一溜儿蹲着的,都是黑猫。
 
  一只只拳头那么点儿大,无声无息,金黄闪亮的眼睛全盯着夏吉。夏吉从深不见底的睡眠中刚撑开眼皮,便撞见它们幽远又神秘的目光,不由得从脊背到头皮一阵发麻。
 
  刚刚消逝的一夜,自己是身在家中,还是荒原深处呢?
 
  仿佛是梦境,但窗台上又多出的一只猫分明在告诉他,昨夜的事情真实地发生过。
 
  一连七个夜晚了,每当夏吉睡意朦胧,他的耳边就响起一个绵长的声音,那声音像极了猫的呼噜。夏吉听过猫打呼噜,就像小家伙的身体深处开着一列长得没有尽头的火车似的。
 
  夏吉在这奇异的声音里似睡非睡,恍惚中他看见一列青黑色火车,驰骋在荒原腹地,披着星光、露水和草木芬芳,朝自己一路奔来,奔出原野,奔向夏吉的城市,最后穿过墙壁,停在他面前,一扇车门咣当打开了。
 
  夏吉跳了上去。火车上空空荡荡,只有他一个人,只有一个座位。车门咣当一声合上,轰隆轰隆朝前开动了。夏吉没有惊惶,他趴到窗子上看,车窗外夜色、灯光、房子模糊成一片,很快就只剩下漆黑,什么也不见了。
 
  不知过去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窗玻璃上出现了半个黄色的月亮。火车行驶在茫茫的旷野里了。一丛一丛的树拖着幽蓝的影子,弯弯曲曲的河像银色的带子,不眠的虫子和鸟的叫声,隔着窗玻璃飘进来。
 
  火车咣当咣当地慢了,最后一动不动。车门自动打开,夏吉跳下火车。
 
  他一下火车,就被漫天的星星惊呆了。他的城市和他的记忆里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绚烂的星空。每一颗星星都清清楚楚,如盐粒,如钻石,密密匝匝,晶晶亮亮。夏吉第一次看清楚了银河和北斗七星。
 
  星空之下,是树,是草,是泥土和石块,是山丘和水流,是星光和月色,是广阔和寂静,是神秘和未知。
 
  2
 
  长长的青黑色火车趴在荒原深处,被薄雾笼着,像是累了。夏吉在四周走了几步,心脏因为激动和惊诧猛烈地跳动,他不敢离火车太远,一下下回头看车门是否敞着。
 
  脚后跟传来一声细细的叫唤,他回头一看,竟是一只小小的黑猫,小小的脸上,金黄的眼睛大得出奇。夏吉蹲下把它捧在手里,望见它的眼睛里闪着星星一般的光芒。小家伙看着夏吉,叫得可怜巴巴,好像在说:“带我走带我走。”火车突然“呜——”地鸣了一声,车门抖了抖,仿佛要关上,夏吉连忙捧起它跳到火车上。火车开动了,驶出荒原,奔向城市的灯火,停在夏吉的窗前,他下了火车……
 
  清晨,夏吉睁开眼睛,他刚想对自己说,昨晚做了一个多么奇怪的梦啊,却吃惊地看见,窗台上蹲着一只小黑猫。啊,怎么回事?哦,窗户半开着,小东西是夜里跳进来的吧,竟和他的梦巧合了!
 
  “嗨,你是从哪里来的呢?”夏吉朝它伸出手,它却跳下窗台,钻到床底下去,任凭夏吉怎么呼唤,都不出来。夏吉拿了食物和水诱惑它,它也不现身。
 
  令夏吉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每夜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今窗台上已经蹲着一溜儿黑猫了。
 
  一溜儿黑猫都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每当夏吉想靠近它们、触摸它们,它们便灵敏地避开他的手指。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夜晚的呼噜声日日响起,荒原的火车日日都来,不管夏吉愿意不愿意,他都会跳上火车,从荒原深处带回一只黑猫。
 
  夏吉想试试夜里不睡觉会怎样,可不管怎样努力,他都会在奇异的呼噜声中意识模糊,坐上荒原火车驰骋而去。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夏吉房间里的猫越来越多,窗台上、地面上、桌子上、柜子上,都是黑猫了。它们一排一排蹲着,它们盯着夏吉看的眼睛像一片金黄的星星海。可一旦有人进来,它们就会瞬间消失,不知躲藏在哪里。夏吉不止一次和爸爸妈妈讲荒原、火车和猫的事,他们三个一起在屋里寻找,但爸爸妈妈从没有亲眼见过哪怕一只黑猫。
 
  夜里夏吉爬到屋顶,黑猫们也都跟上来,挤挤挨挨地蹲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夏吉对它们有些害怕,又充满好奇,更有一种莫名的亲近。他们一起看天上少得可怜的星星。看着看着,一列披着星光露水和草木芬芳的火车便从远处驶来,停在半空,敞开车门,让他上去。
 
  猫已经多得要挤破夏吉的屋子了……
 
  3
 
  这天夜里,有呼噜声,却没有火车从荒原里奔来。夏吉睡得很沉,他梦见小黑猫们跳到床上,一只一只钻到他身子底下,像蚂蚁搬动一颗糖果,将他从窗口里搬了出去,搬进了茫茫夜色中。
 
  当夏吉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处荒原。他躺在泥土和石块上。有几只长翅膀的虫子在他身边跳跃,他的身上落了几片花瓣,露水打湿了他的头发,他的嘴里咬着一根碧绿修长的草,远处传来风掠过水面的声音,天上都是快乐而明亮的星星,很空旷,很寂静,也很孤单。他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把,疼,不在梦里。
 
  他起身,爬到一座小丘上,现在他能看得更远。荒原比以往任何一次看见的都大,都荒芜。他看见丛生的荆棘和暗绿的密林,还有咕嘟咕嘟冒泡的沼泽。他有些害怕,不想在这里停留太久。这时,他一眼望见了趴在雾气里的火车,那么长,那么结实。他向它跑去,它关着门,好像正在打盹。他拍了门,又拍了窗子,火车静默无声。
 
  他只得漫无目的地走,不知道怎样才能走出荒原,回到家里。
 
  天亮的时候,太阳光强烈得刺痛眼睛,他不得不闭上眼睛,靠着一棵树休息一会儿。他睡着了,醒过来时,已经是晚上。有几只蚂蚁在他身上爬来爬去。他觉得饿,循着水声,找到一条河,喝了一肚子水。河边有一棵树,树上有果子,树下也有,他捡了几个,洗一洗,吃进了肚子。
 
  天又亮了,他的眼睛又被太阳刺得睁不开,他在一片灌木丛里睡着了。
 
  就这样,白天睡觉,晚上游荡,他在荒原中,过去了许多个日子。
 
  他孤独得要疯了,他拿石头去砸火车,他冲它狂吼,想把它唤醒,然而无济于事。他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树下的果子快吃完了,以后要爬到树上,才能得到它们来充饥了。夏吉不会爬树。他惊恐地意识到自己快要被荒原吞没了。而天上的星星,每一颗都那么快乐。

  4
2.jpg
  星光之下,夏吉突然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家伙,那是一只巨大的猫,它比荒野里的任何一棵树都高大,它的身体黑过夜色,尾巴长得像一条粗粗的蛇。夏吉在老远的地方看见它,起先他是害怕的,甚至想逃跑,但害怕一瞬间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烈的渴望。夏吉渴望靠近它。在这荒原之上,没有什么比孤独更可怕的东西了。
 
  他一步一步走向巨猫,走到它庞大的身躯底下。他仰起脸庞朝它“嗨”了一声。巨猫转过脖子,低下脑袋,夏吉看见了一双巨大而悲伤的眼睛。
 
  “嗨。”夏吉又说。
 
  巨猫却不再看他,扭头回到原来的姿势,它是蹲着的,两条前腿并拢直立,两条后腿弯曲撑地,尾巴蛇一样环绕了它半个身体。
 
  夏吉伸手碰了碰它的尾巴。
 
  巨猫直立起后腿,弓了弓身子,走了。
 
  “嗨——”夏吉望了一会儿它落在地上的庞大影子,坚定地跟了上去。他感觉心里的孤单少了一些。但是巨猫没有让他跟太久,它轻盈而迅敏地跳跃起来,跳过河,跳过沼泽,一眨眼就到了很远的山那边,不见了。夏吉失落地叹了口气。
 
  不过,接下来的荒原时光和前几天不一样了,因为夏吉经常可以看见巨猫的身影,它总不远不近地出现在夏吉的视线里。它那么大、那么黑,却不让人害怕,它眼睛里聚集着闪烁的星光。夏吉一次一次向它靠近,它一次一次无声地走开。它离夏吉很远,但它又总是在。
 
  夏吉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它的信任,希望能和它亲近、彼此依靠,这样他才有力量面对荒原,才不会孤单无助。
 
  河边树下掉落的果子终于吃完了。
 
  树上果实累累,但是夏吉摘不到。他抱着树用力摇,树太粗他摇不动。他拿石头去砸,一个果子也没有掉下来。
 
  他很饿,害怕自己会饿死。
 
  正无助时,那只巨大的黑猫走了过来,用它的前爪打鼓一样拍了几下树冠,无数果子雨点一样落到了地上。
 
  “啊,谢谢你!”夏吉感激又惊喜。
 
  巨猫仿佛没有听见,走了。
 
  这给了夏吉很大的希望,他相信巨猫是他在荒野上的守护者。虽然这个守护者看起来是沉默的、冰冷的。夏吉的心里有了在荒原生活下去的勇气。
 
  如果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巨猫的影子,夏吉的心里就空空的,害怕和孤独如同尖锐的爪子挠着他的心。
 
  但巨猫始终不让夏吉太靠近自己。
 
  5
 
  沼泽咕嘟咕嘟冒泡,泡泡噼里啪啦炸出白沫,像是进行着一场狂欢,仿佛沼泽底部有一群魔鬼,在热烈欢迎夏吉到黑泥底下,到他们的怀抱里去。没错,夏吉陷在了里边,他被白天的太阳晒得脑袋发昏双眼迷蒙,糊里糊涂走进了沼泽。
 
  稀烂的泥和水,起先只是到夏吉的小腿肚那儿,后来没过膝盖,淹没腰际。夏吉无力拔出自己,白天过去是晚上,晚上过去是白天。
 
  那只巨大的黑猫蹲在坚硬的石块上瞅着夏吉。
 
  “救救我。”夏吉对它说。
 
  黑猫像是听不见,或是听不懂,它一动不动地蹲着,用一双巨大又悲伤的眼睛看着夏吉。只是看着,什么也不做。
 
  夏吉却对它抱着很大的希望。他相信它会来救他的,它有能力救他的。夏吉亲眼见过它在沼泽上蹦跃。自从巨猫帮他拍下树上的果子那一刻起,夏吉就认定它是自己的荒原守护者了。
 
  夏吉陷在沼泽里四天四夜了,他没有继续往下陷,但他也爬不上来。
 
  “你会救我的对吗?”
 
  巨猫只无声地看着他。夏吉已经有些虚弱了,而巨猫依旧一动不动。
 
  每个夜晚都有星星。巨猫和夏吉的眼睛里也落着星星。
 
  第六天的时候,夏吉还在沼泽里,巨猫还是那样看着他。夏吉突然意识到,巨猫不会救他,它正在默默地等着他死去。
 
  这个念头使夏吉陷入了深渊一般的绝望和恐惧中。
 
  他哭泣起来,他哀哀地恳求:“请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救救我好吗?”
 
  巨猫无动于衷。它的眼睛那么悲伤,可它显然不想为夏吉做任何一点事情。夏吉想,它一定有着世界上最冰冷坚硬的一颗心。他终于绝望了,他知道自己要死在这沼泽里了。
 
  第七天的夜晚,他抬头看着星星,多亮多暖的星星啊,夏吉呼吸微弱、意识模糊。他突然想起七年前一只叫作星星的小猫,那时夏吉六岁。他很久很久没有想到它了。
 
  6
 
  那个冬天的早晨夏吉一个人在家,爸爸妈妈出门了,他下楼拿牛奶,一只很小很小的猫跟在了他的脚后,它只有拳头那么点儿大,白色的毛脏兮兮的,又瘦又不好看。它的眼睛睁得很大很大,冲着夏吉细弱地叫唤。夏吉一开门,它就跳进了屋里。
 
  “你饿了吧?你从哪里来?”
 
  夏吉给它倒了一碗牛奶,它噗哧噗哧舔干净了,夏吉给它撕了一片面包,它一口一口吃完了。然后它蹲在夏吉脚边,睡着了。夏吉坐在地上,不敢动一动他的脚,怕把小家伙吵醒了。他想,这么小的流浪猫,多么可怜啊。小猫睡得很香,身体里响起呼噜呼噜的声音,夏吉闭上眼睛听,这声音多奇特啊,就好像它的身体里头开着一列火车,听着听着,夏吉也睡着了。后来他们一起醒了过来,小猫吃饱了睡够了便活泼起来,和夏吉蹦来蹦去地玩儿。
 
  夏吉说,你的眼睛像星星那么亮,我叫你“星星”好吗?我养你好吗?
 
  他们快乐地玩了一天,等爸爸妈妈回家的时候,夏吉告诉他们:“我要养星星。”
 
  “星星是谁?”
 
  “是它呀。”
 
  “你从哪里弄来这么一只脏兮兮的臭猫,快扔出去。”妈妈惊叫道。
 
  “妈妈,让我养星星吧。它太可怜了,把它赶走,它会生病,会饿死、冻死的。”
 
  “星星?这是你给他取的名字吗?你不要随便给什么东西取名字啊,名字会让你们之间产生感情的。”
 
  “妈妈,我和星星有感情了。让我养它吧。”
 
  “不行。我不喜欢猫,我们家没有地方养猫。”
 
  夏吉扭头去求爸爸。爸爸说:“你要养也可以,但是你得把它养在楼梯脚。”“楼梯脚?不……”夏吉害怕那里,那里很黑,堆着莫名其妙的杂物,还会爬出长长的虫子和老鼠。爸爸还说,小猫吃的猫粮、打预防针的钱、猫的窝,都要夏吉用自己的零花钱去承担。“啊,那会把我储蓄罐里的钱都用光的。”夏吉心疼地说。
 
  妈妈温柔地说:“夏吉是个乖孩子,一直都很听爸爸妈妈的话。你听话,我就给你把那个遥控飞机买回来。”
 
  啊,遥控飞机,那是夏吉渴望了很久的。
 
  “好吧。”夏吉说,“我听话。”
 
  为了不让小猫再找回家来,晚饭后,爸爸把车开到了城郊,那里有一片长满杂草的荒野,荒野里堆着垃圾。夏吉把猫轻轻放到地上,连忙爬回车里。小猫冲着他叫。车开动了,小猫跟着车跑,一边跑一边跌跟头。夜色里,夏吉很快就看不见它了,他流下了眼泪。
 
  “星星会死吗?”
 
  “不会,它会成为一只强壮的野猫。”
 
  “真的吗?”
 
  “当然。”
 
  妈妈的话让夏吉觉得好过多了。他不用为了星星走到又黑又脏的楼梯脚,不用花光他的零花钱,他拥有了一架最棒的遥控飞机。妈妈说星星会活得好好的,他愿意相信。不久以后,他便忘记了星星。
 
  7
 
  夏吉像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同巨猫说着星星的故事。
 
  “我把它丢在荒野里,它该有多么害怕啊,就像我现在这样。我不该那样放弃它的,我原来一直没有忘记过它……”
 
  巨猫像是在听着,但就算听见了,也听不懂吧。
 
  可夏吉却看见它的眼睛里,滚出了晶莹的液体,星光落在上面,那泪水也成了星星。
 
  夏吉心里一惊,他看到了那双眼睛里某种似曾相识的东西,他大声问道:“你是星星吗?”一边问他一边想,它不会是星星,他的星星是白色的。
 
  巨猫腾空跳起,跃过夏吉头顶时,伸出两只爪子,抓住他的肩膀,把他从泥沼里拉出来,放到河边,然后跃到对岸消失在旷野深处。
 
  “嗨,你是星星吗?”荒原里夏吉一遍遍地问。
 
  但巨猫再也没有出现。
 
  夏吉在河边吃了果子,喝了水,洗了个澡。身后传来火车咣当咣当启动的声音,他朝它跑去,车门洞开,它终于“睡醒”了。夏吉一跳上去,门就合上了。火车飞驰起来。
 
  夏吉像清早天上掉下的一颗星星,啪嗒落在了窗台上。爸爸妈妈闻声赶来,问夏吉一大早爬到上面干什么,脸上没有一丝久别重逢的惊喜。
 
  夏吉告诉他们荒野的经历。他们说,昨天夜里,窗子外,是有很多猫在叫啊。
 
  昨夜?难道只是一个夜晚的事情吗?
 
  尾声
 
  后来,夏吉再没有听见过那奇异的黑夜里的呼噜声,也再没有青黑色的火车来带他去荒原。家里一只黑猫都没有了。
 
  事情就这样不可思议地开始,又不可思议地结束了。
 
  他常常想起那只黑色的巨猫,它有一双悲伤无助的眼睛。它为什么捉他去荒原又为什么放他出来呢?
 
  它和那只叫星星的小猫一点儿都不像,但夏吉总是同时想到它们两个。
 
  星星过得好吗?它真的会长成一只强壮的野猫吗?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