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世界边缘
2018-05-23 10:28:42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两色风景
 
1.jpg
  废墟有两种,一种是经历了岁月或战争的摧残后,遍体鳞伤的所在,更确切的称呼应该是“遗迹”,这种通常带有相当的历史意义和人文色彩;而另一种“废墟”,保存相对完好,建筑也没有遭到过度破坏,但就是没有人住了,整座城市虚有其表。
 
  如果把“遗迹”形容成一具枯骨,那么“空城”更接近于行尸走肉。我觉得后者更瘆人,因为它的外表更合乎常识,内在却是陌生的。好比你在深夜漫步,城市还是那座城市,一切却都似是而非,仿佛危机四伏。细思极恐就是这个意思吧。
 
  每到过年的时候,我走在街头,都会有一种恍惚。那么多的店铺都关闭了,那么多的人都消失了。仔细琢磨这种感觉,忽然发现一句流行语概括得很全面,那就是——寂寞、空虚、冷。
 
  我在高考前有一阵子,特别喜欢半夜溜出去骑自行车,体会着熟悉的街道变得陌生乃至狰狞,感到刺激又有些浪漫,现在想来,那是一种对“改变”的需求,因为那是人生最压抑的时期。
 
  老家的村子里有一座造船厂,我从小玩到大,似乎任何时候进去,那里都是隆隆的机器作响。后来厂子关门了,但东西都还留着。我忍不住又钻进去一次,看那些库房、设备、水岸、林木……还是原来的模样,却全都哑口无言,仿佛失去了灵魂。我想起在这里玩耍的时光,心也一点点被掏空了。
2.jpg
  猴年马月,混迹厦门,朋友来时招待去鼓浪屿浪荡,挑了些私家冷门的路线带她走,经过一座别墅,高墙大宅,荒无人烟,铁门锈迹斑斑。两个人就心血来潮地爬进去探险。走楼梯时看到几件衣服熨帖地散落台阶上,就你一言我一语地拼凑起一个故事:“这里其实是一个神秘的实验室,这些不是衣服,是尸体,透明的尸体……”后来朋友说这是整个旅行里她觉得最有意思的一站。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真切地喜欢上这种文化。可能仅仅只是在安全范围里寻找一些探险感,但好像也能装模作样地解读出“生活在别处”的渴望。也许我只是在意新鲜感,不管那是令人幸福的,还是令人心寒的。而城市废墟可以轻易地给予我那种体验。一墙之隔,天堂地狱,而它们又都曾属于人间,这真是令人着迷。
3.jpg
  开始琢磨这一集的“神快”故事前,我参加了鲁院的一个短期学习班。学校不远处是曾经很有名的度假山庄,小学时我们甚至来这里春游过。我还记得那些花园豪宅、雕像泳池,那些记忆十分美好。于是我跑去怀旧,赫然发现它已废弃很久。又见城市废墟,于是我又一次爬了进去。
 
  地面铺满无边的腐叶,砖缝里的野草比人都高,雕像斑驳出了恐怖片质感,建筑全体锁着门,长着裂纹与灰尘的玻璃后是一室空虚。最惊心动魄的是游泳池。我小心地穿过破了一个大洞的玻璃门,穿过白惨惨的瓷砖、遍布四角的蛛网、褴褛招摇的窗帘和冰冷的莲蓬头,错觉进入了一家闹鬼的病院。而走出更衣室,豁然开朗后,看到的也不过是一座干涸破败的泳池。曾经在这里游玩的画面,全都不真实得有些诡异。
 
  我战栗了一下,就在那一刻决定了这一集“神快”的舞台。
 
  那一瞬间,我站在世界边缘。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