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的房间
2018-05-24 10:41:49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文/苏醒
1.jpg
  鼹鼠的房间,在地底的深处。鼹鼠的房间很小,只放着小小的床和桌子,还有一个书柜。
 
  是的,鼹鼠爱读书。在寂静的地底,安安静静、不受打扰地看书,是他最大的快乐。有书做伴,尽管他独自一人,也不觉得寂寞。“书就是最好的伙伴嘛!”他经常这样说。
 
  看书累了的时候,鼹鼠也会出去散散步。对他来说,散步也是看书,整个世界就是一本最博大的立体图画书。红色的太阳和鲜花,蓝色的天空和湖泊,艳丽的蝴蝶和瓢虫,每一种图像、声音和香气,他总是看不够,听不够,闻不够。
 
  那天,他走到森林的尽头,去看六月的湖泊。阳光下的湖水蔚蓝闪光,明媚动人,像是一首诗。的确有人在对着湖水吟诗,不对,是一头野猪在吟诗。
 
  野猪穿着蓝得像湖水一样的衣服,捧着一本白色的诗集,在清爽的风中大声念着诗。鼹鼠站在一边,静静地听着。野猪念完诗,抬头看见他,问:“你也爱诗?你看这六月的湖水和风,真是一首诗。”鼹鼠和野猪谈了一下午诗,天黑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了心心相印的朋友。
 
  第二天,鼹鼠不看书,他呼哧呼哧挖了一天洞,房间变得很大,足够容下野猪庞大的身躯。第三天,野猪捧着诗集,背着自己种的玉米,来到了鼹鼠家。两人煮了一锅玉米,谈诗看书,说不出地快乐。
 
  鼹鼠忽然发现,竟然有跟书一样好的伙伴。他们经常一起聊天,一起出游,生活更愉快了。
 
  九月,秋风凉得像水,树叶青的青、红的红,像是一幅画。他们带着书,挎着野餐篮,到森林里赏秋去。森林深处,红衣服的河马正在画秋天缤纷的叶子。河马对他们说:“秋天就是一幅画,不论我怎么画,也不能比秋天更好。”
 
  野猪说:“秋天是画,也是诗。”
 
  他们三个在林中草地上坐了一天,谈论秋天、画和诗,最后吃光了野餐篮里的食物。天黑的时候,他们成了相见恨晚的朋友。
 
  第二天,鼹鼠吭哧吭哧挖了两天的洞,把房间扩得更大了。现在,没有哪只鼹鼠的房间比他的更大了。
 
  河马爱画画,也爱种南瓜。他把自己田里的南瓜装了一麻袋,又带了几幅画,和野猪一起来到鼹鼠家。三个朋友煮了一锅南瓜,聊天读诗,又热闹又快活。鼹鼠的世界,又扩大了一圈。
 
  红叶飘飞的日子,三个好朋友肩并肩出去玩。他们走出森林,来到广阔的田野。远处,一只长颈鹿孤零零地伫立在那里,望着蓝天一动不动。他长得可真高,比狮子王的宫殿还要高。
 
  河马看见了,睁圆了眼睛说:“快看,居然有这么高的长颈鹿。”野猪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不是真的长颈鹿。”鼹鼠肯定地说,“它是个雕像,世界上哪有这么高的长颈鹿!不信你们看,它不是一直都不动吗?”
2.jpg
  他话刚说完,那只长颈鹿突然“嚓”地动了一下,扭过脖子,遥遥望向他们仨。“是真的呀!”三个伙伴一齐惊叫起来。
 
  他们争先恐后地向着长颈鹿跑去。长颈鹿慢慢迎着他们走过来。这是一只来自非洲的长颈鹿,他热爱旅行,想把整个世界都装到自己的眼睛里。他到过蓝色的海洋,翻过白色的雪山,也穿越过金色的沙漠。他把旅行路上的见闻细细讲来,三个朋友听得兴趣盎然。
 
  分别的时候,他们邀请长颈鹿来做客。
 
  鼹鼠回到家,举起锄头,又停住。他发愁了,长颈鹿足有几层楼高,自己就是把房间一直挖通到地面也不够站的啊。
 
  他急得在房间里直转,正在这时,长颈鹿在外面敲门了。鼹鼠开了门,红着脸向他致歉,他不能请客人到家里坐了。
 
  不料长颈鹿听了他的烦恼,哈哈大笑起来:
 
  “不,蓝天下就是最大的房间,太阳是房间里的日光灯,月亮和星星是小夜灯。让我们在蓝天下、树林里,痛痛快快地聊天吧。”
 
  他们把桌子和椅子摆放在森林里,沏了茶,端上点心,搞了个茶话会。许多动物都慕名来看望远道而来的客人,大家都得抬头仰视他。小鸟们站在最高的树上,勉强够到长颈鹿的脖子,抢着叽叽喳喳地跟他说话。
 
  后来鼹鼠又认识了很多朋友,沙漠里的骆驼、南极的白熊,都做过森林的客人。他不再担心房间的大小,因为他知道——走出房门,外面就是最大的房间。
 
  阅读小贴士:

  这就是童话版的“陋室铭”啊,小小如鼹鼠,胸中却有大大的天地。敢于走出去,人生就开阔很多了吧。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