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那山,那树
2018-05-15 10:26:55    《中国中学生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1.jpg
 
  车载着我们在九曲连环的山路上迂回,回望走过的路,像被抛在身后的点点灯火一样遥远。前行的远方夜色苍茫,寒意透过车窗的缝隙缕缕不绝地浸染着我的思绪,心里将我们投宿的远方思忖再三:“会不会是昏暗的灯火?”“会不会是精明世故的店主?”……来时的欢快不由得随之逐渐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司机说:“到了。”我和同伴像久羁天涯的困顿之客,一头扎进店里。老板、老板娘正站在大厅里迎接着我们,问我们冷不冷,累不累,饿不饿……脸上的皱褶中洋溢着质朴、真诚,像亲切的长者迎接顽皮晚归的孩子。我身上的寒意一扫而光,思维随之活跃,眼睛在宽敞的大厅里梭巡,目之所及,一切都很温馨:柔和的灯光,洁净的桌椅,低垂的窗帘……回想来时“小人之心”,脸有些发烫。
 
  面对可口的早餐,所有的溢美之词都是多余的,我和同伴闷头儿大快朵颐,耳边是老板娘亲切的询问,好不好吃,够不够吃,不够再添……老板话不多,不时冲我们憨厚地笑一笑,又忙着盛饭菜去了。
 
  窗外偶然经过卖笋的、卖豆腐的,衣着一样的朴素干净,卖的人实心实意地把着称,买的人干干脆脆地掏钱,没有讨价还价的喋喋不休,只见交易的淡定从容。
 
  我的心在他们的微笑里沉静下来,慢慢地享受着这旅途中最美的光景。
 
 
  郦道元在《水经注》里谈到天目山,说“天目山宛自天开,峻崖高竦”。眼前的天目山笼罩在云雾中,这些我不喜欢的湿滑水汽始终缠绵依恋着山,久久不愿离去,如一洒江天的潇潇细雨,让我们不能一睹天目山的真面目,不免有些埋怨和惆怅,觉得虚行了。
 
  我低下头,脚下有金黄的银杏叶落满台阶,踩着这柔软浓密的叶子,想起前人极其哀怨的诗句“落叶满阶红不扫”,倘若有那寻愁觅恨之人在这肃杀的天气里,见了眼前之景,岂不愁肠片片似飞红?
 
  伴着这优哉游哉的浮云,上山的路越来越陡,不规则的青石板路有些湿滑。要不是同伴激励着,我可能早就放弃继续攀爬了。终于到得半山腰一处平坦地,俯瞰山下,云气淡了,只见青葱的山尖起起伏伏,如同巨人之首,或聚拢,或疏散,盘根错节的松树恰似一枚枚发
 
  卡别在山脊上,令人心旷神怡。短暂休息后继续攀登,终于登上绝顶。此时有种征服的快意和“一览众山小”的豪气。
 
  站在山顶,回想登临路上的种种思绪,又觉得自己不曾征服这座沉默的大山,此处的云海变幻,与山下的云海没有多大的区别,所变化的不过是自己的心情。云卷云舒,鸟啾涧鸣,山自巍峨,我已非我,所战胜的不过是自己罢了。想到此,我站在天目山顶会心一笑。
 
 
  没登山之前,我曾猜想,天目山上最值得欣赏的树应该是松树了吧。真的置身于林海时,姿态奇特的天目松让我赞不绝口,直挺秀颀的银杏树让我默叹。但真能震撼到我的,却是那大树遮掩下的无名小树。
 
  它们生活在近乎无雨无光的世界,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残酷在这里显露无遗。从无奈的枯枝颓臂中可以看出,很多小树在努力成长未果后寂然死去,它们在竞技场中失败后被抛弃了。但生命又这么不可思议,依然有更多小树叶茂枝繁。
 
  我怕这可怜的生命像其他同伴一样死去,很快又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它们不因环境恶劣而自怨自艾,不顾惜生命的弱小,仍然生机盎然,从不怀疑自己会长成参天大树。它们一路生长,心无旁骛,倾听光的脚步、雨的声音、风的呼唤,风来了就跳舞,雨来了就努力
 
  向上,光投下斑斑点点就满怀欣喜。这实在是热爱生命、勇敢成长的最好诠释。我心下释然,我对它们的同情变成对顽强生命最高的赞美和祝福。
 
  我爱天目山,爱这儿的人,爱这儿的山,爱这儿的树!
 
  山东省聊城一中高二(11)班亢冰琦
 
  指导教师孙殿镔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