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客是学霸
2018-04-16 10:38:14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文/执轻 

  当楼上那毫无节奏感的吉他声再次响起,安晓晓冲上去,用扩音器对着门大喊:“里边的人请注意,你被包围了,放下吉他,不要做无谓的抵抗……”对方鸦雀无声,十秒钟之后,门打开了。

    望着里面一脸惊慌又歉意的陈然,安晓晓僵住了。天哪,这不是隔壁班的学霸陈然吗?原来她家的新房客就是他。

    同桌贾佳望着窗外打篮球的白衣少年,赞叹道:“四肢发达头脑不简单,你说有啥是陈然不会的?”安晓晓下意识地想起了楼上五音不全的吉他声,歪着脖子想,还真有。

    “你们还有空发呆?”班长林萧萧拿着一叠试卷,把眉头皱成了川字型,埋怨道,“晓晓,你拖班级后腿拖到大腿根了。”

    安晓晓看到自己的试卷上一片鲜红,战况相当惨烈。

    “不就是没评上优秀班长嘛,干吗把气撒在我身上?”林萧萧一走,安晓晓不满地嘀咕道。

    “她就是好强,也没什么恶意。这两天我还看到她和陈然走得很近呢,难道是因为最近成绩下降,找陈然请教?”贾佳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八卦道。

    安晓晓心里一咯噔,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第二天,安晓晓难得早到学校,却迎面看到林萧萧和陈然有说有笑地走来。擦肩而过时,安晓晓分明听到林萧萧对陈然说:“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安晓晓,让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

    安晓晓的脸“唰”一下就红了,难过到说不出话来。林萧萧有什么权力说她的不是?仅仅因为成绩好?安晓晓不服气,她冲回教室拿起课本。自打上初中,她所有心思都花在了绘画上。跳出色彩世界后,教科书上刻板的题目让她头疼不已。

    但这次,她要试试。她要让林萧萧刮目相看。

    当安晓晓一次次被难题折磨得头疼时,她突然想到:既然林萧萧能找陈然请教,她也可以! 

    只是安晓晓没想到,陈然会欣然同意帮她补习。于是每个晚上,安晓晓都会把所有疑问整理好,带着妈妈准备的糕点去楼上找陈然。原本枯燥无比的学习,竟然有了一丝暖意。

    安晓晓也因此看到了陈然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说,他看上去是如沐(mù)春风的安静少年,骨子里却是叛逆的摇滚少年。奈何他天生乐感不好,弹出来的曲子总是被邻居当成噪音。

    “安晓晓,你是不是作弊了?”面对安晓晓的成绩单,林萧萧有点不敢相信。安晓晓目不斜视地直接绕过她,走了。

    安晓晓想到林萧萧的眼神,非常解气。她要继续浴血奋战。她激情澎湃地抽出藏在抽屉底下的画册,想当成习题册。可她一看着那些精美的插画,手就有点痒痒。想起陈然说过,压力大时,只有吉他能让他释放压力。画画说不定能让她缓解最近的疲劳……

    林萧萧迟到了,进教室时和同样迟到的安晓晓撞在一起。安晓晓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一张画纸飞了出来。

    画纸上陈然的画像,如同炸弹一样在班级里炸开了花。

    “安晓晓,你给陈然画像?你该不会是……”林萧萧也愣住了。

    “谁画他了?我是照着漫画书里的人画的。”安晓晓奋力推开围上来的一群人,把画纸扭成一团,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可是石子一旦掉入了湖里,波浪也会不可避免地袭来。一波一波的流言此起彼伏,让安晓晓无处遁形。

    陈然走了过来,安晓晓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林萧萧在他耳边说起了悄悄话。安晓晓觉得太阳穴都在发烫。

    陈然看到安晓晓的脸色极其难看,刚伸出手,却被安晓晓狠狠地推开了。她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安晓晓!”背后传来林萧萧气急败坏的声音。

    从那以后,安晓晓再也没去楼上找过陈然。她独来独往,不和任何人交流。即使陈然来找她,也被她用各种借口搪塞回去了。

    与之成反比,安晓晓的学习劲头一天比一天高涨,几乎钻进书里去了。同桌贾佳都觉得安晓晓中了魔了。连双休日都早出晚归上辅导班的拼命劲儿,也把安家二老给吓坏了。

    而与此同时,楼上嘈杂的吉他声也渐渐变得柔和,像是不愿打扰安晓晓一样,音调越来越轻,但次数却越来越多了。他是不是压力很大?有时候,安晓晓听着听着,会禁不住这样想。

    走神几秒钟,她就强迫自己开始用功。她要赢林萧萧,一直赢。

    那天,起因是件小事。安晓晓看到一个新排球,刚拿起来,谁知道林萧萧上来就说:“这是老师给我准备的,我下周有比赛。”

    安晓晓身体里埋着的定时炸弹终于爆炸了!一甩手,不小心把林萧萧推了出去。“咚”一声,林萧萧的头撞到了墙上。

    正在打篮球的陈然闻声而来,二话不说就把林萧萧背上,还失望地瞪了一眼安晓晓。安晓晓觉得浑身冰冷。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如果你觉得愧疚,就代替她参加排球比赛吧。”从医务室赶回教室后,陈然对安晓晓说道。林萧萧没什么大碍,但需要好好休息,而这影响到了她代表学校参加的排球比赛。其实安晓晓的运动细胞很发达,排球比赛本来应该是她去的,只是她当时一心埋在学习中,才让林萧萧硬着头皮上了。

    “萧萧对你,并没有恶意。”看着安晓晓低着头不说话,陈然叹了口气,继续说,“如果她真的说了什么伤害你的话,我这个做表哥的,替她向你道歉。”

    表哥?安晓晓愣住了。那个下午,安晓晓还知道了另一个秘密。

    原来林萧萧一直都很欣赏她的画,常常拿给陈然看,并感慨这样的天赋如果不能得到好的发展很可惜。可是那时安晓晓的成绩,要想考到高中做艺术生都非常困难。林萧萧才会想到用激将法激她学习。只是她没想到,激将法过度了,让安晓晓变得孤僻倔强。

    “其实,她一直都希望你好。”陈然认真地说道。

    此刻,安晓晓站在比赛场地上,她听到了熟悉的呐喊声,看到了为她加油鼓气的林萧萧和陈然。安晓晓笑了,她看到眼前的世界逐渐清晰起来,那是色彩斑斓(lán)的、如同画册上一样美妙的世界。

    毕业时,陈然在舞台上弹起了吉他,优美的曲调仿佛在诉说着青春岁月里的欢乐与惆怅(chóu chàng)。

    “你说还有什么是陈然不会的?”身边的贾佳再次感慨道。

    安晓晓又想起了很久之前楼上五音不全的吉他声,她终于明白,原来,即使优秀如陈然,也都是从不会开始的。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