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炼
2018-04-16 10:38:33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文/ 谢长华

 

    漠北的风吹得窗户扑啦啦直响,猎人朴虎家的猎狗扬雪生下了九个狗崽。狗生九崽必有一獒(áo)。灵獒现,千狼绝。这回好啦,库沙村人的狼患总算有个了结之日啦。

    近年来,库沙村人被狼患所累。大家一致决定,不管花多大代价,一定要驯养出让狼群闻风丧胆的灵獒来!这个神圣的任务落到了猎人朴虎身上。

    九只小狗才吃了半个月的奶,朴虎就带着儿子朴龙和九只小狗去村外古堡封闭起来炼獒了。朴虎用一只柳条筐把九只小狗放在枯井中,通过让它们在饥饿中互相厮杀来选择最强壮的一个。两个月之后,只剩下一只花斑狗。朴虎给花斑喂狼肉,养成它非狼肉不食的习性。经过半年艰苦训练,花斑体内奔腾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但此时的花斑离真正的灵獒还远,至少还得半年多的训练才行。

    一天,朴虎外出捕狼去了,出门后忘了让朴龙关上堡门,结果花斑跑出古堡,一口咬死了一只正在古堡附近交配的公狼,母狼仓皇逃遁……因为这个意外,厄(è)运就此降临。

    下午,朴虎回来时发现狼群正纷纷向古堡方向集结,似乎要采取什么大行动。朴虎提高了警惕,回去后赶紧带朴龙和花斑上了古堡的箭楼,古堡门不顶事,他们一定要保住花斑!夜幕已经降临,古堡外草丛中闪烁着许多绿莹莹的狼眼。

    沿着木梯登上箭楼,花斑被系在箭楼的柱子上。父子俩把所需的食物、火铳(chòng)、松明等搬上箭楼时,狼群已咬破堡门,冲进来了!父子俩立即把木梯抽上箭楼。顿时,成百上千的恶狼把箭楼围了个水泄不通!箭楼离地有两丈多高,狼群跳不上来。它们在为首的狼王的号令下,一个叠一个地垒起了“狼梯”。朴虎手持利斧迎击狼群,跳上一个就劈一个。这当儿,利斧比火铳好用。狼王一声长嗥,从“狼梯”同时爬上两只狼来,朴虎一斧劈下一只,另一只却紧紧咬住了斧柄。狼重斧沉,朴虎双臂甩不开,不小心竟被拖下楼去!

    雪地上,朴虎与狼群厮(sī)拼在一起,已分不清哪是狼哪是朴虎了。朴龙在箭楼上大喊一声:“爹……”就在这时,花斑竟一口咬断脖子边的麻绳,在电闪雷鸣之间直射而下!花斑的突然降临,让狼群有所退缩,在朴虎周围留下一个空圈。花斑舔着血肉模糊的朴虎。朴虎无力地拍打着花斑:“花斑,快,快逃……”话没说完,他就昏了过去。花斑却拼命拖着朴虎的衣服,试图把他拉回古堡。

    狼王再次一声长嗥,狼群四下合围,扑向花斑,他们正是为花斑而来。花斑一声尖啸,牙咬爪劈,十几只狼被撕断喉管!古堡上,朴龙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擒(qín)贼先擒王”的道理。他抓起一根燃得正旺的松明,对花斑大喊:“花斑,去咬狼王!”说罢,奋力把松明往古树前观战的狼王身上扔去。花斑闻声一纵,一下子蹿到狼王身边,一场更为惨烈的血战爆发了。狼王毕竟是千狼之王,拼杀力量非同一般,况且,狼王身边的护卫又何其之多!顿时,群狼翻滚,狼嗥声、撕裂声比暴雨还疾……突然,随着一声狼嗥,群狼竟四散而去。

    朴龙赶紧提着火铳沿着古堡一溜而下,把爹爹唤醒扶坐在墙边,然后直奔古树下。只见花斑已倒在尸横遍地的狼堆中,利齿深深地扎进狼王的喉管!群狼无首,难怪四散逃命了。

    听到朴龙的声声呼唤,花斑竟动了一下身子——它竟然还有一口气在。这时,朴虎已慢慢爬了过来,艰难地说:“快,把花斑弄回古堡去……它们还有可能卷土重来……”朴龙用力抱起花斑,让爹爹拄着那杆火铳,向古堡蹒跚挪去。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