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从商经历
2018-04-08 10:57:26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文 /  杨老黑

 

    我初中毕业那年,改革的春风正悄悄吹遍大地,以往宁静的乡村开始喧哗和骚动,一些脑瓜灵光的乡下小伙子纷纷走出家门,投入初潮涌动的商海。

    父母鼓励我也去试一试,于是我就向精于此道的表哥请教生意经。这位表哥比我大几岁,初中毕业就四处闯荡,神通广大,有进货门路,总能搞到一些新鲜玩意儿,令乡下人大开眼界。每次货一露面就被抢光,他赚得腰包鼓鼓,满嘴流油,穿衣打扮也阔气起来,白西服红领带直筒裤尖头大皮鞋,留一个大港头(港式发型),说话都带着港味儿,成为当地有名的“港商”。 

    表哥爽快地答应,让我准备好本钱,明天一早跟他到城里进货。

    我回到家里向母亲说明意图,母亲把压箱底的四十块钱全给了我,这是家里卖猪的钱,全家人省吃俭用养了一头大黑猪,养了整整一年半才卖了四十块钱,这四十块钱算是一笔巨资。我第一次手捧这么多钱,又怕被偷又怕被抢,不知装在哪儿才好,急出一头大汗,还是母亲有办法,用布片在我的汗褂子里缝一个小口袋,既隐蔽又安全。我小心翼翼地把八张五元钞票塞进小口袋,汗褂子往身上一穿,八张钞票都活了,赛似一窝小兔子在我怀里跳腾了一夜。第二天天没亮我就爬了起来,骑着自行车跟表哥进城去。来到城里,表哥通过他的门路进了十五件港衫,其中有我五件,每件八块钱,正好四十块。至于进货成本到底多少钱,只有天知道了。

    从城里返回途中,我们就开始走村串巷,沿途叫卖。这时农村的打工潮还没有兴起,乡下年轻人还没有走出家门,没事就聚在庄头路口拉呱儿、打扑克、下土棋。表哥来到一堆人跟前,打开一件港衫穿在身上,在人群里来回走几趟,张口道:“要想帅,都过来!这叫港衫,香港货,料子名叫四不沾,穿了不沾身,热了不沾汗,刮风不沾土,下雨不沾泥。”我这表哥一米八大个子,身材魁伟,长相英俊,港衫往身上一穿更是潇洒挺拔,精神百倍,惹得大姑娘小媳妇们两眼圆瞪,目光如炬,将表哥团团围住,叽叽喳喳,讨价还价,眨眼工夫卖了五件。

    看来这做港商没啥难的,表哥这一套我已经学会了。与表哥分开之后,我独自向一个大庄赶去。一入村口就见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坐在树荫下纳鞋底,我停下自行车,把一件港衫套在光脊梁上,猛地跳过去,模仿着表哥的样子,昂首挺胸,在人群里走了几个来回,大叫道:“要想帅,都过来,港衫,港衫,香港来的。”人们一下子愣住了,用怪异的目光瞅着我,问道:“你是弄啥的?”我说:“卖衣裳的,港衫,港衫,穿了不沾身,热了不沾汗,刮风不沾土,下雨不沾泥。”我叫唤半天,众人总算明白了咋回事,接着爆发出一阵呼天抢地的大笑,不但不买我的港衫,还送给我一大筐风凉话:“还帅呢,我看他是猴子穿僧衣,硬充老和尚。猴子?猴子还有半个人样,就他这模样,我看是癞蛤蟆穿红袍,硬充新郎官……”这话烧得我耳朵眼发热,喉咙里冒火,真想上前抽她们几个嘴巴子,可转念一想,好男不跟女斗,我只好脚一跺牙一咬,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愤然而去。路过一条小河,往水边一站,我才明白她们为啥发笑。这一年我才十四岁,人长得又瘦又小,天然的一头鬈发乱七八糟酷似鸡窝,我本来脸就黑,又在毒辣的日头下暴晒一天,小脸更是黢黑一团,只有两排牙齿是白的,还有那件可爱的港衫,颜色鲜红,又肥又大,罩在我瘦小的身躯上比袍子还长,整个人看起来呆头呆脑,傻了吧唧,赛似一个怪物,吓得河里鱼儿东西乱窜。眼看太阳偏西,我没有心思再叫卖,估计也卖不掉,只好去求表哥,表哥替我卖掉五件港衫,帮我赚了十块钱,多少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看来这港商我是做不来,于是我转行卖西瓜。我拉着架车子到二十多里外的果园里进了几百斤西瓜。西瓜进来了,才发现没有秤,于是向我的邻居借了一杆秤。这个邻居是个有名的生意精,从来不做赊本买卖,为了借秤,我送他两个大西瓜,然后就拉着架车子出门了。卖瓜的生意比卖服装顺利多了,只走了两个庄就卖去一半,没想到在第三个庄时出了岔子。这个庄是大庄,庄大人多,买家也多,架车子一进庄,瓜就被抢光了。我正得意地数钱,一个老汉捧着一个西瓜问:“你这瓜多重?”我说:“十八斤,不信你自己秤。”这个老汉接过我手里的秤,自己称了称,果然十八斤还硬梆,可是,他说:“不对头,这瓜没这么重。”说着将瓜放下,扭头回家取来了自家的秤,当着我的面一称,大叫道:“这瓜十四斤都不到,你这秤有假,一斤短二两。”这是怎么回事呢?没等我明白过来,买瓜的人都折了回来,嚷嚷着要我退钱。钱进了谁的口袋,谁都不愿往外掏,我当然不愿退,就捂住口袋与他们论理:“你凭啥说我的秤假,你的秤才假呢。”争吵之间,动起手来,打闹之间就听咔嚓一声,老汉的秤被折断成两截。这下麻烦更大了,一大群人围住我,不准我走,不仅要退钱,还要赔秤。我四面楚歌,孤立无援,情急无奈,竟然大哭起来。这时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分开众人,问我是哪庄的。我说家在牛屎集。他又问我姓啥,我说姓杨。他问我爷爷的姓名,我如实相告。老爷爷说:“孩子,你爷可是个实在人,你要做生意先向你爷学。”说罢他喝令众人回家去,钱也不退,秤也不让我赔,叫我赶紧回家。我向老爷爷致谢,拉起架车子,鼠窜而去。

    回到家中,我委屈地哭了一场,向母亲倾诉我的从商经历。母亲说:“我看你也不是做生意的料,你还是老老实实上学吧。”于是,我重返学校,努力读书,踏实做人,高中毕业考取了公安部警察学校,成了一名人民警察。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