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领域
2018-04-04 09:14:10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文 /丁宇飞

    “您觉得这个可以吗,库恩少爷?”店员那唯唯诺诺的样子,让我看了心生反感,“我打包票,别说柏林,就算您找遍整个欧洲大陆,也不会再有这样的东西了!” 

    我又低头凑到近处看了看,红色镜框上面镂刻的洛可可式的繁复花纹还是令我很满意的。 

    虽说是“镜子”,但里面的“我”却在进行着完全不同的动作。 

    “库恩少爷,”店员喋喋不休地迎了上来,“您看,这边有切换按钮,设置在不容易觉察的背面。按下去,它就是一面普通的镜子;像现在这样处于弹开状态的话,它就是一个可以进行‘智能镜像计算’的高清显示屏!” 

    镜子里的“我”在房间各个镜子前面穿梭不停。里面也有个一模一样的店员,但明显没有我旁边的这位话这么多。 

    这东西我确实从来没见过,但是送一面落地镜给艾玛作为生日礼物,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算了,我再想想!这个……还是先不要了。” 

    我转身打算离开这个放满镜子的亮白色房间。 

    “库恩少爷,您现在还不能出去!” 

    “什么?!” 

    我非常恼火,区区一个店员,竟然也敢阻挡我的去路! 

    “啊……”店员拦在了出口的位置,对着我深鞠了一躬,“实在不好意思,库恩少爷。您看,镜子里面的那位还在认认真真地挑选着镜子呢!” 

    我转头一看,果然——刚才我看过的中央那面红色边框的镜子里,“我”还在仔仔细细地挑选着。 

    虽然店员刚才的态度很让我恼火,但不得不说,他这种直接使用镜子功能来推销的方法着实又让我多了几分兴趣。 

    “好吧,那我再看看!” 

    “谢谢您的支持,库恩少爷,”店员立马换上了一副眉开眼笑的表情,“可能刚才我没介绍清楚,我们的镜子采用智能影像技术,可以动态识别镜子里映射出的人像和背景。然后,镜子内部搭载的处理器可以进行行为模式的模拟,从而让镜子里面的‘镜像’做出与‘本体’相似却不完全相同的动作!” 

    “嗯,很明显,我看得出来。我只是在思考这适不适合作为一个生日礼物。” 

    “原来您有这方面的顾虑。”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矮小店员递给我一张列表,“您看这些名字,哪一个不是跟您一样都是社会上流的人物!就连英国王室,也买了一面这样的镜子装点在白金汉宫里!还有法国凡尔赛宫里面的镜廊,也放置了一面用来作为招揽游客的压轴噱头呢!镜子造价不菲,但这正是您和艾玛·格拉芙小姐身份的象征啊!” 

    不得不说,店员这一番话很让我心动。我并不缺钱,挑一个能与我和艾玛身份匹配的礼物才是重中之重。 

    如果能让艾玛开心,我从她父亲那里拿到投资的机会就会再大一分。虽然我也可以向自己的老爹开口,但只要一想起之前他那鄙夷的眼神,我就觉得自己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一堆污秽不堪的垃圾。 

    “嗯,把其他的镜子也打开给我看看吧!” 

    “库恩少爷,实在不好意思!其他镜子只是个框架,里面并没有搭载智能显示器,”店员的脸上挂着标准化的微笑,“它们跟这一面没什么区别,只是边框和尺寸不太一样罢了。” 

    “那好吧。” 

    被店员这么敷衍过去,我却并没有太生气。因为,我已经确确实实打算买下它了。而且,作为展示品的这一面红色边框的镜子,的确最符合我偏古典的审美趣味。 

    我朝镜子里面看去,另一个“我”还在房间里不辞辛苦地挑选着。很明显的是,镜子的智能处理器虽然可以完全匹配肖像,却没办法把我的性格特点也照实复制进去——因为在我眼里,除了中间作为样品的这一面,其他的镜子都实在是太难看了。 

    就在这时,镜子里的“我”转过了身,朝我正面对的这面镜子走了过来! 

    虽然知道是什么原理,但看到镜子里一模一样的自己正做着完全不同的动作冲着自己走过来,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镜子里的“我”最终站在了我们共同面对的红色边框的镜子前,并在侧边摸索着什么。 

    “……喂,你听得到吗?” 

    什么?! 

    他竟然用跟我一模一样的声音开了口。 

    我吓得呆住了。 

    “库恩少爷,您不用担心!”店员匆忙迎了上来,“这是我们开发的新程序,可以让客户与镜子里的映象直接对话。您试着跟‘自己’打个招呼吧!” 

    这可真够惊悚的!不过,这也许是一个机会,我已经在构思一个计划了——艾玛喜欢看惊悚片,如果我把这面镜子当作普通镜子送给她,会不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嗨,你好啊!” 

    我能感觉到在这种诡异情况下自己脸部的肌肉在发颤,但我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你觉得哪面镜子最好看啊?” 

    话音刚落,镜子里的“我”竟然开始哈哈大笑。然后,他转身对着镜子里的店员说:“喂,真的听到了!不错!” 

    “我觉得那个白色边框的不错,你呢?”他又扭头看着我说道。 

    这家店可真是搞笑,总是利用镜子里的映象进行推销。不过话说回来,对这样的推销我可真是一点抗拒能力都没有——毕竟,谁都不会拒绝自己吧! 

    “我倒是觉得现在正看着的红色边框的这面很不错,偏古典的装饰式样,我很喜欢!” 

    镜子里的“我”笑了笑,又在镜子边缘摸索了一阵。 

    “这个语音对话功能还是测试版,所以还有一些不稳定。”店员看了看镜子,那里面的“我”正在渐渐远离,而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了,“但您可以做一些动作跟映象进行互动,比如说在镜子前做一些造型夸张奇怪的动作,这样里面的映象就会被吸引过来了!甚至可能还会做出一定的回应。” 

    这个我毫不怀疑,刚才镜子里面的“我”所进行的一切反应和动作都是那么栩栩如生,简直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话说回来,可以进行互动的这个功能让我有了比刚才更大的购买冲动。我已经可以想象,半夜起床照镜子的艾玛,突然被镜子里的“她”打了个招呼会是什么反应。

    “那这个语音互动功能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实现?” 

    也许被我的问题卡到了,店员呆在那边半天没有说话。 

    “呃……”他又像突然回过神来了似的,“这个可能需要等我们‘镜像领域’研发部那边的消息。不过根据上一次的进度安排,最迟下周三,语音互动系统就可以完全推出市场了。” 

    “那镜子的语音互动系统搭载需要多久?” 

    “这个很快,当天就可以完成!” 

    下周三嘛……我略一思索,艾玛的生日在下周五。这么算来,时间完全赶得上! 

    那么,就预订这面红色边框的镜子吧!作为一个刚刚成立了科技公司的负责人,自然而然地,我对镜子里面的操作程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们的镜子搭载的计算机智能程度很高嘛!”我继续盯着镜子,里面的“我”似乎也敲定了自己喜欢的镜子,“别说互动了,光是让镜子里面的映象产生合乎逻辑的动作,这计算量就已经很大了吧?” 

    “那当然,我们为此专门开发了跟公司同名,名为‘镜像领域’的操作系统。在这个系统的控制下,映象会运行符合真实世界的行为模式,”店员的眼睛散发着神采,自豪地挺直了他那并没有多长的腰板,“可以说,镜子里面的映象所进行的思维演算跟外面的世界几乎没有差别!而这也是我们的产品颇受上流社会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暗暗叹服。我从事相关行业所以知道,研发这样的程序不仅需要耗费巨大的财力,更需要一位深谙计算机智能、可遇而不可求的天才科学家。 

    “能请问一下,贵公司的首席技术官是哪位高人吗?” 

    我不由得对开创了“镜像领域”的这位天才充满了期待,连语气都带上了几分尊敬。 

    “当然,库恩少爷,”我怀疑店员的表情已经僵在了那标志性的微笑里,“我们第一任首席技术官是一位大名鼎鼎的科学家,您肯定听说过他的名字——吉尔·钱伯斯。” 

    “什么?!” 

    我呆住了。虽然知道“镜像领域”的操作程序不简单,但万万没想到它的开创者竟然就是蜚声世界的吉尔·钱伯斯。 

    吉尔·钱伯斯是“模糊算法”的发明者。而所谓“模糊算法”,指的是在对计算机进行数据输入之后,所产出的数据将不局限于“严谨的精确”,而是会在正确值周围有所“偏移”。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把“1+1”输入到计算机,传统计算机只能给出“2”这个精确答案;但对于搭载“模糊算法”的计算机而言,可以给出“0~5”这样的模糊答案,而且,“模糊权限”越高,给出的答案就越“模糊”。 

    这个算法是划时代的,虽然吉尔·钱伯斯在初始阶段受尽了嘲笑——因为“模糊算法”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那么精确”的计算程序。但是,“模糊算法”却能够给予人工智能相当的思维自由度,而搭载了模糊算法的机器人也因为“处理事情更具有人情味儿”饱受赞誉。 

    “不过,我记得钱伯斯先生在好几年前已经……” 

    “是的。因为那次悲剧,又一位天才离我们而去,”店员终于换掉了微笑的假面,眼神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阵悲伤,“但是他的团队还在。秉承钱伯斯先生的遗志,我们一直努力到现在,这才有了今天的‘镜像领域’。” 

    吉尔·钱伯斯一直是我所敬仰的科学家,他在六年前的一场公开演讲中被第一排的观众持枪射杀。听传闻说是因为“机器人智慧病毒事件”,但真相到底如何,估计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既然是继承吉尔·钱伯斯的遗志开发出来的镜子,我想我更加没有不买的理由了。 

    我又盯着红色边框的镜子看了看,里面的“我”还在跟店员讲着什么,不过受测试版语音交互系统的限制,我听不到他们具体的话语。 

    …… 

    镜子里的“我”那轻快的步伐,娴熟的肢体语言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流畅。 

    …… 

    可是,我却突然间感到一阵脊背发凉! 

    “库恩少爷,”店员拍了拍我的后背,“您没事吧?您皱着眉头在这儿看半天了,而且我看您的脸色也不太好,有些苍白……” 

    “喂!你告诉我,里面的世界,真的在进行跟现实世界一样的逻辑运算吗?” 

    我突然扭过头看着店员。我不清楚自己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但店员已经被我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啊……是的。是的,库恩少爷。就像我刚才跟您介绍过的一样,镜子里面的世界所遵从的运行逻辑,跟我们真实的世界一模一样。” 

    “那……那里面这些映象,会不会已经有了意识?” 

     我一把抓住了店员的肩膀,而后者被我激动的样子吓得双腿都开始发颤了。 

     “这……这,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啊,库恩少爷……意识什么的……我不知道啊!” 

    “喂,你好好想想!你说过里面的映象全部都依照现实世界进行逻辑运算的,对吧?可它们的行为却跟真实世界里面的不一样,所以它们很有可能是在按照‘自己的意识’行动的啊!” 

    “对不起……我不太理解。库恩少爷,麻烦您快点选定镜子,您看镜子里的那位都已经……” 

    突然,房间左侧的白色边框的镜子亮了! 

    …… 

    “喂,你不是说只有中央红色边框的那一面镜子是展示样品吗?不是说其他都是看样子的摆设吗?现在它为什么亮了?!” 

    我回头向中心的那面红色边框的镜子看去,镜子里的房间内部,白色边框的镜子也是打开的。而镜子里的“我”正站在它面前认真端详着。 

    啪! 

    中央部位,红色边框镜子里的店员走到了跟前,一下子关掉了镜子。 

    …… 

    怎么回事……镜子里的映象竟然能操作镜子的开关?! 

    “喂,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有点焦急地看着店员,这个镜子里,看来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 

    “啊……”可能是被我刚才的样子吓住了,店员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库恩少爷,真不好意思,忘了告诉您,镜子里面的映象也是可以操作镜子的开关的!因为我们觉得这样更逼近真实!” 

    混蛋,不早说,刚才真是吓了我一跳。 

    “库恩少爷,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您应该可以选定镜子了吧……” 

    “你们这里挑选镜子还有时间限制吗?!” 

    我内心腾起一股怒火。这是什么奇怪的店,竟然还有时间限制?! 

    “不是……您看,镜子里的那位似乎已经选定了,这面白色边框的镜子。”店员走到白色边框的镜子前,指着里面对我说道。 

    我强压下内心的恼怒,走到白色边框的镜子前,抚着它的边缘弯腰向里面看去。 

    抬眼间,我突然发现,里面的“我”竟然僵在了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动作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里面的“我”一愣,忽然笑出了声。而这次,我清楚地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真是有趣,我们俩还挺有默契的嘛!”里面的“我”直起身子,对里面的店员说道,“我凑近看,发现你们的镜子上有一个坏掉的像素点!” 

    我朝着他指点的位置看去,却什么都没发现。 

    紧接着,我又听到里面的“我”一边在镜子旁边摸索着,一边说道: 

   “就要这个了,不需要预订制作,就这个样品就好!对了,你说的关机按钮在侧面右上方,是吧?” 

    说着,他的手缓缓地移向了镜框的左上方。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