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礼物
2018-03-29 09:00:58    《中国少年文摘》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文:黄春华  图:一环
 
1   
  长歌当哭:离重点线只差2分!你更倒霉,我好歹还差10来分!
 
  风云飘飘: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要讥笑?
 
  长歌当哭:“太上皇”对你可曾有笑?
 
  风云飘飘:有,绝对的冷笑。
 
  长歌当哭:同情!
 
  咔嚓!主机电源被强行关闭,显示屏一片死黑。赵小光心里火冒三丈,脸上却一点儿没脾气,灰溜溜地离开电脑桌。因为切断电源的不是别人,正是老妈。赵小光在心里只恨自己怎么没听见老妈开门进来。她从菜场回来总是大袋小袋动静很大,这次莫非练成了轻功?
 
  老爸倒是不干涉他,有时候还暗地支持他,这个“长歌当哭”就是老爸和他一起找的一个网友。自从有了“长歌当哭”,赵小光有什么心里话都和他聊,两人虽没见过面,但已经是铁哥们儿了。
 
  老爸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老妈冲到老爸面前,指着他鼻子说:“是我一个人的儿子,是不是?他在房里干什么,你知不知道?”
 
  “知道,在聊天,中考完了,你也不让他出门,和网友聊天,有什么不行?”听了这话,赵小光直想喊老爸万岁。
 
  “中考完了,就算完事了?他这分数,就算用钱堆着,别人也不会让他进重点中学的门……”
 
  赵小光最怕老妈念这本经,幸好老爸勇敢地打断了:“进普高嘛,依你的看法,上普高的那些学生以后都得饿死?”
 
  老妈有点儿语塞,赵小光见老爸取胜,就跑出来说:“是呀,我们班有三分之二的人上普高,大家都能接受,就你……”
 
  话还没说完,老妈反手就是一巴掌。好在赵小光顺势用书一挡,尽管落到脸上的是书本,但赵小光还是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他觉得丢尽了脸面,把书往地上一扔,把脸伸过去,说:“你打吧,让你打个够,打解气!”
 
  老妈巴掌半天落不下来,她浑身颤抖着,大喊:“不长进的东西,给我滚!!!”
  赵小光二话不说,拉开大门就往外走。
 
   2   
 
  赵小光没有目的地走着,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知走了多久,肚子也提出抗议,赵小光抬腕看看手表,已经是12点半。他下意识地伸手到口袋里摸了摸,大事不好,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佳丽广场就在前面,那里面购物环境是全市一流的,先进去享受冷气吧。主意一定,赵小光就直奔佳丽广场。
 
  赵小光在空位上坐了一会儿,正饿得难受,意外地发现同班的黄雅丽也在佳丽广场逛,真是天上掉救星。找她借点儿零花钱,她一定会借给他的。
 
  可是,正当赵小光想走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她父母也在!他们在给黄雅丽买裙子。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赵小光突然打消了借钱的念头。黄雅丽这次的考分远远超过了重点线,可自己,上前怎么说呢?她父母肯定要问到中考,最后再给一点儿同情的安慰。
 
  为了躲开黄雅丽,赵小光决定离开佳丽广场。走出佳丽广场,赵小光才想起刚才应该到礼品店去看一看,他和同桌张放商量过,毕业之后一定要送班主任一份礼物。不如现在就去找张放,商量买礼物的事,顺便搞点儿东西填肚子。他知道张放家的情况,他爸爸早些年去世了,双腿残疾的妈妈在街边摆了个报摊维持生活。每天早上,张放先帮妈妈把报摊摆好再去上学,放学之后,再跑回来帮妈妈收摊。尽管这样,张放的学习一直是班上第一名。这次中考,他的分数足够上全市最好的中学,可家里出不起学费,好在另一所重点中学提前就要了他,并答应给他一万元奖学金。
 
  赵小光想先让张放把礼物买了,等家里战火一灭,他马上把钱给张放。赵小光相信张放一定会这样做,因为他们是3年同桌,铁着呢。
 
  事不凑巧,还没到张放家,赵小光就见张放出门了。赵小光连忙追上前,张放边走边说:“有点儿急事,时间来不及了。”
 
  赵小光说:“我们一起去吧,我正闲得慌。”
 
  张放连忙摆手,说:“不行,这次是去办正经事。”
 
  赵小光一下就不高兴了,没想到张放会这么不够意思。
 
  “好吧,你有事先走吧,我自己慢慢逛一会儿。”赵小光说着就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眼睁睁地看着张放走远了。他的心情沮丧极了,抬头看看刺眼的阳光,两行泪水流了出来。
 
3   
 
  不知愣了多久,突然有人叫:“风云飘飘!”
 
  赵小光吓了一跳,侧头一看,是个陌生的哥哥,就坐着懒得动,说:“我不认识你。”
 
  “你可认识长歌当哭?”哥哥神秘地笑着。
 
  赵小光一下子弹了起来,问:“你是……”
 
  “这里天热,不如找个地方慢慢聊。”
 
  “我还没吃饭呢。”
 
  “那好,我们到前面的长江酒店边吃边聊。我买单。”
 
  爽快人!进了酒店大厅,他们在角落里找了张小桌坐下,哥哥麻利地点好了菜。他们边喝冷饮边等菜。赵小光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网名?”
 
  “你不是说爱把T恤反着穿吗?你到街上观察一下,保准没有第二个。”
 
  “你真的是长……”
 
  哥哥笑着点头。
 
  “你不是说你也中考吗?可你根本不像中学生。”
 
  “对,那是我的过去,事实上,我已经是上班族了。”
 
  赵小光惊讶得张大嘴巴,没想到和“长歌当哭”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好在菜已经上来,赵小光吃了起来。赵小光“埋头苦干”一番之后,一抬头,差点儿晕过去。他看见张放正朝这边走来,身上穿着工作服,手里托着个空盘子。
 
  与此同时,张放也看见了赵小光,他走过来说:“本想保密一段时间,没料到今天就被你发现了。”
 
  赵小光站起来,擂了张放一拳,说:“好样的,我更佩服你了。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桌张放,成绩超一流,不仅上了重点中学,还得了一万元的奖学金呢。”
 
  “长歌当哭”一抱拳,说:“佩服,一起坐一下?”
 
  张放连忙摆手说:“对不起,公司有规定不允许。”
 
  赵小光说:“改天吧,这是我常跟你说起的那个网友,长歌当哭。”
 
  这时,大堂经理在冲张放招手,张放连忙跑了过去。赵小光和“长歌当哭”坐下来继续聊,聊着聊着,赵小光觉得心里亮堂多了,不知不觉聊了几个小时,“长歌当哭”说怕赵小光的家人惦记,必须回家。他打车一直把赵小光送到楼下才说再见。
 
  赵小光推开家门,老妈一人坐着发愣,一见儿子安然回家,长出了一口气,问:“一整天都跑哪儿去了?吃饭了吗?”
 
  “吃过了。一名网友请的客,就是被你骂得狗血喷头的那个。”赵小光一脸的得意。
 
  “你别气我了,一整天就我一人担心你,你那个百事不管的爸爸,又加班去了……”
 
  说曹操曹操到,老爸推门进来,满脸笑容地问:“儿子,今天日子可快活?”
 
  “那还用说?你猜我碰到谁了?长歌当哭!他还请我美餐了一顿呢。对了,我和张放想送老师礼物,你是不是支援我一点儿钱?”
 
  老爸手一指老妈,说:“得由她做主。”
 
  老妈说:“钱不是问题,不过得等一个星期,得看我本周心情快乐指数能不能达到五星。”
 
  赵小光说:“好,我保证让你的嘴天天呈O形。”
 
4   
 
  赵小光说到做到,一周时间,他没跨出门半步,天天在家里背英语单词,好像又要迎接中考。一周后,妈妈兑现诺言,给了赵小光钱。拿到钱后,赵小光到礼品店挑了一件精美的礼物,包装好,在上面写上了他和张放的名字。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把礼物交给班主任的时候,班主任惊讶地说:“张放昨天来过,送来一份礼物,说是你和他一起买的,今天怎么……”
 
  赵小光连忙说:“这不奇怪,我和他不分彼此。”
 
  晚上,赵小光把张放叫出来,两人跑到江边坐了很久,一直到分手,两人也只字未提礼物的事,赵小光觉得藏在心里更好,就像是送给对方的礼物,大家都会永远珍藏。
 
  那天,赵小光回家很晚,他本以为爸妈都睡了,刚准备轻手轻脚地开门,却听见他们正在客厅里聊天。
 
  老爸说:“中考没考好,他心里难道不难受吗?人都难免有失败,给他一点儿自信心,他就会重新站起来。你不要一天到晚训斥他。你说我不管他,有件事我一直没对你说,儿子爱上网,我也担心,可又不能硬来。我们公司有个新来的大学毕业生,我就专门托他上网和儿子交朋友,就是儿子最喜欢的长歌当哭。上次儿子跑出去,我借口加班出去找儿子,发现他一个人坐在马路边,孤独无助。但我当时没有自己冲上去,而是让长歌当哭去和他联系……儿子在长大,你不要总把他当作3岁的孩子来管教……”
 
  赵小光心里一惊,但更多的是感动,他觉得老爸真的很了不起,不声不响地送给他最珍贵的礼物。他悄悄退下几级台阶,然后重重地上楼,哗啦啦地掏出钥匙开门。一进门,爸妈都愣愣地看着他,他也假装一惊:“你们还没睡?”
 
  老爸说:“到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和张放到江边坐了一下,等开学了,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
 
  老爸说:“快洗澡吧,一身臭汗。”
 
  赵小光连忙转身进了洗澡间,把水放到最大,然后靠在另一边,愣愣地盯着水向下喷,盛夏的一幕一幕在眼前翻过。他真想借着水声的掩护,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摘自《少年文艺》(2005.1)
蓝叨叨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