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2018-02-13 09:47:59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星期三傍晚,当马蹄表的时针和分针重合在一起,也就是6:30的时候,我们家倏然安静下来。爸爸妈妈和我一样,都紧张地围在收音机旁,屏住气听播音员在报节目:
“下面,请听一首童声合唱《林中小鸟》,由丰苑区少年之家合唱团演播。”
播音员的话说完,从收音机里面发出一阵极轻极细的咝咝声,接着,又响起了钢琴声。这是歌曲的引子。
铮铮的钢琴,奏完一组琶琶音和一段华丽的旋律后,收音机传来了合唱队员的声音。不过,这一百名合唱队员都不唱歌词(他们根本就没有歌词),他们都抿着嘴唇,只用鼻音哼着“呣——呣呣——呣——”
这个合唱歌曲共有三段歌词,在前面两段歌词中,他们只唱“呣”,因为他们是伴唱,他们的口腔、鼻腔、脑腔和胸腔都变成了乐器共鸣箱:女高音,是长笛;女低音,是双簧管;男高音,是单簧管;男低音,是英国管——这是合唱团的指挥,冯老师亲口对大家讲的。
他们在钢琴的协奏下,哼吟起悠扬清新的旋律。
呣,呣呣,呣……
“这是一个春天的早晨,风儿轻轻,树叶儿飒飒,溪水淙淙,寂寞了一个冬天的大自然,现在是一片春意,白的吐蕊,绿的抽芽,红的播香,露水撒下晶晶莹莹的珍珠……”
听着优美的旋律,我记起了冯老师对这个乐段的解释。
呣,呣呣,呣……
突然,我的心一颤。
啊!
在一百人分四个声部的哼吟中,猛地跳出一个男孩子的歌声:

小鸟,小鸟,你一啼叫,
每一片树叶都向你舞蹈,
叮咚的小溪为你伴奏,
连露珠也向你微笑……

歌声那么明亮,吐字那么清晰圆润。啊,一句句歌词扇着音符的翅膀,轻轻快快地从收音机里飞了出来。
啊啊,我的血在涌,我的心在撞,我的眼睛有些花,我的头有些晕;我忘记自己是不是还在沙发上坐着,我的身子轻了,我要飞了,飞向蓝天白云,飞向色彩迷离的梦里……
这个领唱的男孩子,正是我!
我是第一次听自己的声音!真想不到,我的声音通过电流和磁场后,会变得这么响亮,而且,是这么甜美迷人!
啊,人们哪,你们有谁能说得准我当时的心情呢?我只觉得一切的一切都围着我旋转。窗外的阳光是那么明媚,窗台上的月季是那么娇艳,空气是那么清爽,爸爸是那么慈爱,妈妈是那么美,啊,一切的一切呀,一切的一切都在向我微笑。
啊,排练时我的担心,现在全烟消云散了。
在这之前,我不止一次地埋怨过这一百人的伴唱,记得在第一次领唱与伴唱合练时,我远远地站在合唱队前面,当钢琴的引子过去,当合唱队员用鼻音哼出副旋律,当我开口唱第一段歌词时,我发觉身后的伴唱声,像海水涨潮般向我压来,很快就把我的声音淹没了。我像一只寒蝉,拼全力唱也突出不了我的声音,一赌气我把嘴闭上了。
从音乐学院特邀来辅导和指挥我们唱歌的冯老师,见我不唱了,忙伸出右手在空中一抓,一捏,掐断了伴唱,从指挥台上走下来,悄悄问我:“徐欣,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不,伴唱的声音那么响,把我的声音全盖住了,我,我一点儿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噢,原来为的这个呀。”冯老师把他的保温水杯递给我,“徐欣,伴唱的声音已经小到最低限度了,最轻了——你不用担心,将来正式演出时,你离麦克风最近,大家的声音是不会盖住你的。徐欣,你的音色本来就很美,再加上伴唱的烘托,会更有色彩,更有魅力的。来,喝口水,继续排练,好吗?”
我没说话,也没喝他的水,只是低着头坐在椅子上抠手指甲。
“徐欣,别耍小性儿,咱们再合练一遍吧。”冯老师扯扯我的衣袖,又一次低声央求我。
“……”我轻轻挣脱他的手,还是一声不吭。
大概是我的沉默起了作用,他几步走上指挥台,对合唱队员们说了起来:“同学们,在《林中小鸟》的前两段里,你们是什么声部呀?”
“伴唱。”不少人说。
“对,你们是伴唱。所谓伴唱,就是起陪衬、起烘托的作用——烘云托月,懂吗?”
“懂!——”
“希望大家合练时,再进一步控制住音量。要知道,你们千万不能喧宾夺主,要像绿叶陪衬红花那样,只有这样,我们的演出才能达到完美的艺术境界。大家懂了没有?”
“懂啦!”120条嗓子齐声回答。
直到这时,我才站起来走到我的位置上。
“我胜利了,哼,连冯老师也要让我三分!”我在心里美滋滋地想。
鬓发斑白的冯老师为什么哄我?为什么一再恳求我,我心里明白,我心里像水儿一样清。
我知道,《林中小鸟》能不能唱成功,能不能轰动,冯老师全指望我了。这不仅因为十二三岁的男孩子们都在痛苦地变嗓子,他很难找得到我这样的好嗓子,更主要还是因为月美静子老师的缘故。
月美静子是日本Z市小学生合唱团的艺术指导老师,前些日子她在参观我们少年之家时听了我唱的歌。我记得特别真切,当我唱完《阿童木》插曲后,她像疯了似的把我搂在怀里,激动得哇啦哇啦说个不停。我虽然听不懂她的话,但我知道她肯定是在没完没了地夸奖我。我知道,她的夸奖,使我在合唱队中变得不一般起来。
“这个歌儿能否成功,关键在徐欣的两段领唱上。”我亲耳听见冯老师对别人这样说过。
经过冯老师的动员,合唱队的声音果然小了好多,可我还是觉得他们的声音总在干扰我,我的声音总是不够突出。不管他们多么有表情地哼唱,我总在心里骂:哼,一群苍蝇嗡嗡嗡!
在正式彩排时我又闹了气儿,为了突出我自己的声音,有几句歌词我直着脖子喊了起来。
冯老师又一次屈服了,他跟合唱队原来的辅导员孙老师争吵了好一阵子,最后从四个声部里各撤下五名队员——这就是为什么一百二十人的合唱队,在正式录音时是一百人的缘故。
好啊,现在好了,在排练时我的担心,今天全风吹云散了。原来我总觉得我的声音像根又锈又钝的针,决不会穿透合唱队声音密织的帷幕,而现在,从收音机播出的和声效果看,他们的声音倒是显得有些弱了。
听,伴唱跟我配合得多好呀。当我唱跳动而节奏快的音型时,他们就轻轻哼起抒情的第二旋律,这时,他们是温柔的春水,我是水中得意的鱼儿;当我拖着长音唱“啊——”时,他们就变成轻快的“啦啦啦啦”,这时,我就觉得我是含苞欲放的花朵,他们是活活泼泼的小雨点儿,为我淋浴,为我跳舞——总之,他们都在全力以赴为了突出我,我,我!
真可惜,几分钟过去这首歌就结束了。啊,我多么盼望广播电台能天天播它一遍呀,我多么希望天天都听一遍在伴唱衬托下的我的声音呀。
万万没料到,三天后我又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可是这一次……

我们合唱团的节目在电台播出后,区少年之家的领导乐坏了。于是,他们东联系西央求,借了两辆大卡车,组织合唱团在星期日到远郊的霞云岭去春游。
星期天清晨,当两辆卡车装满了欢声笑语,正准备出发时,嘀嘀——一辆漂亮的小轿车驶进大院儿。小轿车刚停下,冯老师就从里面跳出来,向四面八方喊:“徐欣,徐欣——”
听见叫声,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冯老师就把我从卡车上拉进小轿车。
啊,月美静子!她和翻译早坐在小轿车里了,见我进来,她欠起身,热情地和我握手,然后让我坐在她的旁边。
嗨,坐小汽车春游,我是头一次。
小汽车平稳地驶到了郊外,在郊区公路上,我呼吸到春天的空气,见到了春天的流水和花草,我觉得春天正用明亮的眸子在晴朗的高空向我眺望。
当我们神气的小轿车超越两辆卡车时,我从一个个小伙伴们向我投来艳羡的眼神中,看到我自己的身价——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领唱,是主角,是静子老师说的“未来的歌星”!
是的,我是比那些伴唱队员高出一头的人,我处处都能体会到我从未有过的优越感。刚建成专门接待外宾的饭店,我们合唱团中只有我一个人能进去。当我用餐巾擦完手捏起一块黄澄澄的奶油蛋糕时,隔着窗玻璃,我看见,那一百多人正披着尘埃就着风坐在地上吃干粮呢。
当然,一上车我也看到过伙伴们向我瞥来的白眼,可是我没在意,我心想,这是他们嫉妒,他们没有像我一样享受到特殊的待遇。生气吗?活该!谁让你们没有一副嘹亮动人的歌喉呢。
但是,人也真怪,当静子老师拉着我的手走出饭店时,我的心情变了,从坐进小轿车以来的颤颤的狂喜,霎时间像露水给大阳晒过一般全无踪影了。
看哪,为我伴唱过的一百多人有多高兴!他们个个欢腾雀跃,人人都兴奋得脸儿通红;他们的书包都摘了下来,不少人的外衣都脱了下来,叽叽喳喳,说说笑笑,一群一堆儿的都兴高采烈地朝霞云岭峰顶比划。
怎么,他们要爬霞云岭?
我的天,他们当真要爬那个望着脖子酸的霞云岭啦!
我的心痒痒啦,手心儿湿湿地出汗啦。
身轻如燕地去踩一踩那峰顶的云霞,站在峰巅俯瞰一下四周的风光,那该是多么,多么——啊,啧啧,啧啧。
孙老师大概猜出了我的心情,他跑过来招呼我:“徐欣,还愣什么,快和我们一起出发吧!”
“不,”冯老师抢上一步,像木楔插在我和孙老师中间,“下午静子老师要辅导一下徐欣的发声,我刚跟她说好。静子老师是培养童星的专家,机会难得。她明天就要回国去了。”
孙老师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我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好像丢了什么。过了会儿,静子老师和翻译一起来给我讲课了,冯老师兴致勃勃地在一边记着笔记。
静子老师讲得很认真,她指出我的发音还有微瑕,什么喉音太重啦,呼吸不好啦……
我的注意力不知为什么总集中不起来,眼光总是越过静子老师的肩头向远方溜——哦,孙老师和同学们已经爬到半山腰了。他们渐渐远了,渐渐小了,变得像一群布娃娃:一个大一点儿的布娃娃领着一群小不点儿的布娃娃。远了,远了,连他们的喊叫也听不清了……
“你在唱高音时,嘴要呈微笑型,让声音通过鼻腔直冲头区……”翻译的话,今天听来是那么干巴无味。
啊,他们在半山腰散开了!五颜六色的衣服变成了鲜艳的彩点儿,真像谁把画家的调色盘打翻,颜色全泼溅在纤草如毛的山上。
“每天练声不要过于疲劳,切忌大声喊叫,这对一个变嗓期的少年很重要……”
看,一百多人手拉手啦!呀,一条飘动的彩带,呀,霞云岭挂了一条漂亮的五彩项链!
“冯老师!”我突然脱口叫了起来,“您,您让我跟同学们一起去爬霞云岭吧……”
可是,我没把话说完,就把话尾咽了回去。我看见了冯老师一双嗔怪的冷眼,我只好强忍住激动,木头人一样听静子老师枯燥的课。
他们已经登上山顶了!他们肩挨肩站在山顶,看过去,犹如用彩线给大山织了个绒线帽子。
静子老师的课终于讲完了。我轻轻嘘了口气,便又恳求起冯老师:“冯老师,您让我追同学们去吧,您让我去吧!”
“不行,静子老师晚上要参加个宴会,我们马上就要回城,小车不能等你。”
“你们只管开车走好了,我跟同学们一起坐卡车回去,行吗?”说到这句话的末尾,我的眼睛直发潮,鼻子里一阵阵发酸。
“那,好吧。”冯老师叹了口气。
“好咧!”我高兴得身上直颤,忙回身向静子老师鞠了个躬,道了谢,就像脱缰的马驹子般跑了。
风在耳边呼呼响,山花野草从脚边匆匆掠过,我什么都忘了,只想大声喊:“喂,霞云岭,我来啦!哈哈!”
可是我没喊,我记起了静子老师刚对我讲过的话,我不能迎风大喊大叫。嗓子,嗓子啊,你是我最最珍贵的宝贝呀。
就在我想到我与众不同的嗓子时,我脑子里嗖地蹿出一个念头来:不行,我不能照直地去追孙老师他们,因为,如果我踩着人家走过的脚印上去,不但显不出我,而且说不定还会招来一顿讥笑呢,“哟,你怎么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来了?”“嗨,你怎么不坐小汽车上来呀?”
这个念头一来,我的脑子就转开了,转,转,我猛地收住脚,哧溜溜向左一滑,我走上了另一条路。
霞云岭是个三面慢坡一面峭壁的山峰,要是从西、南、东三面的慢坡往上爬,少说也得一个多钟头,孙老师他们就是从东面爬上去的;我要是绕到山的北坡,偷偷摸摸爬上去,像智取华山一样,只用半个小时,突然从峭壁上站起一个人,大喝一声:“呔!”——哈,到时候就等着看他们脸上那惊、奇、喜和钦佩的表情吧!
哈哈,徐欣可不是一般人儿,他要插翅从悬崖峭壁飞上山顶去!
我被这个想法弄得心里发痒,什么景致也不看了,只盯着脚下的这条羊肠小道往前走。起初,羊肠小道是平缓的,平躺在大山的怀里,渐渐,渐渐,它开始倾斜了,又过了会儿,拐过两个弯,它陡地站了起来,像一条土黄色的云梯从山尖直戳到我脚前。
“上!”我对自己说了声,抓住头上方的酸枣棵子,把身子往上一提,往“云梯”上爬去。这“云梯”实在太难爬了,路面像撒了一层滑石粉,一蹬一蹬,没爬几分钟我就汗流浃背了。但我没灰心,还是咬着牙一步一滑地往上爬,爬。
忽然,我头前的一块大青石挡住了去路,我只好停下来观察路径。当我向上,向后,向下看过几眼后,顿时呆住了。
不知不觉中,“云梯”把我引到了绝境!
“云梯”断了,从大青石往上,全是斧砍刀削过一样的石壁,光溜溜的像一面城墙,抓没处抓,蹬没处蹬;身后,呀!霞云岭西北的两座险峰,不知什么时候悄悄逼到了我身后,隔着飘忽不定的云雾,它们像一个个巨齿獠牙的怪兽阴森森地瞪着我;脚下,是几百米深的大沟,我像站在三四十层高楼的边沿上,往下看一眼就腿软头晕,两只山鹰正盘旋在我的下方——长这么大,我第一次懂得什么叫“目瞪口呆”。
怎么办,我怎么办呀!上不敢再上,下呢,腿肚子直抖……太阳落到西边山后去了,周围骤然间昏暗起来。这里荒无人烟,远处没有住房,近处阒无一人……不会有狼吧?
日落后,山里刮起了阴冷的风。风使野草簌簌响,风使荒草摇曳摆动;到处是窸窸窣窣,到处都在晃动……天色更暗了,远山近谷越发模糊,草丛石后仿佛潜藏着数不清的鬼影……啊,啊啊,谁来救我呀,谁来救我脱离险境呀?
就在这时,从山顶上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游丝一般细,断断续续的,不细听几乎听不见。“ 瞿——   瞿”蟋蟀?夜莺?不,不不,是哨子响。
是,是哨音!啊,这一定是孙老师在吹哨儿,是,他准是在集合队伍,天哪,他们要下山回家去了,我,我一个人将被扔在这无人知晓的荒山大谷里啦!
快,快,声音是现在唯一能救我的绳索,快抓住它,要不,再过一会儿就什么都晚了,什么都完了。
我的手哆嗦起来,我的嘴角一阵抽搐,一阵剧烈的鼻酸弄得我双眼模糊,我死死抓住大青石的边缘,对着头上的山顶拼死命呼喊起来:
“孙老师!同——学——们!”我刚喊完,几个陌生的声音在山谷里高叫起来:“……师!同——学——们!”黝暗的山谷里游荡着我的回音,它们一个比一个弱,一个比一个凄凉,像病人的呻吟,颤颤巍巍向远方飘去,直到被撞得粉碎……
“同学们!等——等——我!——”
我什么也不顾了,又用全力呼喊起来。
“……们!等——等——我!”
“……等——等——我!”
这一次,我被自己的声音给吓呆了。怎么,这些飘来荡去的是我的声音吗?这声音里含着多少恐惧!它多么可怜、凄厉;它那么干涩苍白,连七月的阳光听到它也会失去暖意。
啊啊,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见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叫声呀。这是失群羔羊的声音,这是离群孤雁的声音,啊,我呀……
突然,一片海潮般的声音出现在我头顶:“徐欣!你在哪儿?”“徐欣!别害怕,我们来拉你!”“徐——欣!——”
分不清是谁在喊,听不清谁在说什么,凡是声音都在向我抚慰,凡是声音都在向我送暖。这一片纷杂的混声是那么炽热,一下子把我凄冷的声音给淹没了。
随着声音,我头顶的山峰上出现几十张熟悉的面孔,他们被落日余晖染得粉红放光,聚集在一起,犹如瑰丽的云霞。
不知有多少人跳到大青石上,不知伸出多少只手把我拽了上去,不知是谁用手绢给我擦泪,更不知是谁把水壶对准了我的嘴……

我像鱼儿回到了温暖的春水里,我和同学依偎着挤在卡车里,心是那么踏实,那么甜蜜。
“同学们,”卡车刚启动不久,孙老师就大声说,“徐欣回来了,咱们再唱一遍《林中小鸟》好不好?”
“好!”五十多条嗓子齐应。
“对!”后面的那辆卡车也在回应。
“咱们还是由徐欣领唱,大家注意,在室外演唱时伴唱的音量要更轻些,好,预备——”
“老师,不,不不!”我一把抱住孙老师的胳膊,“这一次,让我和同学一起齐唱吧!老师,现在我特别怕听见自己的声音,老师……”
我说不下去了,嗓子里有团热辣辣的什么哽着。
“好,齐唱就齐唱。预备——唱!”
一百多人高声唱了起来,我吞了几口咸咸的苦涩的泪水后,偷偷抹去挂在腮边的泪珠,跟着大家唱了起来。
尽管我唱得比正式录音时还卖劲儿,但是此时我一点儿也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我的声音完全融进了集体之中,大家的歌声中有我,我的歌声中有大家,我和他们同呼吸,共感情,这是我从未品尝过的幸福啊。
我和我至亲至爱的伙伴们甜美地唱着,诗样的歌词驾着优美的音符的翅翼,齐刷刷飞翔起来,越过原野,越过山峦,飘向远方……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