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往事之恐龙树
2018-02-07 09:25:48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 柴乔 

 从前,什么也没有,也没有树。

    后来,就有树了,因为后来有了恐龙。所有的树都是正在沉睡的恐龙。

    恐龙是开天辟地的巨人,走起路来不是一步一个脚印,而是一脚上去一个大泥巴坑。相比脆弱得像鸡蛋的渺小人类,恐龙们个个房屋般高大,全世界都笼罩在它们的阴影之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恐龙们隔些日子就会变成大树酣睡。

    尤其尤其值得庆幸的是,恐龙树的一个酣睡最少以百年计。

    更令人欣慰的是,酣睡的恐龙树安静如婴儿,连一声呼噜都不会发出,连一个翻身都不会有。

    那时候,选择一棵能够住下一家人的大树搭房盖屋,是所有人的理想。

    在不打呼噜的恐龙树下,任何人都能倒头就睡,并且一觉睡到自然醒,并且人类对恐龙树的深长睡眠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但或早,或晚,事情总会发生变化。

    比如,总有一棵或者几棵恐龙树,会被噩梦惊醒!

    有的树会梦到火急火燎火烧眉毛火光冲天。

    有什么办法?梦中的人记忆颠倒错乱本是常事。它全然忘记自己是一棵开满艳艳红花的石榴树啦!

    树梦到火会怎样?逃呀!

    怎么逃?踮起脚尖披头散发拖泥带水一步一步地慢跑呀!那可是真正王者般猛兽般的慢跑:抬脚,提膝,扭臀,摆臂。抬,提,扭,摆。抬,提,扭,摆。

    地面一块块拱起,根须一条条抬起,树干一丝丝扭动,枝叶一点点伸缩,开合。充满韵律的精密,极度夸张的过瘾。

    有的树会梦到甜香醉人的烂泥沼泽,一直一直一直往下坠落的无底深渊。

    其实呀,这是一棵结满果子的樱桃树。樱桃熟透了,个儿又大,又密,风一吹,就下起了樱桃雨!

    树梦到沼泽深渊会怎样?还是逃呀!抬,提,扭,摆。抬,提,扭,摆。踮起脚尖披头散发拖泥带水一步一步地慢跑呀!

    除了被噩梦惊扰,导致树不满的事情又多又琐碎。像猪拱树根啦,羊啃树皮啦,虫子太吵啦,这些都会让树垂头丧气。

    一棵树垂头丧气久了会怎样?会生病。病久了呢?会死。不想死怎么办?那就是逃跑啦。

    所以呀,抬,提,扭,摆。抬,提,扭,摆。

    一棵树踮起脚尖披头散发拖泥带水在前面慢跑,一群人拖家带口在后面围追堵截,是当时很普通的场景。

    至于逃跑的结果是什么,树是不会再想的。

    结果往往只有一个,那就是总会被闻风而动的所谓主人们给抓住。

    被抓住的树和一般的树区别很明显:首先是必须站得挺括笔直,再就是树根上统统栓有绳子,虽然谁也看不到。这些绳子统统栓在房根上。房子的根很像树的根,虽然谁也不知道。

    只要被抓住拴牢,恐龙树就会变得很乖很乖,仿佛被大人深爱着的捣乱到疲累的小孩子。

    这之后,它们的酣睡会变得特别幽深特别漫长,幽深到最少以千年计,漫长到最少以万年计。

    恐龙树是世界安宁的关键。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