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6 10:08:46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戴希
  20世纪90年代,我的家乡还很穷。
  读小学三年级时,爸妈能每天给我5分零花钱,已属不易。这5分钱怎么花?当然可以搭车,可以吃零食,可以买文具,也可以购小人书……
  我很舍不得花这5分钱。不是特急,我从不搭车,总是快速步行或者一路小跑去上学;也尽量不吃或少吃零食,除非肚子已饿得咕咕叫,实在受不了了;文具?能不买则不买,凑合着用,用到确实不能用了再说。
  我为什么这样抠?一是因为太爱看小人书,想多攒钱购小人书看;二是攒够钱后,想干点儿大事。至于到底干什么,当时也没想好;另外还有一点,不知自己是不是守财奴,老感觉只有攒钱才有满足感。那时是攒钱成瘾。
  记得半年之后,终于积攒了三元钱。我高兴得不得了,宛如自己发了笔小财,也如小伙儿做梦娶媳妇,想想就甜。
  我把这三元钱夹在书本中,藏在书包里,天天背着,恨不得片刻也不离身。有空便翻出来偷看,仿佛它就是自己的护身符。
1.jpg
  有天放学了,我照例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回家。可走出学校不久,离家也不很远,忽然遭遇一个二流子,狼一样凶残的模样。
  “小孩儿,有钱吗?”他恶狠狠地瞪着我吼。
  我紧张得只差尿裤子了,但还是尽量镇定地摇摇头。
  “真没有?”他张牙舞爪道,“如果让我搜出来,小心我揍扁你!”
  我慌了,眨眨眼,赶紧从书包里掏出一元钱,乖乖地递过去。
  “还有吗?”虽然收了钱,他依然凶神恶煞一般,“如果让我动手,让我搜出来,我要把你踩成肉泥!”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只得又从书包里掏出一元钱,服服帖帖地交给他。
  但他还是那样青面獠牙,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不老实,没掏完吧?你是想挨我的拳头流点儿血?”他吼叫。
  “叔,你就行行好,发发善心,留点给我买小人书吧?我好不容易攒下这点儿钱!”我只差跪下哀求。
  “不行!”他像嗅到了血腥味儿的狼,“一分一厘也别藏着,除非你小子不要小命!”
  实在没法,我只好忍痛割爱,竹筒倒豆子,把书包里的钱一股脑儿送给他。
2.jpg
  看到我已泪花闪烁,他却仍是蛇蝎心肠,把钱往口袋里一揣,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痛苦极了,后悔极了,沮丧极了,也恼怒极了。
  继续闷闷不乐地向前走。走了不远,忽然遇到一个比我个子小不少,背着书包正在回家的小男孩。看样儿,应该是小学一年级的吧。
  这时,我灵机一动,揩干眼泪,也咬牙切齿,恶狠狠地横在他面前。
  “小孩儿,有钱吗?”我对他咆哮。看我如狼似虎的凶相,小男孩儿吓了一跳。“哥,你,你……”他哀求着。
  “别啰唆,如果让我动手,我非打死你不可!”我嗷嗷大叫,把拳头捏得嘎嘣响,“快,把你身上的钱都给我!”
  小男孩一下被我吓破了胆,三下五除二就把身上的差不多4元钱全掏给了我。
  小男孩哭哭啼啼地回家了,我却报复成功似的快活起来,心想,别人能抢我,我就不能抢别人?这下倒好,还净赚了一元钱,哼!
  日月如梭,韶光飞逝,转眼很多年过去。
  长大成人后,只要忆起儿时的恶作剧,心里就特别忐忑,特别愧疚,仿佛自己曾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咋办呢?有一年回老家,我下意识地找到童年时搞恶作剧的那条小路,在当时作恶的那个时间地点,把400元钱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路边。我觉得我必须百倍地偿还,方能减轻自己的罪责。我特别渴盼当年那个被抢的小男孩,此时也能回到家乡,拾回他应该得到偿还的这笔钱,拾回他儿时被深深刺伤的童心。退一步而言,即使这400元钱,被其他人拾到也好。
  但我很快发现,而且最终感到,即使这样做了,自己的内心也永远不得安宁。或许在人间,有些东西是根本无法偿还,也永远偿还不了的。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