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田里的小小村庄
2018-01-31 09:40:31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赵   菱

 

    我家有一块棉花田。

    棉花田旁边,有一条清澈甘甜的小溪,溪水欢快地奔流着,流过粗糙的岩石,把石头抚摸得像枕头一样光滑。溪水下隐藏着很多秘密,有时,一只浑身绿油油的螺蛳忽然从一片睡莲叶子下浮上来,抖抖身上的绿色水藻,大胆地望着我。我几乎看不到它的眼睛,但我知道,它正用那褐豆般的小眼睛探究似的望着我。

    十二岁那年的暑假,每一天我都是在棉花田里度过的。我常常坐在田里看书。

    一棵棵棉花安静地在田里生长着,枝叶间盛开着淡黄色、粉红色和浅紫色的花朵,花朵枯萎后,碧绿的棉桃长出来,宛如一个个坚硬的绿铃铛,只有风能听到它们心底深处的清脆铃声。

    那天 , 我兴致很好,对着田里的一棵棵棉花,大声地朗读。读着读着,起风了,棉花的叶子随风起伏,仿佛在高兴地为我拍手。正值黄昏,橘红色的夕阳在天边慢慢融化,逐渐变成了葡萄酒般的深紫色。

    我刚走到棉花田中间,天忽然一下子黑了起来。

    “咦,要下雨了吗?”我不由得叫了起来。

    话音刚落,天又渐渐亮了起来,奇怪的是,闪着亮光的只有生长着棉花的地方。田里起了雾,淡紫色的雾气带着一种水生植物的清香,缓缓包围了我。

    回头一看,刚走过的棉花田里也飘满了雾,连一棵棉花也看不清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虽然心里充满了疑惑,但我还是向前走了一步。

    只觉得脚下猛地一震,我赶紧抱住旁边的一棵树,脚下打了个趔趄,差点儿没摔倒。幸好及时抱住了树,我庆幸地想。但下一秒钟我就立刻反应了过来,棉花田里根本没有树啊,我刚才抱住的这棵树是从哪儿来的呢?

    我连忙仔细打量这棵树,浅褐色的树干中微微透着绿色,一片片手掌般的绿叶在空中飘动,树上还盛开着淡黄色、粉紫色的花朵。

    我只觉得这树叶和花朵都眼熟极了,不由得惊呼起来:“这不就是棉花吗?”

    我刚才抱着的高大的树竟然是一棵棉花!

    我惊讶地四处望着,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广袤无垠的棉花森林里。

    微风吹过来,无数棵棉花树一起快乐地低声歌唱,枝头挂着的青棉桃简直像一个个绿色的橘子。

    忽然,橘子大的棉桃亮了起来,亮晶晶的绿光从棉桃里透出来,我眼前的路顿时变得亮堂了。

 

 

    “小棉,你终于来了!”一个亲切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连忙回头,竟然是一位穿着浅紫色长裙,戴着深紫色宽边遮阳帽,打扮得非常精致的中年女人。只是,她长着一张鱼的脸。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鱼夫人连忙说:“很抱歉,小棉,突然把你带过来。”

    “这是在哪儿?”

    “棉花田啊。”鱼夫人笑着说,“我们的村庄就建在棉花田下面,有深深地下水的地方。这儿叫棉鱼镇,我很早就想邀请你来做客了。”

    “可是,我不认识您啊。”

    “你总是在溪边读书,我们早就认识你了。我女儿阿曼很喜欢你,今天是她的生日,如果看到你,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

    正说着,一辆蓝色的公交车来了。

    公交车的车头是一个狭长的蓝绿色鱼头,两只鱼眼睛黑白分明,打着灯停在了旁边的公交站台,鱼头中间写着红色的字母:AWE 路。车身像小火车,一节一节的,很精致。忽然,从车身上跳起一条火红的鱼,张开嘴巴说:“鱼头号列车开往怕猫路、鱼腥草街、猫皮巷、酸豇豆腌猫村……有需要上车的乘客请抓紧时间刷卡上车!”

    说完,那条火红的鱼又跳回车上,变成了车身上的广告形象,笑容可掬地捧着一杯热气袅袅的咖啡,旁边印着一行醒目的柠檬色大字:猫屎咖啡,喝了让您从此不怕猫!

    鱼夫人拉着我的手,拿出一张印着头戴皇冠的鱼的交通卡,刷卡后带着我走到车上。座位是绿色的荷叶,散发着清香。

    “我家就住在酸豇豆腌猫村。”鱼夫人笑着说。

    我坐在车上,对什么都感到新鲜。车上的扶手是荷叶秆,粉红色的荷花一瓣瓣垂下来,成了车的窗帘,既清凉又馨香。

    透过荷花瓣之间的缝隙,我看到了鱼尾公园、鱼翅太阳宫、鱼头中学……

    公交车停靠在猫皮巷站台时,上来三个穿着深绿色校服的鱼少年。

    他们椭圆形的鱼头上戴着绿白条纹的棒球帽,身上都背着一个硕大的软河蚌壳,有金黄的麦穗、翠绿的玉米棒子从没有盖好的河蚌壳里露出来。这大概是他们的书包和课本吧。

    他们三人说说笑笑,让我想起了班上的男同学。

    一个皮肤白皙的鱼少年笑着对那个皮肤黝黑的鱼少年打趣说:“刚上了鱼头初中,请问你心里有什么感想啊?别又像小学时,借着老师让用玉米学习算术的机会,一口气贪吃了七八根玉米棒子,撑得差点儿被送到鱼医院啊!”

    “哈哈!”另一个绿皮肤的鱼少年笑起来,“我们上小学时的老师才厉害呢!你们用玉米棒子学习算术的时候,他让我们用红辣椒来学。谁敢偷吃啊?”

    黑脸蛋的鱼少年争辩说:“我哪里偷吃了七八根玉米棒子啊?太夸张了!我只不过偷吃了六根而已!”

    “对了!”白皮肤的鱼少年兴奋地说,“这个周末鱼眼影院上映新的叶影戏,你们去看吗?”

    “女主角是鲫鱼斐儿!”绿皮肤少年也激动地说,“我最喜欢她了!她是从一条平凡的鲫鱼成长为大明星的,据说她小时候生活在很偏远的一个小水沟里,身世特别离奇……”

    三个少年兴致勃勃地议论着,我听得入了迷。

    就在这时,车身上那条火红的鱼响亮地播报:“各位乘客,酸豇豆腌猫村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刷卡下车!”

 

 三

 

    我跟着鱼夫人,在一个洁白的村庄前停了下来。

    那是用雪白的鹅卵石建成的房子,门前生长着绿油油的水草,门外有一个很大的葡萄园,空气中飘浮着葡萄的甜蜜气息。

    “我们这里的葡萄很甜!”鱼夫人说着,伸手摘了一串翠生生的葡萄给我。

    “尝尝看,水底的葡萄又干净又清甜。”

    我揪了一颗放进嘴里,一股甘甜的汁水立刻从头到脚包围了我,太好吃了!

    正在这时,“咔嚓”一声,我的眼前闪过一道四四方方的蓝紫色闪电,忽然把我罩住了。我一动也不能动,一颗葡萄还放在嘴边,半张着嘴的样子滑稽极了。

    “啊,不好意思!我的相机有点儿迟钝,拍一张照半天才能反应过来,让你久等啦!”说着,一个鱼少女跑了过来,双手捧着一个硕大的猫头相机,从猫嘴里快速抽出一张散发着热气的绿色照片。

    照片取出来的一刹那,我忽然又能活动了。

    “我的鱼神啊!这张照片抓拍得太生动啦!”鱼少女看着那张刚拍出来的照片,忍不住大声赞美,“拍摄的角度、色彩、时机无一不妙,真是天才之作!这幅作品就叫《吃葡萄的两条腿少女》,把它制作到叶影戏里,一定精彩极了!”

    “啊,快把那东西拿开!”鱼夫人连忙遮住眼睛,尖叫起来,“吓死人了!”

    “这有什么,不就是一个猫头形状的照相机吗。”鱼少女不以为然地说,“好不容易在不怕猫村里买到这台独特的照相机,我真是太喜欢啦!”说着,鱼少女热情地拉住我的手,笑嘻嘻地说,“小棉,我是阿曼,见到你太高兴啦!你在小溪边读书的时候,我常常透过水面悄悄看你呢!”

    阿曼真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少女。

    她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裙子,脸蛋红红的,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机灵劲儿。

    “我记得我看到过一只绿油油的螺蛳。”我说。

    “那就是我,我用一只捡到的螺蛳壳,装饰上绿油油的青苔,化装成螺蛳偷偷看你!”阿曼得意地笑起来,“因为我全身都是漂亮的玫瑰红色,太显眼了,只好化装成貌不惊人的螺蛳来看你,这样不容易被发现!”

    “你刚才给我拍照片了吗?”我有些好奇。

    “是啊,你看,效果好极了!”阿曼快乐地举着绿色的照片给我看。

    我看到自己拎着一串葡萄,表情陶醉极了,浑身上下都流溢着甜蜜。从我头顶飞起一群咧嘴大笑的蓝色小鸟,每只小鸟都用翅膀提着一只七彩的花篮,花篮里飘落出一朵朵浅紫色的喇叭形晚饭花。那些花不知是从哪儿飞来的,不停地飘落着,在我脚边堆积成一片紫色的云。

    “这些小鸟和晚饭花是从哪儿来的?”我惊奇地问。

    “那就是从你心底涌出的快乐啊。”阿曼笑着说。

    “真神奇啊。”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蓝色小鸟,小鸟还伸出嘴巴,调皮地啄了一下我的手指。

    “我这台老照相机是从不怕猫村的一个老法师家里买来的。他家还有很多古灵精怪的东西,吃了能像猫一样喵喵笑个不停的‘猫笑药’啦,猫形状的绿地毯——躺在上面,猫地毯就会立刻卷起来,把你抱在怀里,既惊恐又好玩!还有恐怖的猫夹子,一开一合,整天唱着悲伤的歌……”阿曼滔滔不绝地说着。

    “你不怕猫吗?”我忍不住问。

    “当然不怕!我好想住到不怕猫村里去啊,那里的渔民都不怕猫,还生活着很多神秘的鱼法师,会各种各样的法术,特别好玩。”阿曼兴奋地说,“走,到我房间里去看看。”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阿曼拉到了她的房间里。

    那是一个看起来有些乱糟糟的房间。

    床上的被子胡乱地堆着,地板上散落着各种书和杂志,墙上贴着一个红皮肤的鱼美人海报,鱼美人的脸扁扁的,有一头浓密的黑色长发,从那双深邃的大眼睛里透出一种湖水般的湛蓝,令人过目不忘。

    “这是我的偶像斐儿,是不是美丽极了?”

    “嗯,是很美,让人看了印象深刻。”

    “她是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鲫鱼姑娘成长为大明星的。”阿曼目光炯炯地说。

    我想起在鱼头公交车上那三个鱼少年的对话,问:“据说她从小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小水沟里?”

    “连你也知道她的传奇经历?”阿曼的眼睛亮了,“斐儿真是太了不起了!”

    “我是在车上听人说的。”

    “她就是这么有名。有她主演的叶影戏,我是非看不可的!”

    “什么是叶影戏?”我忍不住问。

    “就是在一片巨大的树叶上放映的故事,由鱼演员出演的故事,可以买票观看。”

    噢,我恍然大悟,原来就像我们看的电影一样。

    “给你看一下我自己制作的叶影戏吧!”阿曼轻轻地挥动着双手,一对透明的翅膀忽然从她的背上伸展出来,轻盈地扇动着。接着,翅膀缓缓张开,从中飞出一片凉席大的树叶,挂到了我们对面的墙壁上。阿曼再次挥动双手,房间里的窗帘纷纷自动拉上。

    她冲我调皮地一笑,轻声说:“我还从来没给别人看过自己的叶影戏,你是我的第一个观众。制作叶影戏需要一点儿法术,按照规定,我必须满十四岁后才能学习。不过,我悄悄地在不怕猫村里学到一些,足够用了,只要不被家人发现就好了。”

    阿曼从床底下拉出一个青色的甲鱼壳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摞薄薄的、像棉花叶一样的照片,一片接一片地把照片向墙上那片巨大的树叶掷去。

    树叶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发出旋涡般的白色光芒。

    阿曼吐了吐舌头,说:“自己自制的叶影戏,光影效果一般,并且没有声音 ——我还没学会怎么让画面中的人物发出声音。”

    这时,树叶安静下来,一片金黄的大豆田出现在画面上,一颗颗成熟的大豆娃娃蹦了出来,每一个大豆娃娃都有一双乌黑的眼睛,嘴巴笑得弯弯的,蹦蹦跳跳地打着滚儿来到树叶中央,排成一行字:我和用两条腿走路的小棉的故事。

    对阿曼来说,用两条腿走路似乎让她觉得很有趣,因为她们都是用鱼尾巴走路的。

    树叶上,一个穿着西瓜红裙子的小女孩出现了。小女孩抱着一棵碧绿的高粱,喃喃地对它说着心底的秘密,听了她的话,翠绿的高粱叶子忽然变成了粉红色、绛紫色、深蓝色,高粱秆也变得透明,里面流动着快乐的绿色汁液,从高粱秆的上方,浮现出一张清秀的少年的脸,他比小女孩高很多,此刻正低着头,用一双温柔的眼睛望着她。

    我不由得惊呼一声:“这是童年的我!”

    站在高粱田里的景象也似曾相识,只是,高粱怎么变成了一个挺拔的少年呢?

    阿曼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这还是我小时候躲在水底,用猫头照相机给你拍的。你拥抱的是一个高粱男孩啊。”

    我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画面结束了,一片玫瑰红的晚霞在树叶上灿烂地铺展开来。

    美丽的晚霞下,站着一个穿蓝色校服的女孩,双手捧着一只淡紫色的河蚌,把它轻轻地放到溪水中。

    我记起来了。那是我在一个快干涸了的池塘里发现的,它已经被太阳晒得奄奄一息了。我赶紧捧起它,放回小溪里。

    画面一闪,女孩手中捧着的却是一个小小的、面孔呈淡紫色的憨厚男孩。他穿着一件深紫色的袍子,刚一跳进溪水中,紧闭的双眼就睁开了,充满感激地望着岸上的女孩,然后潜入水底,再浮上来时,他身边长满了可以用来做凉拌菜的野生水蘑菇。

    嫩生生的水蘑菇忽然露出水面,女孩惊喜地欢呼起来。

    原来水蘑菇是河蚌男孩送给我的,我不禁微笑起来。

     一幅又一幅画面从我眼前无声地滑过,我看到一朵热爱唱歌的云女孩,唱着自己编的歌谣从一个麦草垛上跳到辣椒田里,摘了个红辣椒吃了继续唱,辣椒让她的歌声变得更亮更美了。而躺在晒麦场上的我,正入迷地盯着天空中那朵活泼的云,眼睛一直跟着她游走。

    我从不知道,当我在棉花田里读书的时候,吟诵自己写的诗歌的时候,在田里摘黄瓜的时候,原来都有一双圆圆的眼睛在悄悄地看着我,就像我透过清澈的溪水往水底下静静地看那些常住居民一样。

 

 

    鱼夫人笑着在外面喊:“开饭了!”

    阿曼立刻挥动双手,把那片巨大的树叶收回到自己背上的透明翅膀中,然后拉着我的手走到客厅里。

    圆圆的饭桌上摆满了饭菜,有盐水煮青豆、清炒笋丝、凉拌紫色水藻等,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碗淡绿的米饭,饭桌中间还有一大盘煎得金黄的韭菜蛋饼,热乎乎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是用水韭菜煎的蛋饼。”鱼夫人说着,夹了一块切成长方形的韭菜饼给我。

    韭菜饼的形状、颜色、香味都是那么熟悉,简直和妈妈做的一模一样!

    夏天的夜晚,妈妈常常做一张大大的韭菜蛋饼,然后熟练地叠成长方形,切开来,分给一家人吃。那样的夜晚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

    我带着温柔的怀念,轻轻咬了一口韭菜蛋饼,连味道也和妈妈做的很像。

     我忽然明白了。

     妈妈在厨房里做韭菜蛋饼的时候,一定也有一双圆圆的眼睛在悄悄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直到有一天,学会了做韭菜蛋饼,再做给自己的孩子吃。

    我吃了一口淡绿色的米饭,清香筋道,仿佛一阵清风吹过稻田。配上爽口的青豆、鲜香的笋丝、脆脆的紫水藻,我很快就吃完了一碗饭。

    鱼夫人的手艺真不错。

    “饭后甜品也做好了,是雪梨红枣莲子汤,我去端来。”鱼夫人笑容可掬地说。

    “你喜欢我制作的叶影戏吗?”阿曼轻声问。

    我用力点点头。我从没看过这样精彩的无声叶影戏。

    “我梦想着有一天,我能制作出一部精彩绝伦的叶影戏,”阿曼的圆眼睛里充满了无限憧憬,“让每一条观看叶影戏的鱼都感动得流下泪来,眼泪打湿荷叶手帕……”

    我眼前浮现出阿曼描绘的场景,她的心中,总蕴藏着绮丽得让人心动的梦想。

    “你一定会梦想成真的!”我真诚地说,“生日快乐!可惜我来得匆忙,没有带什么礼物给你。”

    “你可以送给我一张照片啊!”阿曼眼睛亮亮地说,“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个生日,如果再有一张你给我拍的照片,就更完美了!”

    “你没拍过照片吗?”我惊讶地问。

    我发现,她身边随时带着那台猫头照相机。

    “嗯。”阿曼腼腆起来,“这台相机是被施了法术的,能拍出不可思议的照片,但我身边所有的鱼都害怕它,没人敢用它来给我拍照。”

    说完,她取下那台破旧的猫头照相机,郑重地递给我。

    透过晶莹的猫的蓝眼睛,我看到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鱼少女坐在餐桌旁,调皮而天真地冲我笑着,在她背上,一对透明的翅膀轻盈地扇动着,一片片巨大的树叶从里面飞出来,飞到遥不可及的天空中去。天空仿佛变成了一个广袤无边的叶影戏院,等待着播放一部又一部永远放映不完的叶影戏。

    在阿曼笑得最灿烂的那一刻,我按下了猫耳朵快门。“咔嚓”一声,从弯弯的猫嘴里吐出一张热气腾腾的蓝色照片。阿曼十分珍惜地望着那张照片,照片上散发出来的热气模糊了她的眼睛。

    “谢谢你。”她轻声说,“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六

 

    “快点来喝莲子汤吧!”鱼夫人喊,“小棉回家的时间快到了。”

    我和阿曼望望对方,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笑。

    然后,我们飞快地喝完了那碗甜蜜的雪梨红枣莲子汤。

    鱼夫人和阿曼准备一起送我回家。

    “还要坐鱼头公交车回去吗?”我问。

    “不,让妈妈施展一点法术。”阿曼调皮地冲我眨眨眼睛,“等我满十四岁了,我也能学法术,我想变成一个和你一样长着两条腿的女孩,到岸上来找你,好不好?”

    还没等我回答,耳朵尖的鱼夫人已经听到了,她受了惊吓般地站住,瞪着阿曼说:“胆大包天!”

    “作为一条不怕猫的鱼,当然是胆大包天的。”阿曼笑嘻嘻地说。

    我们站在了洁白的小屋门口。鱼夫人从黑色手袋里拿出一片我从来没见过的树叶,对着空中轻轻地扇了扇。淡紫色的雾霭从远处升起,逐渐弥漫了一座座洁白如雪的鹅卵石小屋。我还记得,这个村庄的名字叫酸豇豆腌猫村。

    “小棉,有空再来玩啊!”阿曼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下次来,我们一起去看新上映的叶影戏,看鲫鱼斐儿主演的!”

    “好。”我回过头说,“还想去喝一次喝了之后从此就不怕猫的猫屎咖啡!”这时我却惊讶地发现,鱼夫人和阿曼都不见了。

    只听到风中远远地传来了阿曼风铃般的清脆笑声:“好的。不过,那是广告商骗人的哦!咖啡虽然很香,但我妈妈喝了还是会怕猫……”我怔怔地望着她们消失的地方,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很快,淡紫色的雾霭消散了。我发现自己站在碧绿的棉花田中央,面朝着小溪的方向,巨大的橘红色夕阳正从天边缓缓落下,似乎要落到湛蓝无边的大海里去。

    这个时刻是那么熟悉,与我遇到鱼夫人的时间似乎只流逝了几分钟。但我知道,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沉甸甸的绿色棉桃在风中微微向我摇曳,翠绿的表皮里,亮晶晶的灯光消失了,它们又变成了真正的棉桃。

    远远地,已经看到有袅袅的炊烟从我家厨房的烟囱里升起来了。妈妈也许正在厨房里做煎韭菜蛋饼和南瓜绿豆汤。我心里一热,一边想着那一幕幕无声的叶影戏,一边嗅着从厨房里飘来的香味,大步向家里走去。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