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冷冻她
2018-02-01 10:14:52    《中国中学生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刘殿学
  放学前,同学们暗暗盘算放学后做些什么。不过愿望能否实现,取决于英语老师是否来教室上自习课。大家正翘首以盼,英语老师却上楼了,迎接她的是一片轻轻的嘘声。
  老师耳朵灵:“嘘什么嘘,谁背完第二十三课谁就能走!”
  天啊!第二十三课有三页多,这不是要命嘛。全班同学都冷着脸,大家不敢取书包,也不拿英语课本。老师怒了,把课本往讲台上重重一扔:“愣着干什么?等待奇迹出现?你们先自己读,我一会找人背。”
  半小时后,英语老师开始点人背课文,先点白小易。白小易站起来,好不容易背了一页,卡壳了!站。
  接着,英语老师又点大个子罗鹏。罗鹏站起来,只背了开头几句,没词了!站。接下来点刘炯南。刘炯南是“英语晕晕”,一记英语单词脑子里就打架。他不明白英语怎么如此复杂,“good friend”是好友,“hail-fellow”不同样是好友嘛。
  刘炯南闷炮一个,一句都不会背!站。几个不会背的,跟木头桩子似的杵着。为证明攻下这篇课文是有根据的,英语老师使出她的王牌,点班里的“精英”背课文。
  “周妤婷。”
  周妤婷站起来,合上课本。她把脸转向墙,看着墙上爱因斯坦和居里夫人的油画,仿佛在和伟人交流。她从头到尾不打一点结,很快将课文全部背下来。
  “好!”英语老师激动地拍着手,希望引来教室里一片掌声。没想到孤掌难鸣,无人回应。英语老师面带愠怒,下达最后通牒:“今晚背不出来的人,我陪你们!”
  她对站着的几名同学看看,“你们坐下,周妤婷走人。”
  第二天一早,周妤婷来到教室。她看到黑板上写着十几个名字:刘炯南、马东清、罗鹏、肖慧娴……她知道,这些肯定是昨晚背到很晚依然没通过的人。
  一会儿,周妤婷的好友肖慧娴揉着惺忪睡眼,打着哈欠走进教室。周妤婷迎上去,想约她中午去书店买书。肖慧娴不高兴:“不去,背英语课文!”
  “没事的,就一会儿。”周妤婷说。
  “什么叫没事?饱汉不知饿汉饥,你解放了,害得我们受苦。昨晚我被老妈冤枉,她说一个女孩半夜才回家,太不像话。
  硬是给英语老师打电话对证,才相信我在校背英语。你要是只背一半,起码有四十几个同学能早回家!”
  周妤婷一时语塞,究竟是会背课文的自己错了,还是不会背课文的他们错了?
  下一节体育课。体育老师带着大家玩起怀旧游戏——丢手绢。大家玩得可开心了,可周妤婷笑不出来。没人把手绢丢给她,她悄悄回到教室。
  放学了,今天轮到周妤婷做值日。以往总有人帮她提水桶、排桌椅,今天倒好,教室里连个人影都没有。马东清是个热心肠,他经过教室,想帮周妤婷下楼提水桶,却怕别的同学说他是叛徒。最终他还是走了,却想不通怎么用功的周妤婷反倒错了,成为“人民公敌”。
  一连几天,周妤婷成了“孤家寡人”。
  早晨在学校门口,马东清忍不住了。他一把拦住周妤婷:“周日去爬山吧,我骑自行车带你。”
  周妤婷脚不停,眼睛一瞥:“不去!”
  马东清早有准备:“你不敢去?”
  周妤婷站住,大声喊道:“要你管!Blockhead(傻瓜)!”她用英语骂了一句,马东清没听懂。
  “我看出来了,这几天大家都不理你,你很难过吧。其实,你是对的。”
  周妤婷不说话,眼眶却红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这场冷战应该结束了!再继续下去,两败俱伤,对谁都没好处。”
  周妤婷听了,心里很感激他,却不接话茬:“你以为我害怕?不就是爬山嘛。”
  说完,她抢到马东清前面往教学楼走去。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