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踪
2018-01-09 09:28:44    《中国少年文摘》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九穗
图:HaneG
1
  晚上九点钟下了晚自习,我背着书包像往常一样走出校门。这条路我走过无数遍,闭着眼睛都能回家:大约二十分钟的步行路程,穿过一排街边小店,然后拐进长长的胡同。我的家,就在胡同的尽头。
 
  深秋的夜晚,路上行人稀少,寒风吹着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街边上的店铺差不多都关门了,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昏昏沉沉的路灯在眨着疲倦的眼睛。
 
  我也十分困倦,晚自习课做的那些题目像糨糊一样把我的脑袋和眼皮都糊住了,我把头紧缩在围巾里,半眯着眼睛走着,完全依靠感觉指引我回家的方向。
 
  突然,我猛地打了个冷战。
 
  我觉得背后好像有什么人在悄悄地跟着我。我的耳朵分明捕捉到了那轻轻的沙沙作响的脚步声。我心里一紧,心跳加速,顿时清醒了许多。我加快脚步,可是背后的脚步声也快速地跟了上来,始终与我保持着一段距离。
 
  天哪!我的脑袋里掠过电视上那些可怕的劫匪镜头,我不敢向后看。我跑了起来,心突突地快要跳出胸口了,手颤抖着,捏着一把冷汗。
 
  我跑着拐进了那条黑暗的胡同,咚咚的脚步声在胡同里回响,嗓子眼里像是有一台风箱在拉动,呼哧—呼哧—我心里暗暗祈祷:他一定没有拐进胡同……
 
  可是,我错了!
 
  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串急促奔跑的脚步声。
 
  快了,快到家了!我的心里暗暗舒了口气。
 
  我壮了壮胆,猛一回头,看到了那个影子。
 
  他也猛地收住了脚,迅速地往墙角的阴影里一闪。他虽然闪得很快,我依然看清了他的脸庞—高挑着的眉毛下面一双细细的眼睛。
 
  竟然是他!
 
  “柯小南!”我大喝一声,“你别躲了,我看见你了。”
 
  柯小南慢腾腾地从角落里走出来,朝我嘿嘿一笑。
 
  “你跟着我干什么?”我盯着他的脸,气势汹汹地问他。
 
  他不回答,只用一双发亮的眼睛盯着我。
 
  看得我后背一阵发麻,正想再追问他,他却忽然转过身,跑出了胡同,背影很快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2
  柯小南是我的同班同学。
 
  自从升入初中,柯小南的座位便一直在我的后排。他的学习成绩很差,做事吊儿郎当,又爱捉弄同学,是那种一提到他,老师们就会摇头叹气的学生。当知道柯小南要坐到我后面的时候,我是极不情愿的。
 
  “喂,徐石榴!”柯小南用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干什么!”我不屑地回过头,向他投去鄙夷的目光。
 
  “我特别想成为一名团员,你什么时候帮我申请一下呗?”他用一贯的吊儿郎当的语气说。
 
  “你?没戏!”我甩给他一句冰冷的话,回过头,不再理他。
 
  刚开始,我和柯小南还是相安无事的。他见到我总是嬉皮笑脸地打招呼,我总是冷着脸不回应他。他也无所谓,下次依旧很热情。
 
  直到发生了那件事。
 
  那天早自习,我打开英语课本,正准备背诵课文,突然从里面掉出一张纸条来。我拿起一看,脸颊顿时红了起来。
 
  字条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亲爱的石榴,今天下午放学后,我在校门外的冷饮店等你!”
 
  我的心跳得厉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的手颤抖着,迅速地把纸条揉成一团,塞进了上衣口袋。我偷偷地观察了一下四周,同学们都在埋头自习,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异常表现。
 
  我把手伸进兜里,捏住那个小纸团,仿佛捏着一颗定时炸弹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我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些。好奇心促使我又偷偷地将它拿了出来,展开已经被揉得皱巴巴的纸条。
 
  当看到最后的署名的时候,我的心不再颤抖了,一股怒火代替了刚才的紧张。
  柯小南,这个讨厌的家伙!
 
  我正要回头,愤愤地把那纸条摔给柯小南的时候,英语老师走了过来。
 
  “徐石榴!”她的目光扫过我依旧涨红的脸。
 
  “我……”我吞吞吐吐,迅速地把那张纸条在手里揉了揉。
 
  “发生了什么事?”英语老师依旧盯住我,她注意到了我颤抖着的手。
 
  “老师,您看这个。”鬼使神差,我竟然把手里的纸条递给了她。
 
  老师将那张纸条展开,看了两眼,便意味深长地朝我身后的柯小南瞟了一下,然后带着纸条离开了教室。
 
  我转过头,正碰到柯小南的目光,那目光里,充满了愤怒。
 
  我的心里既忐忑又后悔,隐约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暴风雨很快就来了。
 
  下午班会课的时候,班主任把柯小南叫到办公室去了。柯小南离开座位的时候,用力地撞了一下桌子,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
 
  那响声震得我的心一阵颤抖。
 
  第二天,同学们发现,柯小南的眼睛又红又肿。
 
  “肯定被爸妈揍了,把眼睛哭肿了。”同学们纷纷猜测。
 
  但谁也猜不出柯小南这次究竟犯了什么事,除了我。
 
  从此,我再遇到柯小南的时候,他不再对我笑了,那冰冷的脸上简直能刮下霜来。我的心里有些愧疚,从此对他也不再大声讥讽了。
 
 
3
  虽然纸条事件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但是每当我和柯小南目光相撞的刹那,我总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丝诡异的笑意。直觉告诉我,跟踪是他报复我的一种手段!
 
  这天放学,柯小南果然又像前天那样鬼鬼祟祟地跟踪我。
 
  他始终跟在我身后,与我保持一定距离。一路上,我不回头,走得飞快。我在紧张地防备着,不知道他会怎样突然袭击我。
 
  一直跟到我家门口,他也没有什么举动。我站在家门口的路灯下,与他面对面。他没有躲闪,直直地站在离我五六米的地方,似乎身后还藏着什么东西。
 
  “呀!”我定睛一看,指着他背后的木棒尖声叫着,“柯小南,你要对我做什么?”
  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冷冷的话:“你有本事就向老师打小报告啊,徐石榴同学。”
 
  我愣住了,脸上火辣辣的。
 
  他果然还是记恨着那件事!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巷子不远处传来了几声狗叫,让这黑夜显得更加的深,更加的静。
 
  柯小南的身体突然绷直,静止了片刻,然后拎着木棒转身走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发了好一会儿呆。
 
 
4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教室,趴在书桌上思索着,柯小南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他连续两天跟踪我,还拿着木棒,他想干什么?
 
  直到上课,我转过头,发现柯小南的座位是空的,他没来上学。
 
  第三天,也没有。
 
  第四天,终于有人打听到了消息,柯小南住院了!
 
  我暗暗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听说三天前的夜里,他在长安街的一个胡同附近,被一只狗袭击了,虽然手里拿着木棒,还是被咬伤了。”
 
  “我记得他家在相反的方向啊,这么晚不回家去那里做什么?”有同学提出了疑问。
 
  “他指不定去干啥坏事了呢……”
 
  同学们议论纷纷。
 
  我却呆住了。
 
  柯小南被狗咬伤的那条长安街,正是我家附近!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一个星期前妈妈对我的叮嘱:最近,家附近有很凶的流浪狗出没,放学回家的时候一定要注意!
 
  我因为一直沉浸在柯小南的事中,居然忘记了这个提醒。
 
  我这才恍悟,难道柯小南一直跟踪我是为了保护我?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5
  放学后,我来到柯小南所在的医院,看到他正挂着吊瓶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他的手臂和腿部都缠着绷带,他还在沉沉地睡着。柯小南的妈妈正坐在床边削苹果。
 
  “阿姨!”我放轻脚步走上前去,轻轻地问,“柯小南他没事吧?”
 
  阿姨抬头轻声问道:“你是小南的同学吧?”
 
  “嗯。”我低着头,心里充满了歉意。
 
  “谢谢你来看他。他只是皮外伤,没事的。我家小南啊,真是太让人操心。你说这大晚上他不回家,跑到那里去干什么?”柯小南的妈妈埋怨着,语气里透着心疼。
 
  我鼓起勇气,抬起头,正要将真相告诉阿姨时,却听见柯小南在低声叫我:“徐石榴,你怎么来了?”
 
  我们的目光撞在一起,我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谢谢你,柯小南!谢谢你一直‘跟踪’我!”我诚恳地说。
 
  这时,一阵风突然吹开了白色的窗帘,阳光一下子挤了进来,照在柯小南的脸上。
 
  他的脸闪出了金色的光芒。
 
摘自《意林》(2017.3)
哎哟蔚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