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花
2018-01-03 10:35:47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湘女
  云南的季节划分最简单,一年就分雨季和旱季。每年四月底五月初,就进入雨季,那雨忽大忽小,断断续续,要一直缠绵到十一月,然后就进入旱季。从十一月到来年五月,足足有半年时光,每天都是晴空万里,难得见到一点雨丝云絮。有的时候,终于盼到雨来了,老天也会有些错乱,才下了半截子就不见了,人们没有蓄够水,庄稼也没有吃够水,很快又是焦灼一片。
  这是最难受的时候,人也和树木庄稼一样,瞅着天盼雨,盼啊盼,每天还是只盼来一个大太阳。
  幸好还有月亮。
  月亮能把暑气都吸上天,山风一吹,化作丝丝凉意,很温柔地撒下来。
  月光给山野罩了一层清凉的银辉,白日里被太阳烤得蔫蔫的树啊,小草啊,石头啊,小路啊,渐渐柔和了,变得朦朦胧胧,梦境一样虚幻。
  有人影披着月光走来,像一群童话里的小仙女。走近了,原来是几个女孩,挎着水壶,拎着水桶,背着竹筒,竹筒上插了一把木勺。
  轻巧的脚步声,惊起几只夜鸟,咕咕哝哝发一阵梦呓,又悄悄睡去。
  “叮叮……叮叮……”
  有细微的声响传来,像一颗颗珠子落在水晶碟子里,非常好听。
  那是一眼泉,小如一只碗,水从崖壁上渗出来,一滴一滴……
  一溜儿小木勺花瓣样排开,接水,舀水,水壶满了,水桶满了,竹筒也满了。
  月光漫过来,孩子们沉到了月光深处。那里是一畦畦苞谷地,地里的苞谷苗苗耷拉着脑袋,叶子像纸条儿一样卷着,一粒火星就能点燃。
  小身影悄然散开,一小勺一小勺的水,浇在苗苗脚下,发出急迫的“滋儿滋儿”声。
  从地头浇到地脚,从坡上浇到坡下。山泉叮叮响着,木勺聚拢来,又散开去。渐渐地,山箐里起了雾,一丝丝,一缕缕,携着水汽儿冉冉升起,缠绕着融进月色里。
  开春以来,老天没下过一滴雨。草儿枯了,树儿蔫了,沟渠断流了,堰塘干涸了,就连寨里那个牛滚塘,也晒成了龟壳。
  最揪心的是庄稼地,裂开的口子伤疤一样惊心,干渴的苗苗奄奄一息。
  大人们都赶着马下山去了,每次往返多少路,马驮人背的,就是沉沉的一罐罐河水。
  河也变瘦了,变窄了,成了细细的一束,随时要断的样子。
  孩子们的这一眼泉,变得金子一样珍贵了。
  天边隐隐滚过雷声,云后面像有人躲着朝孩子们晃手电筒,一闪,又一闪。 
 
1.jpg
  哦,明天会下雨吧!
  一双双小手抚过逐渐润泽了的苗苗,小脸仰着,抹一把汗水,闭上眼睛,小手合起,朝着那轮明黄的圆月默默祈祷。
  月亮颤一颤,摇一摇,像颗大泪珠,盈盈地就要滴落下来。
  再一睁眼,山上亮晃晃的,小片小片的水渍,每一片水渍都映出了一个小月亮,无数的小月亮,晶莹闪烁,花儿一样开放。
  孩子们就笑了,瞧,月亮开花啦,好水灵好水灵的月亮花啊!
  满怀的愁绪,便也淹没到月亮花里去了,心被映得通明透亮,就有人唱起了歌:
  “大月亮,出来啦,圆圆脸,眯眯笑……”
  嫩嫩的童声,随着月光飘出很远,很远。远方的闪电,随着歌声忽闪忽闪。
  哦呵,明天,明天就会有雨了呢!
 
  阅读小贴士
  那一朵朵开放在泉洼中的月亮花,正是从孩子们纯洁的心上生长出来的。彩云之南的孩子热爱着这篇土地,他们稚嫩却成熟地劳作着,诚挚的祈祷化作歌声乘着月光流淌——明天,一定会有清凉的大雨来滋润家乡!
责编:卷子

最新评论

  • 验证码: